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焦点

原山西疾控主任未因疫苗事件受处分

昨日9时许,在其位于山西省工商局宿舍的家中,记者见到山西疫苗事件中消失了很久的重要当事人———原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此前的疫苗事件风波中,有报道称栗已携全家至澳大利亚“旅游”。

看见突然登门的记者,栗文元觉得非常诧异。他说,自己刚刚起床,已经回国很久了。对那辆晋AV3550的车,他说,那是单位的。当记者问及其他问题,栗文元说,在家里不方便,他随后会与记者联系做出解答。但至今记者仍未接到其打来的电话。


问题疫苗:处理“从重”难“服众”!| 卫生部:疫苗异常反应不可避免| 警方受理恐吓事件| 问题疫苗发布会草草收场 记者抗议| 问题疫苗举报人遭恐吓| 山西问题疫苗大记事| 疫苗异常反应需尸检才能作出结论| 问题疫苗引发“疫苗恐慌”

卫生部介入调查,记者官员“真相博弈”

卫生部介入,要求山西卫生厅报告异常反应情况

3月17日,有媒体报道称山西近百名儿童注射疫苗后或死或残,卫生部对此高度重视,立即开展有关调查工作,并要求山西省卫生厅尽快报告预防接种异常反应监测新的情况。[详细]

山西卫生厅:记者报道不实,未接到异常反应报告

针对“近百名儿童因注射疫苗后或死或残”在网上广泛传播。山西省卫生厅有关负责人对新华社记者说,这些报道基本不实。3月17日晚,卫生部网站转发新华社的报道称,目前,山西省未接到因注射疫苗出现聚集性异常反应的报告。[详细1][详细2]

卫生部紧急介入,高度重视

中国经济时报声明回击:记者报道属实,呼吁中央介入

3月18日,中国经济时报对失实报道的说法做出回击:1:山西省卫生厅称“已根据线索,紧急安排人员赴基层逐一作调查核实”,却未联系本报要求提供患儿的真实姓名等线索,我们对其说法表示怀疑。2:本报的报道并未对近百名患儿的死、伤必定系由疫苗导致作出判断。但通过收集证据,不排除患儿之死、伤与疫苗二类市场的乱象有内在相关性(注:卫生厅有没有排除这种相关性?这是关键)[详细]

离真相还有多远?山西卫生厅再度出击接受访谈

3月18日22点,新华社记者就此事采访了涉及此事的山西省疾控中心及其主管部门山西省卫生厅和部分专家以及经核实被怀疑注射了“高温暴露疫苗”的一名患儿家属,试图还原“山西疫苗事件”的真相。[详细]

山西卫生厅接受访谈

媒体追踪报道,层层剥离,拨开迷障

新华社访谈山西卫生厅有“蹊跷”

新华网山西频道上有新华社记者对山西省卫生厅人士的访谈实录,还有访谈的现场照片。“文字实录”显示的时间是从[2010-03-18 22:54:52]开始,到[2010-03-18 23:11:29]结束。这篇“实录”所记录的提问、回答,竟与一个多小时之前[21:17:38]新华时政频道的那篇访谈稿一模一样!难道记者和这几位官员是在拿着“脚本”做访谈吗? [详细]

山西省疾控中心原主任提前退休,出国旅游至今未归

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已于2009年12月提前退休。随后,栗文元前往澳大利亚旅游,至今未归。记者昨日致电山西卫生厅办公室询问栗文元的退休原因,但被拒绝。记者前往山西省疾控中心要求采访,工作人员也以领导不在为由拒绝。 [详细]

山西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提前退休

山西疫苗致死事件疫苗经营企业已经搬离注册地

在首都之窗网站上“政务信息”一栏中的“北京市疫苗经营企业名单”上查到华卫时代公司注册地址和公司地址,分别为朝阳区十里堡北里(农民日报社)和朝阳区八里庄南里32号楼二层。记者来到朝阳区十里堡北里农民日报社五层打探,物业表示,华卫时代公司已经于两年前搬走了,具体去向不清楚。 [详细]

釜底抽薪,深入山西继续调查报道

3月20日,王克勤在其博客上发出了“呼吁书”,期盼更多媒体安排更多记者继续去山西报道此事,尽量还原出更多更深入的事实真相,才是釜底抽薪之策,也是更加负责的作法。

涉案企业人间蒸发不知所踪

受害者家属何时能够讨回公道

“大儿子碰上问题疫苗,小儿子又赶上三鹿奶粉”

来自吕梁交口县的高长宏,他的大儿子壮壮2006年注射了乙脑疫苗后,出现发烧症状,先后在汾阳医院和太原市传染病医院就治,诊断为乙脑。“医院发了几次病危通知书,虽然命最后保住了,但留下了后遗症,智力下降,现在念小学了,但学习跟不上。”

高长宏说,由于壮壮患病,2007年,他和妻子又生了个小儿子,希望小儿子长大后能够照顾哥哥。“小儿子出生后一直喝三鹿奶粉,没想到又成为三鹿奶粉的受害者,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高长宏长叹了一口气,“问题疫苗让我大儿子碰上了,三鹿奶粉又让我小儿子碰上了,我该怎么办?” [详细]

“夺命双雄”奶粉&疫苗

法院门口“击鼓鸣冤”无人理 请求立案被拒绝

3月19日,山西数位家长从吕梁、临汾等多个地方赶到太原,希望能为自己的孩子讨一个说法。他们认为,正是因为注射了问题疫苗,才导致他们尚未成年的孩子死亡、残疾或引发各种后遗病症。一位家长当天下午还来到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欲起诉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疫苗的生产商、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不过他的立案请求被拒。 [详细]

2009年8月,易文龙、王明亮等7位家长还来到法院门前击鼓,“击鼓升堂,要求立案”,但没有任何效果。[详细]

“击鼓鸣冤”无人理

结语 山西疫苗事件,最无辜的是受害者及其家属,目前最重要的是讨回公道,严惩责任人,给人民一个交代。离事件真相到底还有多远,事件将往哪个方向发展,我们拭目以待......

  • 网友评论发表时间
内容:
请输入验证码: code
编辑:林文生 监制:文建国
将此专题推荐给朋友收藏此专题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