首页 > 新闻 > 行业峰会 > 2015中国医院大会 > 2015中国医院大会更多新闻 > 正文
综合
问医生

专家呼吁:缓解儿科医生荒 不能单靠“考试降分”

2015-08-2239健康网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核心提示:这一《通知》的颁布,一时间引来不少业界人士的质疑,加分考试是否会“变相”的贬低儿科的价值?同时也引发了公众对儿科医生紧缺的再次关注,特别是随着国家“单独二孩”政策的放开,儿科医生的需求即将面临更加严峻的考验。

  今年的7月28日,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下发通知规定,为缓解院前急救和儿科岗位专业人员匮乏的现状,自2015年起,在医师资格考试中,对儿科和院前急救岗位从业人员开展加试相关专业内容的加分考试。如果院前急救、儿科岗位从业人员成绩直接达到当年临床类别执业医师全国统一合格线,则不需要加试,即可获得执业医师资格。

  这一《通知》的颁布,一时间引来不少业界人士的质疑,加分考试是否会“变相”的贬低儿科的价值?同时也引发了公众对儿科医生紧缺的再次关注,特别是随着国家“单独二孩”政策的放开,儿科医生的需求即将面临更加严峻的考验。

  对此,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院长倪鑫说道:“我倒不认为,进行加分考试,降低儿科医生执业门槛,会导致儿科医生的素质专业水平持续降低,之所以推行加分考试政策,主要还是以需求为导向,加分考试目前是能够缓解让人选择儿科的一个办法。”

  但“降分录取”的实施,最终是否能够增加儿科医生的数量,倪鑫院长认为需要打一个大的问号,降低执业门槛只是整个链子上的一个小环,吸引人才后如何留住人才更是关键,从长远考虑,一方面应全面恢复儿科人才培养,从源头上解决人才的匮乏;另一方面,各种举措并用,留住现有人才。

  “降分录取”的背后是儿科执业医师缺口至少为10万人

  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医疗资源处副处长王毅详细介绍了,目前我国儿科医疗体系存在的不足。首先我国儿童医院数量偏少,平均每个省级行政区划仅3所儿童医院,设置儿科床位的医疗机构不足1/3,儿科床位缺口约9万张。除了数量不足,质量偏低的问题也比较突出。我国儿科执业(助理)医师中有23%位助理医师,本科以上学历仅占33%,远低于临床执业(助理)医师中本科以上学历比例(49.1%)。

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医疗资源处副处长王毅
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医疗资源处副处长王毅

  “相对于儿科机构数和床位数偏少,儿科医务人员短缺的矛盾更为突出。”王毅副处长指出,目前我国每千人口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0.46人,低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美国、加拿大、日本3国每千人口儿科医生数位0.52-0.84人,我国台湾地区为0.57人),儿科执业(助理)医师缺口至少为10万人。

  儿科医生短缺该怪谁?儿科专业停招、补偿激励机制不完善

  对儿科医护人员的现状调查数据显示,70.9%的儿科医护人员日均工作9小时以上,64.3%的儿科医务人员不愿意继续从事儿科,主要原因是职业风险高(64.6%)、福利待遇低(59.6%)、医患矛盾多(56.1%)、工作负荷重(53.8%)等。

  王毅副处长指出,由于儿科的特殊性,儿科的人力资源成本明显高于其他临床科室,公立医院普遍实行的是差额拨款导致儿科补偿机制不足,在现有补偿机制下,儿科所使用的药品、检查和医疗器械明显少于成人科室,而医疗服务收费标准却与成人科室相同,无法有效补贴其人力成本。据北京儿童医院2011年核算结果,该院亏损的医疗服务项目占总项目数量的70%。在此情况下,儿科医务人员难以获得与其技术劳务价值相当的收入。

  “医院若按科室经济收入定绩效,儿科医生、护士的收入通常比其他科室要差得多。相对于大内科、外科等科室,儿科在科研方面也不容易出成果。”倪鑫说道。

  此外,儿科医生的匮乏,除了收入低等客观因素之外,人才培养源头的断裂从根本上影响了儿科医生的后备力量。据了解,为了拓宽专业面,教育部1998年在《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的调整中,将儿科专业作为调整专业,于1999年起停止招生。随后,中国儿科医生的摇篮纷纷关闭。人才供应不足又在一定程度上恶化了儿科医生的短缺。“直到目前为止,儿科专业在大学中依然没有恢复。”倪鑫院长惋惜道。

  “十三五”期间,重点攻克儿科难题

  “在目前的市场经济下,儿科是难以‘自负盈亏’的,政府应该有政策倾斜。”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巡视员廖新波曾在其博客上建议,王毅副处长也表示,今年下半年开始,将逐步推行儿科医疗服务体系规划和建设、卫生技术人员培养以及财政投入、服务价格、医保报销、人事薪酬等相关保障政策改革。

  据悉,在重点的财政投入上,将会加大对儿童医院、综合医院儿科和妇幼保健院的专项财政投入,增加医用儿科大型设备专项投入,逐步提高其财政保障水平。在医疗服务价格改革中统筹考虑提高儿科医疗服务收费标准,适当高于成人医疗服务收费标准,真正落实《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2015-2020年)》,力争到“十三五”末,实现每省都有1所省级儿童医院,1/3设区的市有1所儿童医院,其他社区的市都有1所能够承担市级儿童医院功能的综合医院,每个县至少有1所县级公立医院设有独立建制且有病床的儿科,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能够有1名以上执业范围包括儿科的执业(助理)医师。

  “王毅副处长所提到的政策的确能够破局目前的儿科荒,但是怎么落地,会牵涉到许多部门,我们希望层次能更高一点。”南京市儿童医院院长黄松明建议,缓解儿科资源紧缺,更多不是靠行政命令,而是让大家了解到儿科医生的重要性。

39健康网(www.39.net)独家专稿,欢迎分享,请点击获取授权
投稿及合作请联系:020-85501999-8802
综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保存在桌面 放入收藏夹

网友热搜

热点资讯

精彩推荐 网友都爱看 猜你喜欢

聚焦关注

24小时健康热播 一周健康热点

专家访谈

阅读全部
精彩专题 保健养生 诊疗用药

健康热图

阅读全部
热门问答

声明:39健康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7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网站简介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