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家庭的真实经历:不能生,真的能让家庭分崩离析

原创:王慧明39健康网2018-12-14 18:00:33

婚姻濒临破裂、身体将要垮塌,但为了能有一个孩子,他们在奔波多年后,仍然疾行在漫漫求子路上……

为了得到一个孩子,湖南的张爱已经奔波了7年……

所有的故事,或者说事故,都要从2011年那个阳光明媚的秋日上午说起:30岁的张爱终于受不住家人、朋友年年的催促和揶揄,推掉了手头上所有的工作,拽着老公一起来到株洲的当地医院开始检查身体,进行备孕。

「抽了几大管血,又做了一堆B超检查,一旁的小护士还和我开玩笑说,你们俩这么年轻,身体一定没问题,可等到下午我把报告单拿给医生看时,医生的脸色突变严肃,我就知道问题来了!」时至今日,张爱依然清楚记得医生说的每一个字。

「你老公没问题,但发现你有子宫肌瘤,可能会影响生育,建议最好先手术切除再备孕。」

张爱的耳边传来医生的安慰,手术风险不大,术后半年到1年就可以正常生育了,为了健康,她牙一咬,进了手术室。

手术很成功,但考虑到已算高龄,张爱又开始忙着找中医调理身体,那段时间,张爱形容自己从里到外都散发出一股中药味,亲朋好友了解张爱心里的急迫,只要有对怀孕有好处的东西,都往她家送,可一年后,肚子还是没有消息。

无奈下,又去医院检查,医生说这回是宫腔粘连的问题,张爱和老公跑到了长沙大医院做了治疗,再后来,出现了输卵管不通,单为了通输卵管,上海、北京、广州、四川四地跑了四家医院,时间一晃过了7年。

7年时间,孩子没有如愿怀上,只有一沓10厘米厚的诊疗单,里面密密麻麻地记录了7年来张爱为怀上宝宝所做的一切努力,在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妇科诊室里,张爱越说越激动,等不及医生的诊断回答,「腾」的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拉着医生的手,身子微微有些颤抖,陪在一旁的丈夫紧紧地盯着化验单,阴沉的脸一言不发。

「其实,之前的医院能为你做的都基本上做完了,到现在还没有办法自然怀孕,只剩下做试管婴儿了,但是,花费很高,你的情况成功率并不理想……」接诊的大夫遗憾地告诉张爱,37岁的高龄,卵子已经变得非常稀少,且怀孕风险极大。

「30岁前不想要,30岁后要不到」,当今不少育龄男女的慨叹,折射了不孕不育形势严峻。

37岁的张爱不孕的原因或许出在高龄上,可30岁前,造成不孕则极有可能和10年间做过的3次人流和2次药流不无关系,「年轻的时候不懂事,2次药流都是和前男友发生的,结婚后又做了3次人流,主要是那时我们都在事业上升期,玩心也有点重,不想急着要孩子,老公就说先缓一两年再说,我也觉得年纪小问题不大。」张爱说道。

事实上,张爱的个案是女性不孕症中,极为典型的一类。重庆市计划生育科学研究所曾对1236例不孕不育的病人进行过病因分析,发现由女方疾患引起的不孕症中,超过60%的原因是有人工流产和药物流产引起的继发性不孕。

我国每年人工流产多达1300万人次,居世界第一。|图:originoo.com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妇产科副主任、生殖中心主任全松教授介绍,「现在的年轻人做流产太过随意。」

39深呼吸(ID:shenhuxi39)了解到,药流出血的时间长,增加了感染的机会,还会影响女性的内分泌,导致月经不调,影响排卵,而无痛人流,由于手术中患者对疼痛没有反应,医生只能依靠自己的感觉和经验进行吸宫或刮宫,若不小心伤到子宫,也没有办法及时发现,由此将引发子宫内膜受损或宫腔粘连等问题,影响生育几率。

不孕不育者激增背后,「催生」医院生殖医学科火爆

据中国人口协会发布的《中国不孕不育现状调研报告》显示,中国育龄人群的不孕不育率达到12.5%-15%,由于造成不孕不育的病因有上百种,真正能治愈的机会只有34%,大多数家庭被迫借助试管婴儿技术,一圆家长梦,一时间让各大医院的生殖医学中心出现了「火爆」情况。

11月12日上午8点多,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生殖医学中心的候诊室外,长椅上已经座无虚席,专家诊室门前被围得水泄不通,私下不时传来抱怨声:「怎么还没好啊!」

「你也是来瞧病的?现在排到几号了?」今年30岁的李斯结婚三年,一直未能如愿怀上孩子,上个月决定到医院进行系统的检查治疗。「刚开始还以为像我这样的人应该不多,专家8点开诊,我7点40到,结果号就没了,后来我才发现,有人不到7点就来排队了,太吓人了。」

虽然诊室周围已经没有了空位,但还是不断有患者前来加号。「最好,先挂个专家号」来自湖南株洲的张先生和妻子,好心的提醒着一旁眉头紧锁的病友,对于这里他和妻子「轻车熟路」,两年前就开始做试管婴儿,做了两轮都失败了,现在要做第三轮。「生不出孩子,我们夫妻身体都有问题,湖南那边医院基本都看完了,才决定从株洲来广州看。」他说。

自1978年首名试管婴儿诞生以来,全球已有超过800万试管婴儿降临人世。|图:quanjing.com

直到中午12点,早一批来的人已经渐渐离去,候诊室里却还有将近20人,这样的情况在广州其它三甲医院的生殖中心比比皆是,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生殖医学中心祝亚桥大夫说,「基本上每个月都有5000多病人来看不孕不育,加号是常事,而且这个数字还不全面,有些外地患者不了解医院专科分诊的科室,可能直接跑去妇产科咨询,这样算下来,每天至少也有500以上的人来就诊。」

在这些排队的人群里,为了要孩子,有的人卖掉了老家的房,有的人辞去了安稳的工作,有的人不远千里求医问诊,动辄上万元的试管费用,眉头都不眨,看似疯狂的举动却又显得如此合理。而这些,还不是让人最绝望的,一旦医生点头能够进周,这些不孕不育的夫妻就有一个即使渺茫也能去追逐的光,在人生的某个阶段,这成为整个家族生活的最大希望。

婚后不孕5年,花费数10万,问题却出在了丈夫上

「你往所有不孕不育的门诊中去看,超过80%以上都是率先来检查自己单方面原因的女性。」祝亚桥表示,尽管单纯男方因素造成不孕不育的占到了40%,但受到传统观念的影响,当怀不上孩子时,人们往往都会首先认为是女方的问题,女性也会比较敏感,会第一时间来主动就诊,而男性则通常表现得过于自信,认为只要身体健康,性功能正常,就不存在不育的毛病。

陈斯和赵烨结婚五年,一直没有孩子,住在广西农村的他们受尽了村里人的指指点点,「有人说我是不会下蛋的母鸡。」从26岁结婚开始就一直要小孩,可就是怀不上,赵烨说他没问题,婆婆要陈斯去检查,于是从婚后的第3年开始到处做检查,每次都要抽几大管血,一堆B超后的报告单,医生都说是小毛病不要紧,可就是怀不上啊!

后来陈斯着急了,拉着赵烨去北京找大医院看。「我们听人说北医三院专家最牛,在14年12月份最冷的季节,我和赵烨睡在北医三院挂号处整整3天,才拿到专家号,把所有检查结果给医生看,医生就问我说:「你老公做了什么检查?」

赵烨一听就坚决地摇了摇头,「我没问题啊,不用检查的」,医生二话没说开了检查单,赵烨才被逼着进行了检查。

男性的检查项目包括精液常规检查、精浆生化检查、遗传学检查、尿液和前列腺的检查、生殖内分泌激素检查。|图:quanjing.com

结果一查,问题全在赵烨的身上,「你丈夫精液里面没有一条活动的精子,都是死精子,是无精症。」医生给出了两个方案,「一个是手术尝试取精,再做试管婴儿,一个就只能到精子库用志愿者捐献的精子进行供精助孕。」医生说道。

要做试管又是一笔开销极大的费用,陈斯和赵烨只能先回家筹钱准备,回到家后的陈斯越想越气,「他肯定是知道自己身体有毛病的,要不然为什么一次检查都不愿做,太自私了!」回家的几次大吵,陈斯搬回了娘家,冷战持续进行中……

「其实男性发生不育的几率一点也不比女性低,抛开先天性因素,现代社会下,压力大、环境污染、不良生活习惯导致男性精子质量下降幅度之快前所未有。」祝亚桥医生介绍,在引发男性不育的原因中,包括先天性睾 丸发育不良,后天性炎症、精索静脉曲张等引发的生精障碍,附睾疾患、输精管阻塞引发的输精障碍以及死精子症、精子无能等。

统计显示,全世界的育龄夫妇不孕不育患者达10%-15%,其中男性因素导致的不孕约占50%。|图:quanjing.com

在「孩子无论如何都得生,香火怎么说都不能断」的观念下,当男方有问题现有医学条件又无法解决时,若想怀孕,妻子只能接受人工授精。根据中国法律规定,合法获取精子的渠道也只有一个——人类精子库。

但现实情况是,我国的精子库都在面临精子短缺窘况,今年6月底,浙江省人类精子库发布微博,呼吁更多身体健康的青壮年男子奉献爱心,捐献精子。「发微博实在是无奈之举,一周来捐精的志愿者才十几个。」浙江省人类精子库主任助理盛慧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道。

据悉,在我国,每年排队「盼精」至少有150万对夫妇,平均等待时长超过6个月,合格的精子等不到,而女方的年龄又在逐渐增大,不孕不育问题只会越来越严重。

怕麻烦,无精症男最终放弃婚姻

在漫长而又艰辛的「求子」路上,即使现代科技如此昌明,我们也不得不苦涩地接受这样一个现实——花光所有「运气」,还有66%的不孕不育患者无法拥有一个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孩子。

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家庭要吞下婚姻破裂的苦果。

42岁的吉林长春人姜骁炀就是其中一员,2002年6月30日,在结婚前夕的婚检中,被查出患有精索静脉曲张,好心的医生私下建议;「最好早点要孩子,不然会影响生育。」可那时,才26岁的姜骁炀根本听不进去,「我们没有考虑过孩子,有的只是爱情和婚姻。」 后来,谁也没想到,医生的这句话一语成谶。

到2004年9月,在这两年里妻子一直没有怀孕,姜骁炀这才想到自己精索静脉曲张的问题,住进了吉大一院,准备手术。在做精索静脉曲张手术的时候,医生却发生精液中并没有精子的存在,随后做了睾 丸静脉穿刺,噩梦从此开始。检验的结果就是:无精子,精子还未成熟就已经夭折了!

精索静脉曲张(varicocele,VC)是一种血管病变,指精索内蔓状静脉丛的异常扩张、伸长和迂曲,可导致疼痛不适及进行性睾 丸功能减退。|图:originoo.com

随后的2年,姜骁炀利用自己记者的身份,找遍了吉林省所有的权威专家,医生口径一致——无法生育。「那时手术的伤口还没有愈合,我就开始上班,当高速公路发生车祸,我奔跑在高速公路上,伤口在流血,我的心也在流血,我靠发泄去排解内心的痛苦。」

姜骁炀的情绪渐渐失控,低落绝望,暴躁易怒,一旁的妻子的一句安慰,都像是讽刺嘲笑,刺激着他的神经,两个人都跌进了痛苦的深渊,伤人的难听的话一旦出口总会留下裂痕,到后来,姜骁炀开始话慢慢变少,晚回家,回到家后也是倒头大睡,两人都知道婚姻这条船正在搁浅。

「2011年,我终于做出了自己的抉择,结束这个不幸的婚姻,我选择了离开。」姜骁炀说道。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不孕不育家庭,结婚1年以后离婚率是20%,2年以后离婚率是30%,5年后离婚率是50%,10年后离婚率是90%,调查显示不孕夫妇离婚率是正常人群的2.2倍。

在我国云南省,夫妻离婚原因的调查显示,因不孕不育而导致的离婚率占相当大的比例,已经成为诸多家庭婚姻破裂的致命因素,甚至上升为一个社会性问题。

故事的最后,三个不孕不育的家庭开始了人生的另一段「旅程」。

张爱告诉39深呼吸(ID:shenhuxi39),她决定做试管婴儿。「老公不想做,嫌费用高,可是我真是想要个孩子。」说服不了丈夫,张爱向朋友借了5万块钱,留在广州,等待排期。

陈斯和赵烨重归于好,「我老公和我婆婆后来跪着求我不要走,想想他们家一直对我挺好的,毕竟5年的夫妻情分在。」 陈斯向39深呼吸(ID:shenhuxi39)说道,下一步他们将考虑是借助精子库还是领养小孩。

离了婚的姜骁炀这7年来,虽然又和其他人组建了家庭,可最终还是分手收场,对于未来的打算,姜骁炀说:「我想利用自己记者的身份,建立一个社群,都是不孕不育的患者,可以沟通,抱团取暖,或许以后可以找个不孕的女性组建家庭,彼此不嫌弃。」

我们习惯性的定义一个幸福、美满、完整的家庭必须是一家三口:爸爸、妈妈、孩子。然而,在任何的一个大小城市里,常常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结婚多年,却没有生育孩子(非丁克家庭);或者妻子有过怀孕的经历,却总是中途停胎、流产失去做父母的机会,对于「孩子」话题讳莫如深,他们也许永远都不会告诉别人他们经历过什么……

有时,不禁会想:相爱,让夫妻走到了一起,不孕,又让夫妻面临着分离。幸与不幸,难道真是一个孩子的距离?

(应受访者要求,本文除专家姓名外均为化名)

丨本文指导专家: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妇产科副主任、生殖中心主任 全松教授

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生殖医学中心主治医师 祝亚桥

39健康网(www.39.net)原创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内容合作请联系:020-85501999-8819或39media@mail.39.net

39深呼吸

扫一扫关注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