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护服遇到生理期是什么体验?一片普通的卫生用品,成为奢侈品

原创:李潇潇39健康网2020-02-12 17:56:50

捐赠安心裤不应该是志愿者们劳心劳力,也不该是任何社会组织慈善基金,甚至不应该是妇联,这本应该划进‘战时状态’的统一采购分派的必需物资,个人和其他机构的能力太有限了

“我们这里什么都缺!”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初期,湖北黄石市中心医院后期保障部的一位工作人员如是说。

“疫情的拐点还未到来,未来(医疗物资)可能还会存在较大缺口。”湖北副省长曹广晶在近期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新冠肺炎疫情以来,“缺”字始终是悬在核心疫区湖北头上的一大难题,从各个定点医院的求助到官方发布的各类信息可见,医务人员最缺的是口罩、防护服等防护物资,全国人民捐款捐物,海外同胞疯狂扫货,皆是为了填补这一缺口。

除了口罩、防护服之外,湖北的医务人员还缺什么?95后姑娘梁钰给出的答案是卫生巾、安心裤(裤型卫生巾)。

“穿防护服要那么久,她们遇到生理期怎么办?”起初这仅仅是梁钰个人脑袋里的问号,当她和朋友联系到湖北一线的女性医务人员,并陆续在微博接到求助私信后,她意识到,缺卫生用品不仅仅是某一个医生或一家医院面临的问题,于是在网络发起了“姐妹战疫安心行动”,寻求网友的支持,共同为一线的她们捐卫生用品。

◎ #姐妹战疫安心行动# 相关图片。/ 梁钰微博

“现在任何物资都不可能像口罩、防护服那么缺,但卫生用品确实是一线人员的一个痛点。”梁钰告诉39深呼吸。

1

护士男女比例是1:99

一线战“疫”,女性撑起半边天

武汉1月23日封城以后,全国各地的医疗队陆续集结进入湖北,单单武汉已经有接近2万来自全国的医务人员。

值得注意的是,各个医疗队女性占据多数,有媒体统计近10个医疗队的男女比例,女性最低占比55%,最高达到100%。以青海省医疗队为例,1月29日~30日派出135名医务工作者,其中有97名女性,女性比例占到70%以上。

◎ 青海省首批支援湖北医疗队135名医务人员到达机场。/ 青海大学附属医院官网

39深呼吸从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驰援武汉医疗队了解到,该医院派出的医疗队共20人,其中女生14人,包括13名护士,1名医生,女性队员比例同样达到70%。

这并不奇怪,多数援鄂医疗队是一名医生+若干护士的配置,而在我国护士男女比例是1:99,是典型的“女性职业”。如果按照70%的比例计算,此次来自外援的武汉女性医务人员人数就近14000名。

除了外援,湖北本省的女性医务人员数量也不低。根据2018年湖北统计公报的数据,湖北省共有卫生计生人员总数51.7万人,其中执业(助理)医师15.1万人,注册护士19万人。如果医师男女比例按对半来计算,湖北本省的女性医护人员就超过25万人。

疫情面前,不分男女,在新冠肺炎定点医院的隔离病区,为了避免交叉感染,所有医护人员都要身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在防护物资紧缺的情况下,为了节省防护服,许多医护人员为了少上或不上厕所而不敢喝水,甚至穿上了尿不湿。

◎ 郑州医护人员组团穿尿不湿。/ 腾讯新闻视频

“现在进到隔离病区是四到六个小时,但加上交接班、消毒、脱防护服等流程,基本上都要五到七个小时是穿着这个防护服的,我每次都会去穿尿不湿,虽然没有真正使用过它,但毕竟这么长时间的工作,穿上心里也会踏实一些。”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驰援武汉医疗队队员、骨科一区护士长杜渐告诉39深呼吸,医疗队的男医生也会穿尿不湿,这些都是以往工作中没遇过的情况。

◎ 穿着防护服的杜渐。/ 受访者供图

上厕所的问题或许可以通过憋或穿尿不湿的方法来解决,但对于几十万女性医务人员来说,生理期就不是一个“忍”字就能解决的,然而当大多数人去关注女医务人员剪去长发或脸上勒出的印痕,却鲜有人关心她们的这一需求。

当防护服遇到生理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杜渐说:“在生理期,女生本身就会有因为失血造成的头晕乏力、腰酸背痛或小腹坠胀的不适,穿着防护服进入隔离病房后,在密闭的缺氧的状态下,这些症状一定会加重。”

更重要的是,因为穿着防护服,更换卫生用品的次数也会受限,“如果不是穿着隔离服,随着这个经期的月经量不同,我们可能更换的频次会比较多,但进入隔离病房,基本上从穿上隔离服到脱下的话差不多要六个半到七个小时的时间,这段时间肯定是不能及时地去更换。”

◎ 梁钰在微博呼吁外界多关注疫区女性。/ 微博截图

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主任医师邹世恩介绍,正常情况下,建议女性经血多的时候2~3小时更换一次卫生巾,量少时最好3-4小时更换一次,血是病菌最好的培养基,积血时间久了容易滋生病菌,长期不更换可能引发生殖道感染。

这些知识点,对于医护人员来说,不可能不知道,但情势所迫,只能先自我克服。幸运的是,杜渐所在的医疗队在医院出发时,已经考虑到这一点,准备了相应的物资,目前并没有遇到卫生用品短缺的情况。

但梁钰了解到的情况是,在不少医院,女性医务人员面临卫生用品短缺的情况。

2

疫情十万火急

聚焦火力,解决女性燃眉之急

“终于有人为我们发声了!”

这是22岁护士刘洁在梁钰微博下的评论,她所在的湖北黄冈某县医院,“在岗的一线女性占比超60%,生理期真的很麻烦,忍着生理痛还要继续坚守岗位,连卫生用品都没有,向护士长申请了两天都没发下来。”

◎ #姐妹战疫安心行动# 已经有接近10万的讨论。/ 微博截图

孝感距离武汉仅约60公里,春运开始后,湖北省内从武汉到地方的人数孝感位居前列,也成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重灾区”,累积确诊病例仅次于武汉。

关于孝感的情况,梁钰向39深呼吸分享了一组这样的数据:在这个地级市,女性医护人员达到1.6万,按照最低卫生标准,一个月生理期按三天算,每人每天两片,一个地级市的需求量就达到10万片。

对于这种非每天都要使用的私密物品,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可能是,个人是否可以自主解决呢?

◎ 一片再普通不过的卫生用品,对于前线的女性医护人员来说是奢侈品。/ quanjing

刘洁对此表示无奈,自己作为一线医务人员身处隔离区,无法外出采买。这一点,39深呼吸从杜渐那里得到证实,“考虑安全问题,尽可能不出去私人购买,我们基本上就是两点一线,从我们的酒店到单位去工作,从单位下了班就回到酒店。”

家人是否可以帮助采买?刘洁表示,自己所在的小县城,“超市的话是真的没开门”,而家人都在老家隔离,“有很多农村的路也封掉了,家里有孩子也不敢出门”。

至于网购,物流成为最大的阻碍,梁钰分享了一个武汉朋友遇到的事情:一月份网购的东西,显示已经在武汉了,但是迟迟不派送。

疫情十万火急,准备不足,像刘洁这样无法解决卫生用品需求的还有在方舱医院的医务人员,梁钰向39深呼吸举了两个例子:某方舱医院的医疗队联系到她,说前一天凌晨两点突然集合,根本没有给时间准备,东西很不齐全;来自海南的一支有9名女性的医疗队发出求助,表示有两个人来了大姨妈,自带的尿不湿都用上了,但只剩下两三片,“我同事今天血和尿都混在一起了”。

◎ 方舱医院的医疗队因为缺少安心裤,发给梁钰的求助信息。/ 梁钰微博截图

梁钰为真正帮助到前线医务人员而高兴,但随着河南、湖南等非核心疫区的求助也来到的时候,她有点崩溃,“究竟缺口有多大啊?”

“如果医院可以统一发放,是最方便,也最安全的方式。”梁钰说,这是自己想做安全裤、卫生巾等用品捐赠的初衷。

群众的力量是巨大的,根据梁钰在微博发布的消息,截止2月10日17:00,团队共计协调5个品牌3个团体,牵头定点捐赠安心裤超过 17万条,卫生巾 2880 片,涵盖武汉、黄冈、孝感、鄂州等地区26家医院,而联合无锡的灵山慈善基金会的公开募捐活动,也完成了目标金额。

◎ #姐妹战疫安心行动# 志愿团队联合无锡的灵山慈善基金会的公开募捐活动,已经完成了目标金额。/ 微博截图

让她更心疼的是,当她和志愿者联系医院的女性医务人员时,医务人员会觉得这是非必需物资,不好意思提需求,“每次问需要多少,都特别不好意思,好像提什么过分要求一样,和我们说你们尽力就好。”

◎ 捐赠的安心裤送达湖北有需求的医院。/ 梁钰微博

“其实是我们对不起她们,没有保护好她们。”梁钰希望更多品牌加入捐赠中,为一线女性医务人员解决难以言说的燃眉之急。

3

亡羊补牢的教训

战时状态,必需物资必须统一采购

按照前文的推算,如果湖北女性医务人员人数按照26万计算,以每月三天、每天两片的量供应,那么卫生棉的保守需求量是156万片。39深呼吸在电商平台统计发现,普通安心裤单价从三块多到七块多不等,如果取5块的均价,那么费用达到780万。

梁钰不是第一个,也不是唯一关注女性医务人员安心裤短缺问题的人,比如2月初杭州市妇联曾为一线医务人员筹集1500箱价值50余万元的护理用品,包括7.76万条成人纸尿裤、医用拉拉裤、女用安心裤以及7200包湿巾纸。

◎ 中华女子学院志愿者也发出捐赠倡议。/ 中国妇女报官网截图

但相比庞大的女性医务人员和背后的需求,这些还远远不够,而现在发起的捐赠,梁钰告诉39深呼吸,在对接捐赠方和受赠医院时,面临物流运输、接收制度、沟通等多方面的困难。

物流方面,以武汉为例,因为封城,运送物资时,首先要找到能出门的志愿者车队,“车队都是志愿者,他们自己也要去申请证,出门的证,过桥也要证。”

医院接收外界捐赠物资需要开具盖有公章的证明,但现在收治轻症患者的方舱医院,并非独立的行政单位,物资接收只能和各个地方的医疗队逐一联系,这使得沟通对接工作更加复杂,后期还面对存储和分发人员不足的问题。

直接与定点医院的捐赠也并不总是顺利,梁钰曾联系一家武汉的定点医院,“原本和品牌方说好了捐赠安心裤,结果领导说不需要”,现在她更希望热心网友可以直接问一线女性医护人员是否需要。

“捐赠安心裤不应该是志愿者们劳心劳力,也不该是任何社会组织慈善基金,甚至不应该是妇联,这本应该划进‘战时状态’的统一采购分派的必需物资,个人和其他机构的能力太有限了。” 梁钰说,亡羊补牢的教训有这一次就够了。

梁钰统筹捐赠的物资还包括一次性内裤 3120 条以及700支护手霜,而在“姐妹战疫安心行动”的相关微博下面,不少女网友还提出捐赠红糖姜茶、暖宝宝等物资,相比口罩、防护服等物资,这些不是紧缺的,但又是不可或缺的生活物资,可以让她们无后顾之忧,安心战“疫”。

梁钰提了一个小细节,最初联系到医务人员问是否缺安全裤时,有人发出“哇”的惊喜声。

举全国之力,共克时艰,这场抗疫之战是艰难的,但是当我们强调大局为重,不应该以牺牲个人最基本的需求为前提,有些事情本可以做得更到位,至少以此为鉴,在下一次危难到来之时,可以做得更好。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刘洁为化名)


参考资料:

[1].“我们什么都缺!”湖北医疗物资缺口很大. 健康时报

[2].湖北省副省长:疫情拐点未到,医疗物资未来可能还会存在较大缺口. 环球时报

[3].吹响集结号 全国近2万名白衣战士紧急驰援!武汉 你绝不孤单!. 新民晚报

[4].青海79名女性医护人员来武汉后,集体做了这件事. 楚天都市报

[5].前线的女医护人员,穿上了防护服,如果来月经,怎么办?. 恩哥聊健康

[6].杭州妇联筹集1500箱成人尿裤女用拉拉裤送一线医务人员. 杭州网


39健康网(www.39.net)原创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内容合作请联系:020-85501999-8819或39media@mail.39.net

39深呼吸

扫一扫关注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