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医生举报自己,“我开药吃回扣……我们院很多医生都这么干”

2019-05-22 07:00:44医学界
核心提示:投案自首逐渐流行起来……

  “我开药吃回扣……我们院很多医生都这么干。”

  近日,万宁市和乐中心卫生院的医生华生(化名)向海南特区报实名举报,包括他自己在内,该院多名医生收受药商回扣,而卫生院管理层却对此视而不见。

  这份公开披露的“举报信”在当地引发了不小的震动。举报信中称,“门诊部一些医生的业务量大,如一个月看病开出10万元的药物量,即可获得15000元的药品回扣金额,即按药物的10%-15%回扣分配给医生。”

  此外,“举报信”中还提到,医院出现此等贪腐行为,“院长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属“严重失职”。这名医生进一步指出,“院长本人涉嫌严重的商业贿赂犯罪”,并表示“有人证、物证在”。

  除了实名举报信,华生称还留下了自己此前收受回扣的清单,也就是他所提到的“物证”——他自己此前收受回扣的几张单据。

  这两张“物证”分别是2018年6、7月份,华生本人收受药商回扣的单据。单据中明确记录了药品的名称、数量以及他本人收受回扣的具体金额。其中,去年6月份的回扣单,单子的金额是98元;去年7月份的回扣单,单子金额是187元。

  而据华生本人向海南特区报披露,他每个月获得的药品回扣总额远不止这些,“平均下来,每个月通过开药能拿到的回扣在1000元左右,而之前没取消药品加成时还要更多一些”。

  为什么选择实名举报?

  在举报信中华生称,“我之所以举报这件事,是为了净化卫生院的行医环境。”

  此外,华生还在举报信中提到,去年9月份,因为利益分配问题,和乐中心卫生院中心药房内的几名工作人员,还曾与药房负责人发生过争执,“医生收受药商回扣,卫生院管理层是知情的,却视而不见。”

  对于“有医生拿药商回扣”一事,该院院长唐某则表示,没这事。接下来,他将会在医院内部进行调查,一旦发现有医生拿回扣,将严肃处理。另悉,目前万宁市卫健委已成立调查组介入调查。

  5月21日,“医学界”多次致电万宁市和乐中心卫生院和万宁市卫健委,均无人接听。

  基层医疗腐败源于基药

  “医学界”注意到,在华生提供的两张回扣清单中,药品名称后面基本上都备注有“基药”二字。

  基药在我国的争议之大,几乎伴随着整个医改。新一轮医改绑定上基本药物之后,基药目录一直在不断增补,此后基本药物和医保药物各自形成了一套属于自己的药物目录版本。而这些医药目录的背后,是巨大的权力寻租空间,也酿成了一波又一波的腐败。

  中国社科院此前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基本药物零差价制度不但很难实现降低药品价格的政策意图,还会扭曲基层医疗机构的药品购销行为,使盛行于二三级医院的商业贿赂行为,蔓延到基层医疗机构(乡镇卫生院和城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调研报告负责人、现任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的朱恒鹏教授一针见血地指出,推行基本药物制度以前,卫生院采购药品很少有返点和回扣现象,而推行基药政策后,基层医疗机构也纳入政府集中招标采购制度内,于是二三级医院药品采购即政府招标价的弊端,立即蔓延至基层。

  “基层医疗机构药品购销领域的腐败蔓延,可以说就是从推行基本药物集中招标采购开始的。”基层医改专家徐毓才告诉“医学界”:医药供销领域的医疗腐败问题是一个全行业的问题,从药品的生产、流通、招标、使用到回款,各个环节都存在问题。而对于和乐中心卫生院医生的实名举报事件,徐毓才则认为,“这事儿在社会和媒体看来很劲爆,在医疗卫生领域,实则见怪不怪了。”

  徐毓才长期分管医政医管工作,他表示,要尽快改革容易滋生腐败的政策,特别是尽快废除药品、卫材等集中招标采购制度,建立公开透明的交易平台,找到政府自己应有的位置。实践已经证明,药品、卫材集中招标采购并不是一个好办法,既不能真正降低价格,也不利于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的治理,必须尽早废除。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