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青岛新冠“院感”源头何在?两码头工人感染者浮出水面

2020-10-16 00:00:04医学界
核心提示:我国胸科医院处于很尴尬的位置,直到今天也没有很好的定义。

  截至10月13日24时,青岛市此轮新冠疫情已累计确诊12例。据青岛市卫健委公开信息,至少6人为青岛市胸科医院在院患者,1名为已出院患者。

  在13日晚播出的《新闻1+1》中,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表示,这次疫情规模应该不会太大,主要集中在一个医院。随着调查和检测不断深入,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本次疫情累计发现病例与青岛市胸科医院高度相关。

  “财新”援引青岛市胸科医院多位医生信息称,此轮疫情或与早前青岛港两名码头工人感染有联系。9月24日,青岛曾通报2名码头装卸工人核酸检测阳性,为无症状感染者。两人是在青岛港大港公司“应检尽检”人员定期例行检测中被发现的,曾装卸境外进口的冷冻海鲜,该批海鲜检出部分阳性样本。

  “财新”报道,两人被送往青岛市胸科医院接受治疗,后被转至青岛市第三人民医院,是否出院尚不清楚。在彼时的大规模检测中并未发现新病例,因而青岛官方曾表示疫情风险已得到有效管控。

  公开资料显示,青岛市胸科医院由原青岛市第四人民医院与青岛市结核病防治院合并而成,是市级唯一定点治疗结核病的单位。2003年非典疫情后,该院成为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定点救治单位,承担过非典、禽流感、H1N1甲型流感等多次疫情定点收治任务。

  作为山东省新冠定点收治医院,青岛市胸科医院曾有不俗成绩。至2020年3月30日,该院共治愈27名青岛地区确诊患者和10名日照地区确诊患者,最终实现患者清零、零死亡,医护人员零感染。

  《中国新闻周刊》此前报道,青岛市胸科医院胸科一名医护人员称,医院没有出现新冠肺炎之前,是全青岛市专门治疗肺结核的医院,“不治别的病”。该医护人员还称,胸科医院在院患者都是因肺结核而入院的。“医学界”查阅青岛市胸科医院微信公众号发现,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期间,该院持续在收治结核性疾病患者。

  有媒体推论,此轮疫情是因为该院让新冠感染者和其他患者混用CT后,消毒不彻底造成医院感染。该院多名医护向《中国新闻周刊》证实,“医院只有一个CT室”。但其强调,“用后都会严格消杀,做好消毒”。

  吴尊友在《新闻1+1》中称,对于境外输入病例的管理,各个地方都有定点医院或指定医院。定点医院有些是专门接收新冠的,有些在接收新冠输入病例的同时,也对社会其他的病人提供服务。针对这类机构,病区的划分是不是严格隔离、大型仪器设备有没有交叉使用,这些都要注意。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胸科医院副院长李亮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青岛市胸科医院实际上遵循的是以诊疗结核病为主的传染病专科医院的发展模式。无论是胸科医院,还是肺科医院,大都从收治结核病为主发展而来,“大部分还存在底子比较薄,建设这块欠账比较多的情况”。

  近年来,胸科医院面临的最大困境,就是下一步往何处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胸科医院院长许绍发教授曾公开发言称,我国胸科医院处于很尴尬的位置。胸科医院都是历史上“不伦不类”的医院转过来的。我国曾深受十痨九死之害,因此上世纪50年代,全国各地相继建立起结核病医院。经过结核病防治工作,到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结核病发病率快速下降。这导致我们“高兴得太早,仗没打干净就过早地高兴起来,以为中国的结核病问题解决了”。后来,很多结核病医院不得不关闭或转型。直到今天,中国的胸科医院也没有很好的定义。

  定位不清、运营不良,导致医院诊治条件和设施设备严重滞后于防治工作需要。2016年,李亮作为第一作者,撰写《我国结核病防治服务体系的演变和思考》并指出,各级定点医疗机构的诊疗水平良莠不齐,定点医疗机构结核病诊疗业务收入低,承担防治任务得不到合理补偿,开展工作的积极性不高。《湖南省结核病定点医院诊疗模式的SWOT分析》也有相似发现,大多结核病定点医院的实验室设备设施较陈旧,生物安全柜、紫外线灯等配备不足等,大多从业医护人员没有接受生物安全相关培训。

  “医学界”发现,8年前,青岛市胸科医院即有搬迁计划,但立项后进展一直不顺利。2019年8月27日,青岛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张华做客直播节目《行风在线》时介绍,近年来,青岛市委市政府对青岛市胸科医院的改建方案,做了很多工作,将对医院进行原址改扩建,正在规划中。而青岛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成员周长政在该节目中称,青岛市胸科医院原院址有包括绿地改造、设置地铁站等规划,院区面积将有所改变。按规划,医院原病房将进行改造,另在周边选择合适建筑或地块建设院区,为周边居民提供综合诊疗保障。

  据张华称,青岛市胸科医院现开放病床320张。“医学界”了解到,这一床位数远不如青岛市县级医院胶州中心医院。后者为三级乙等,开放床位962张。

  胸科医院的出路需要自己想办法,天上不会掉馅饼——在“2017年胸科医院建设与发展座谈会”上,许绍发教授如是说。

  亦是在该会议上,中国工程院院士王辰教授指出,“大专科、小综合”是一个发展之路。只有走“大呼吸,小综合”的路,不再限于结核防治,才是胸科医院未来发展的方向。我国呼吸疾病发病形势严峻,换言之,医疗市场巨大。哪怕仅仅把肺心病和肺癌归入呼吸疾病中,呼吸系统疾病就成了第一大系统疾病。胸科医院转型为呼吸病医院,将获得巨大的发展空间。

  目前,已有部分胸科医院转型为肿瘤、老年或呼吸病医院,还有一些转型为以呼吸病为特长的综合医院。从诊疗项目看,不少医院已从传统结核患者手术,扩展为综合外科业务,开展包括肺癌、食管癌、乳腺癌、纵膈肿瘤、气胸、心胸等大胸腔外科手术。

  转型成功,必须有一支高素质的医师队伍。然而,《结核病相关医疗机构医师受教育及在职学习满意度状况调查》显示,我国结核病相关医疗机构的医师受教育情况不理想。在参与调查的41家相关医疗机构中,有19家单位的医师中研究生以上学历构成比不足20.0%。虽然单位对学历水平满意度不高,但对新招收医师的学历要求仍然偏低,27家(65.8%)单位要求达到大学本科学历即可;1家(2.4%)单位仅要求专科以上学历。

  《我国结核病防治服务体系的演变和思考》还指出,由于与同级别医院或科室相比,待遇低、职业暴露风险高,专业队伍不稳定,相关医疗机构人才流失严重。

  2016年,山东财经大学有一篇硕士毕业论文,题为《SD胸科医院人才流失原因及对策研究》。该文所述胸科医院为SD省卫生计生委直属的唯一一家心肺专科医院。全院人才库人员总数1113人,卫生技术人员数933人,其中医疗人员267人、护理人员553人、医技(含药剂)人员113人。

  2011-2016上半年,SD胸科医院员工流失数逐年增加。人才流失在流失人员中的占比达86%以上。认为发展前景有限的有98人,占比79.67%,证明多数人才不看好医院的发展前景,极有可能是医院的战略目标出现问题。

  2019年,青岛市胸科医院胸一科刘玉峰主任获评青岛卫健委年度“有温度的医者”先进典型人物(团队)。她接受媒体采访称,从硬件条件上来说,胸科医院在青岛众多医院不占优势,尤其是工作性质特殊,医护人员流失的问题一直存在。她在胸科医院工作30年,一起入院的4个人,现在仅剩下她1个。

  资料来源:

  1.青岛胸科医院专治肺结核“不治别的病” 专家称结核合并新冠治疗难度大. 中国新闻周刊

  2.今日重磅 | 全国胸科医院建设与发展座谈会:推动抗痨界与呼吸界大会师. 呼吸界

  3.青大附院、胸科医院、八医...10大医疗项目最新进展来了. 青岛新闻网

  4.湖南省结核病定点医院诊疗模式的SWOT分析. 实用预防医学. Jun.2018, Vol. 25, No.6

  5.关于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的告知书. 青岛市胸科医院

  6.我国结核病防治服务体系的演变和思考. 中国防痨杂志. 2016年11月第38卷第11期

  7.结核病相关医疗机构医师受教育及在职学习满意度状况调查. 中国防痨杂志. 2019年7月第41卷第7期

相关专题
2014年世界防治结核病日

今年3月24日是第19个世界结核病防治日,今年的主题是“你我共同参与 依法防控结核”。结核病是由结核杆菌感染引起的慢性传染病。结核菌可能侵入人体全身各种器官,但主要侵犯肺脏,称为肺结核病。

特别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