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吃福建人”算什么?这里的人可以生吃四季

原创:李潇潇39健康网2019-03-01 18:30:50

生吃,是舌头和食物之间一场赤裸裸的相遇。

「广东人最爱生吃福建人!」

2017年红遍网络的这句流行语,让广大网友对广东人生熟不忌的好胃口感到震惊,但段子总归是段子,论生吃之真实,生吃之广泛,还当属河南人。

对于河南人来说,一年四季,田野土壤里长出来的粮食、果蔬、野菜,统统可以生吃。

生吃,是舌头和食物之间一场赤裸裸的相遇,那种感觉,一个字:中,两个字:得劲!

春吃椿芽槐花

报春的花是迎春,叫醒春天味蕾的当属香椿芽。

春雨不像冬雨冷峻,落在香椿树上,嫩嫩的香椿芽沾染了透明的水滴,也被带着温度的雨水激发出特有的「冲」味。

 香椿芽。|图:quanjing.com

香椿芽作为蔬菜类似水果界的榴莲,因为含有萜类、倍半萜类物质,散发着谜之复杂气味。不喜欢它的光闻到那股子味道,怕是都恶心,喜欢的则视之为春节大鱼大肉后的难得馈赠,对它缓解风寒、胃痛、痢疾等疾病的食疗作用更是大加赞赏。

清明前后的头茬香椿芽最是美味,鸡蛋是它的最佳CP,但进了河南人的厨房,新鲜采摘的香椿芽和生吃更配。

 香椿芽炒鸡蛋。|图:quanjing.com

洗净后的椿芽放在臼里捣碎,或用菜刀切成碎末,加入一点点盐和芝麻油,就是一道美味的小菜,夹在自家蒸的大白馍里,那叫一个香。

如果香椿在你的食物黑名单,不妨等等四五月份的洋槐花。

洋槐不是什么名贵植物,河南人的自家庭院多有种植,时节到了,没进院子就能闻到一股淡雅的清香。中医认为,槐花性凉,有清热、凉血、止血、降压的功效,对吐血、尿血、痔疮出血、高血压、高脂血症等都有一定的效果。

 盛开的洋槐花。|图:quanjing.com

理论是这么个理论,不再缺医少药的现在,几乎没有人靠吃槐花来防病治病,它存在的最大意义是吃!

竹竿一端绑上镰刀,一串串白色的洋槐花夹杂着绿色的槐叶掉在地上,用手捋成一朵朵小碎花后,洗干净拌上面粉蒸熟,加上蒜泥,自是人间美味,若像金庸武侠小说里的香香公主一样直接吃花,本来在风中的清甜散在口腔,也是一番妙不可言。

出了四方的庭院,田野赐予河南人更多食物,可以生吃的选择更多了。

就拿蒜苗来说,蒜叶不仅可以作为面条里的青菜,叶子中间包裹的蒜苔提抽出来,也可以直接进嘴,吃的就是春天的新鲜劲。

 新鲜蒜苔。|图:quanjing.com

田间地头的青草通常会被当杂草除掉,但有心人知道,茅根草就长在其中。

乡下的人们相信吃它祛火,中医药典籍对其也有「清热解毒」的药效介绍。但对于孩子来说,那些白白嫩嫩的「草根」,可不是药材,而是甜蜜蜜的零食。

吃蒜苗、抽蒜苔、找茅根的季节,冬小麦也开始抽茎,中间叶子拔出来,能嚼出来少许的甜汁,那或许是麦芽糖的前世吧!

 抽茎的冬小麦。|摄影:李潇潇

春季短暂,麦苗疯涨,茎叶里很快长出麦穗,揪两朵,放在手心搓掉麦芒,几口气吹掉麦皮,青涩却饱满的麦粒汇集在手心中央,一口闷下去,麦芒扎疼了手心也顾不上了,追逐与众不同味觉体验的乐趣正在于此。

春风吹过麦田,泛起绿色的麦浪,麦浪逗起农人脸上的笑容,这是真正的希望的田野。

夏吃豆角黄瓜

春和夏拉扯暧昧,当绿油油的麦田披上金黄色,当槐花落尽,槐叶更茂盛,院子里落满树阴,当树梢挂上鸟叫和蝉鸣,夏天就真正开始了,生吃夏天的故事也拉开了序幕。

晾麦场上,抓起几粒小麦,嘎嘣一下咬开仅仅是夏季生吃系列的热场,重头戏即将在不到几平米的菜园子里上演。

 夏天的菜园子,不远处的玉米长势旺盛。|摄影:李潇潇

水黄瓜、红番茄是国民食物,它们到底是蔬菜还是水果至今还会引发争论,生吃和熟做的选择也足够引发一场厨房大战。坚持生吃的人相信这样能保留更多维生素,熟吃的则觉得两者和鸡蛋炒一炒,才堪称完美。

河南人并不纠结,炎热的夏天更偏爱生吃,如果没打农药,刚摘下来的黄瓜、番茄用手擦一擦就敢往嘴里送。这并没什么稀奇,真正震惊了外地人的是生吃豆角、茄子。

豆角的种类繁多,比如河南人的庭院里往往会种一两棵紫色的梅豆,不过生吃的是长长的那种豆角。

 梅豆,豆角的一种。|摄影:李潇潇

生吃茄子也是真的,只不过生吃的是比紫茄子更胖的青茄子。过老的青茄子多籽,口感不怎么好,嫩嫩的茄子一口咬下去,口感似乎像极了肉。

站在现代营养学角度,豆角的豆粒含有植物血凝素,豆荚含皂苷,这是这些都是会让人上吐下泻的有毒物质。茄子则含有龙葵碱,这种物质有溶血作用,破坏红细胞,同时还可能引起脑充血、水肿,造成中枢神经系统和呼吸系统麻痹。

看到这里,当年生吃过豆角茄子的孩子恐怕会为自己捏一把汗,但事实上,离开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每根豆角和每个茄子里面的毒性物质极少,只要不是大量吃,想出现中毒反应没那么容易。也许吃过的人的确发生过腹泻之类的问题,但在田野鲜味面前,我们选择了遗忘。

春天吃了蒜苗蒜苔,夏天又可以收蒜头了。作为一个调味品,保存得当的蒜可以吃到明年另一波出生。捣成蒜泥,和其他蔬菜一起拌入凉面条,是河南人夏季最常见的午饭。

河南人的口头禅是「中」,食物也多是温和的中性派,普遍没那么辣,但人们相信「吃辣的女人能当家」,那些摘下红色朝天椒就往嘴里送的人,往往也被视为厉害角色。

 网传的全国省份「辣度」划分。|资料图

虽然我们常说「酸甜苦辣咸辣」五味,但实际上,辣在人的舌头上并没有对应的味觉感受器,严格来说,它并不是一种味觉,而是口腔粘膜受到刺激以后的一种痛觉,生吃辣椒的人果然都是英雄好汉。

至于吃辣长痘,也是一个天大的误区。

辣椒中的主要成分是辣椒素,常用于止痛、消炎,有研究称它可以治疗痤疮。之所以吃完辣长痘痘,是因为你吃辣的场景往往是辣椒炒肉、麻辣火锅,这些高脂肪的食物才是让你冒痘的原因。

诱人的麻辣火锅。|图:quanjing.com

吃多了辛辣的大蒜和辣椒,不妨换换口味。平原虽然不如江南多水,但不多的池塘偶尔也会种些荷花、菱角,莲子和菱角可以煮着吃,也可以生吃,这些水生食物给酷暑夏日增添了温润的味道。

 

菱角,又叫菱。二角为菱,形似牛角。|图:quanjing.com

土地不能荒着,玉米接替小麦进入土壤,在夏季开始用大片的绿色包围乡村。路边的玉米最遭罪,还没来得及长齐玉米棒,就可能被连根拔起,扒干净外皮就是低配版的甘蔗。

大多数玉米都是卖给工厂生产淀粉的玉米,趁着鲜嫩煮粥才是最好的选择。如果你有幸遇到种水果玉米的地,扒开包裹着青色外皮的玉米棒子,也可以直接生吃。

当玉米和高粱的秸秆变黄,菜园子逐渐衰败,盛大的夏天慢慢闭幕,第三个季节要来了。

秋吃红薯萝卜

「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奥地利诗人里尔克的《秋日》如是说,看来自古逢秋悲寂寥,中外皆是。

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河南人更相信,秋天是收获的季节,这个俗气的句子才是最美的诗句。

秋收后的田野已经是一片枯枝败叶,不再甜蜜的玉米秸秆在小孩子手里会变身眼镜、手表或耳环,空气里是夹杂着土味和火味的干燥味道,男孩子在烤自己捉到的蚂蚱,女孩子则更期待软糯的红薯。

扒开蔓延在地面的红薯茎叶,挖开根部,能拎出一大串红薯,大小不一,形状也千奇百怪,火烤自然是极好的,但最快的吃法当数生吃。用水简单冲一下表面的泥土,其貌不扬的红薯块咬起来突然有了吃脆苹果的体验。

 从土里挖出来的红薯。|图:quanjing.com

和红薯一样把果实隐藏在土里的花生,也逃不开被生吃的命运。如果估摸着地底下的花生长饱满了,拿小铲子或徒手挖起一棵花生秧,根部牵扯出一大串花生。

虽然手上沾满了泥土,每颗花生外面也都裹着泥土,但剥开外壳,里面躺着的花生仁,白白胖胖,且纤尘不染。此情此景,哪里还管它热量高,吃它就对了!

霜降以后,青萝卜也可以收了,像兔子一样拽着有点扎手的萝卜叶,就能拽出来。拔出萝卜带出泥,青萝卜的皮可以像橘子皮一样剥开就可以直接吃,水嫩辛辣,怎一个爽字了得。

将青萝卜洗干净凉拌也是极好的选择,而萝卜更大的意义是和白菜一样,囤起来,作为冬天的粮食。所谓「吃萝卜夏吃姜」「秋冬萝卜赛人参」,萝卜在秋冬养生的作用可是被寄予厚望,生吃可清热生津,凉血止血,化痰止咳,熟吃则益脾和胃,消食下气。

 可以生吃的青萝卜。|图:quanjing.com

收获之后的秋天,衰败也如约而至。

在某些阴湿的角落,夏天的酸浆草或许还在,这个和三叶草很像的渺小植物,叶子吃起来酸酸的,算不得好吃,却算是入冬前土地给的最后一点小惊喜。

秋意渐浓,最暖身的莫过于一碗汤面条,蹲在家门口,吃一口面条,咬一口夏天的生蒜,寡淡的面条多了一番滋味,这味道让人踏实。

冬吃雪花冰溜

寒来暑往,秋收冬藏。

藏在地窖里的红薯、埋在土里的青萝卜,只要你不怕凉,依然可以像秋天一样生吃。

如果进到嘴里的都算食物,那么调皮的孩子伸出舌头吃落下的雪花或屋檐下的冰溜溜,或许也是一种生吃。

如果冬天的你身在异乡,有点水土不服,把家乡的土捏一点放在水里是个土偏方。如果你愿意冒着严寒,扒开枯草,认真搜索,或许也能发现历经三季还顽强生存的茅根。

冬天的乡下,人们一样会从菜市场、超市买回来的塑料大棚里的食物,大多会做成热菜,但家里来了客人,先上的还是喝酒的凉菜,过去300多天生吃过的食物,此时齐聚一桌,像奔波一年终于团圆的亲人。

冬天不总是寒冷,偶尔气温有所回升,土里的青萝卜冒出来一点点叶子,给了你一个惊喜,那点绿色仿佛昭示着下一个四季的生吃旅程。

生吃四季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平原靠土地。

要说河南人生吃的原因,大概是在和土地打交道的过程中,人们发现在这些食物无毒无害,可以为一日三餐增添不一样的味道。至于可能性的寄生虫、病菌,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成为自我开解的方法。

如果再深究,生吃最初是为了填饱肚子。

中原地区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多战乱,旱灾、水灾、蝗灾等天灾人祸威胁着这里的人,为了活下去,凡可以吃的,都可以入肚子。

1942年,因为旱灾、蝗灾,河南发生了吃的问题,饿死了几百万人。1943年2月1日《大公报》刊登的《豫灾实录》介绍:「今日的河南已有成千成万的人正以树皮(树叶吃光了)与野草维持着那可怜的生命。」

 刊登在《大公报》上的《豫灾实录》。|图:大公网

实际上,这样的故事何止河南呢?

安徽涡阳有一种涡阳槐,据说在物质短缺的贫穷年代,槐花、槐叶都是救命的口粮,因为帮助当地祖祖辈辈度过了很多个饥荒年,这种槐树就被老百姓称为「救命树」。

清贫的日子已是过去式,物质生活更加丰富了,人们的选择多了,出于健康的考虑,越来越多食物不再生吃。偶尔生吃一口的滋味,冲击着味蕾,冲撞出的是回忆,更是乡愁。

这个早春,北方的你或许已经在期待那一小把头茬椿芽。

39健康网(www.39.net)原创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内容合作请联系:020-85501999-8819或39media@mail.39.net

39深呼吸

扫一扫关注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