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脱发,80后秃顶,中国男人还剩多少头发?

原创:李潇潇39健康网2018-08-29 11:54:13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皮肤科副主任医师孙占学坦言,目前脱发确实呈年轻化趋势,「尤其有脱发家族史的,发病年龄更容易提前」。

  佛系工作、佛系恋爱、佛系追星……越来越多的80后、90后给自己打上「佛系青年」的标签,来抵抗与日俱增的生存压力。

  佛说过一句话:剪去三千烦恼丝。但这些佛系青年们最大的烦恼偏偏是「烦恼丝」越来越少了!

  90后脱发了,80后秃顶了!

  出生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跟随互联网的脚步成长,听着周杰伦的流行音乐度过了青春叛逆期。90后曾是前辈眼中垮掉的一代,也是还没长大的新新人类。

  但仿佛一夜间,90后站到了这个时代的广场中央,聚光灯下人们突然发现,他们不仅晚婚了、晚育了、离婚了、出家了,连健康也出了问题:胃垮了、油腻了,啤酒肚了,甚至脱发了、秃顶了。

目前,20-40岁的男士是脱发的主力军,30岁左右发展最快,这比上一代人的脱发年龄提前了20岁。|图:originoo.com

  1990年出生的文俊20岁刚出头就有了脱发迹象,他们家属于祖传三代脱发,祖父和父亲也脱发,但都是40岁以后才发生,而如今他将家族脱发年龄提前了近20年。

  最初仗着年轻,文俊不觉得掉点头发是什么大问题,但从2014年底开始,因为工作压力,脱发变本加厉,「油,痒,工作写方案的时候,挠挠挠,感觉头发越挠越少」。

  当90后都前赴后继加入脱发大军,80后,这批半只脚已经步入中年门槛的群体,他们的头顶发丝更是不容乐观。

  1986年出生的张力在来北京工作的第一年就开始脱发了,之后头发越来越油,每天起床枕头上有碎头发,「三年左右,有些地方脱得都露出了头皮」。

  当全世界齐刷刷感慨「90后竟然都脱发了」的时候,张力一点不觉得奇怪,「以现在90后年龄,其实跟自己开始脱发的时候差不多」。“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皮肤科副主任医师孙占学接诊过最小的脂溢性脱发患者只有16岁。他坦言,目前脱发确实呈年轻化趋势,「尤其有脱发家族史的,发病年龄更容易提前」。

  自古美人如良将,不许人间见白头。银丝白发没放过女人,脱发也没放过女人!孙占学医生告诉39深呼吸(ID:shenhuxi39),他的门诊脱发患者男女比例是3:2,10个脱发患者中有4个女性。

  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联合平安好医生发布的《2017都市女性健康洞察微报告》也指出,咨询脱发问题的人群里,20-25岁女性问诊量最大,远高于同年龄段的男性。

  产后脱发更具备女性特色,西医认为这跟产后身体激素的变化有关,而中医则相信这是由于血虚引起的。

产后脱发属于典型的急性休止期脱发,潜伏期为8-13周,但也可至产后7个月才开始。一般胎次越多,脱发越严重。|图:originoo.com

  28岁的敏敏生孩子前,是朋友圈公认的黑长直且高发量,但2018年夏天生完孩子后,她也开始掉头发了,「不是一般的掉,是手一抹就掉,梳头发掉的更多」。

  不过,她更担心在骨科做医生的老公的头发问题,「总觉得他不到40岁就会秃顶,医院很多男医生都秃顶!」

  彭于晏和谢广坤之间只差一个秃顶

  脱发面前人人平等,名人也不例外,胡歌的心形发际线、英国威廉王子锃亮的脑门都以各种形式上过热搜榜。

  如果说头发是人的第二张脸,那么脱发、秃顶称得上是对「岁月是把杀猪刀」最好的诠释了。即使是高颜值的明星,在脱发、秃顶面前也往往无力招架,从让人舔屏的彭于晏到《乡村爱情故事》的谢广坤,也许就是那么几根头发的距离。

  文俊的工作是商务,对形象要求比较高,脱发以后,他明显感到自己的魅力大不如前,尤其是在异性面前。有一次去合作伙伴的公司,几个妹子笑他:「一个月没来,你都经历了什么?头发怎么少了这么多?」

  从圈内知名的90后「小鲜肉」到90后脱发患者,文俊的自信心多少收到了打击,但他对此表示理解,「如果在商务场上,我遇到一个脱发或秃顶的女人,讲真的,可能多聊一句都不想聊!」

  话有些伤人,也略显残忍,但这就是脱发的年轻人在外貌、婚恋、社交、事业等方面真实承受的压力。张力没有像文俊那么痛的领悟,但他一个从高中开始就严重脱发的朋友,因此患上了抑郁症。

  已经成家立业的脱发者,压力是否就小一点呢?并没有!

  杜宇出生于1985年,步入30岁那一年开始脱发,和张力一样,每天早上醒来就能发现枕头上有很多碎头发。因为早已成家立业,有了孩子,杜宇本人对脱发看得比较释然,但他的焦虑一点也不少。

人头皮毛囊约10万个,其中10%会处于休止期,这一部分头发在休止期结束时会陆续脱落,所以从数学上算,每天掉100根头发是正常的。|图:originoo.com

  「老妈是外貌协会的,还很注重养生,一直催促我去医院做检查,而妻子却觉得,脱发就是基因、遗传导致的,去医院也没用。」两个女人截然相反的态度偶尔会制造一些家庭小矛盾。

  这种家庭内部矛盾还可以处理,杜宇更大的压力来自社交。

  「每次和朋友见面聚会,十有八九会有人说:『你头发怎么脱成这样了?』」

  杜宇当然知道朋友们挑起这个话题并没有什么恶意,但反复提,总是揪着这个话题聊,时间一长还是感到困扰,想怼回去,但又不好意思。

  他越发感觉到,脱发已经像二胎一样,成为一个社会话题,每个人都在说,而你无处躲藏。

  脱发,一个医学难题!

  杜宇最终听了母亲的建议去了医院,他挂了广州华侨医院皮肤科的号,挂号时特别认真看了医生的照片,挑了一个头发比较好的大夫。医生诊断为脂溢性皮炎,开了4种药,花了500多块钱,他正在遵医嘱使用。

脂溢性脱发,又称雄性激素性脱发(AGA),是一种以头顶部毛发进行性减少为特征的疾病,在男性称为男性型秃发,但也可以发生于女性。目前认为,脂溢性皮炎与皮脂过多及共生的糠秕马拉色菌相关。|图:originoo.com

  虽然医学在不断进步,攻克的难题越来越多,但脱发这种常见病症,却依然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像男性常见的脂溢性脱发,皮肤科医生最常用的也不过两种药:外用药米诺地尔、内服药非那雄胺。

  前者像农民种地所用的化肥,涂抹后能局部扩张毛细血管,让毛发获得更多养分,进而延缓脱发,促进新发生长。

  后者本质上是一种雄性激素抑制剂,通过抑制 5α - 还原酶的活性,阻断睾酮向二氢睾酮的转化,从而降低毛囊负担,减少脱发。虽然医生表示按时按量服用并不会对男性第二性征产生不良影响,但真让一个男人长期吃,心里总是不踏实。

  即使你真的愿意遵医嘱服药,但另一个尴尬是,一停药,头发就可能继续脱落,甚至出现某些因人而异的副作用。是的,脱发是没法彻底治愈的,至少在现阶段的医学水平下!

  张力就是因为意识到这一点,自始至终都没去过医院。他通过网络了解了很多知识,尝试过一些中药调理,也补充过相关维生素,最主要的还是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多锻炼,多吃新鲜蔬果,少熬夜,「感觉还是有用的」 。

  文俊去过皮肤科,医生推荐的就是「让男人不踏实」的非那雄胺,他拒绝了。在试过各种防脱生发的网红产品,「大部分没用,有一款用了反而越掉越多」之后,他最终选择了一家私人工作室做头部理疗。

  2017年9月,阿里健康联合阿里数据发布的《拯救脱发趣味白皮书》数据显示,阿里零售平台购买植发、护发产品的消费者中,80后占比 38.5%,90后以36.1%的占比直逼80后。

  杜宇就在这组数据中,在去医院之前,他各种买买买:2015年以来,前前后后换了20多种洗头水;花了一万块在养发馆办了一张卡;母亲炒黑芝麻、煮黑豆,调理身体;朋友推荐了滴在头皮的中药也试过。

  或因为成本太高,或因为坚持不下去,杜宇最终都放弃了这些方法,他将这些经历称之为「试错」。

  虽然华侨医院医生的治疗方案还没看到明显效果,但杜宇说,如果有朋友向自己咨询脱发问题,他还是会建议直接去找医生,找自己能找到的最好的医生,积极配合医生治疗。

  稀疏的头发,繁盛的植发市场

  脱发没办法治愈,难道只能眼睁睁看着头顶变秃吗?不,你还可以植发!

  2017年4月,北京樱花开的最盛的时候,张力选了一家植发机构去做了植发,整个手术花了7个小时,从后脑勺移植了3000多个健康毛囊,每个毛囊收费12~15块,总价给打了个折,最终花了将近4万。

「植发手术」是应用显微外科手术技术取出一部分健康的毛囊组织,经仔细加工培养后按照自然的头发生长方向艺术化地移植于患者秃顶、脱发的部位。|图:originoo.com

  「手术开始前在头皮打了30多针麻药,整个过程感觉不到疼,但手术结束之后,后脑勺那块,可能因为移植伤到了头皮神经,很疼,吃了两三盒止疼药。」

  一年多过去,现在的发量已经达到了张力可以接受的程度,但也有些遗憾。他反思了自己的问题:植发前因为一些犹豫,没一下子植那么多;没跟医生好好沟通,说明自己的需求;术后医生推荐米诺地尔,因为一些担心自己拒绝了。

  「以后植发技术可能比现在还好,如果自己还有再提高形象的需求,可能会考虑再做第二次手术。」张力说。

  经过大半年的头部理疗,文俊的头皮已经长出来毛茸茸的细小头发,但他知道,想让它们变粗变成熟并不容易,所以他打算今年冬天或2019年春节前后也去植发。

  「植发后一个星期不能洗头,头发容易出油,冬天去植比较合适。」文俊提前做了不少功课,这也是每个考虑植发的脱发患者的必备技能。

清洁头皮后,在后枕部进行局部麻醉注射,提取移植的毛囊。|图:originoo.com

  但是,杜宇至今还没想过植发,在他看来,男人植发跟女人整形是类似的,而根据自己获取到的信息,这个行业在国内有太多不正规的地方,实在不敢轻易进坑。

  杜宇的担心并非毫无依据,且不论其他深层内幕,植发行业压低移植毛囊的单价吸引患者早已是公开的秘密,甚至某知名植发机构CEO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植发行业缺乏的既不是市场空间,也不是技术,而是规范与诚信!

  「觉得自己还没到植发那一步吧,真秃顶了,我可能买一顶帽子戴好了。」杜宇说。

  (文中受访者文俊、张力、杜宇均为化名)

39健康网(www.39.net)原创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内容合作请联系:020-85501999-8819或39media@mail.39.net

39深呼吸

扫一扫关注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