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心理健康纳入体检,你会选择做吗?

2020-09-17 00:00:04医学界
核心提示:心理疾病有时候比生理疾病影响更大

  近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发布了《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要求到2022年,公众对抑郁症防治知识的知晓率达80%,学生对防治知识知晓率达85%。抑郁症就诊率在现有基础上提升50%,治疗率提高30%,年复发率降低30%。非精神专科医院的医师对抑郁症的识别率在现有基础上提升50%,规范治疗率在现有基础上提升20%。

  “工作方案”提出了四个重点任务:加强防治知识宣教、开展筛查评估、提高早期诊断和规范治疗能力、加大重点人群干预力度。其中在开展筛查评估中,要求各类体检中心在体检项目中纳入情绪状态评估,供体检人员选用。

  对此,温州医科大学附属康宁医院副院长叶敏捷告诉“医学界”,心理健康理应纳入体检项目,心理健康出了问题,有时候比罹患生理疾病影响更大。“比如一个人生了胃病,还可以继续正常工作生活,但如果精神上出了问题,可能什么都做不了。”

  把心理健康纳入体检项目,浙江省已经走在了前面。2019年12月1日起施行的《浙江省精神卫生条例》第十三条中明确要求:有条件的地方可以将心理健康评估纳入居民健康体检项目范围,城乡居民参加常规健康体检,可以自愿选择进行心理健康评估。

  2019年12月15日,《光明日报》刊登了《心理健康体检适合所有人》一文,该文章作者署名陈炜、魏丽丽,是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精神卫生科主任、主治医师。文中对心理健康体检的定义为:根据心理学理论,在心理专业人员的指导下,按照一定的操作程序,借助量表、仪器和访谈,对受检者的情绪、记忆、智力、个性等心理特点做出科学推论和数量化分析,并给予相关心理健康教育和指导。

  文中指出,心理健康体检适合任何群体。“心理健康体检并不意味着一定有心理或精神疾病,它可以让我们更加重视每个人的心理健康。比如,当你想要更加充分地了解和认识自我;当你遇到了重要的选择但又感到迷惘;当你感到压力重重,又无力应对,受到婚姻家庭的关系冲突而不知如何解决;当你感到莫名的恐慌和不安;当你出现食欲减退、失眠、腹泻等躯体不适症状,但又查不出躯体的实质性问题……不妨让自己接受一次心理健康体检。”

  叶敏捷教授遇到过很多心理上出了问题,但一直认为自己生了躯体疾病的患者。“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抑郁很久了,一直认为是身体出了问题,到综合医院的各个科去看,最后才转到精神科。如果能早点识别,就能减少不必要的医疗资源浪费,患者也可以得到更有效的治疗。”

  《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中明确指出,我国常见精神障碍和心理行为问题人数逐年增多,我国抑郁症患病率达到2.1%,焦虑障碍患病率达4.98%。同时,公众对常见精神障碍和心理行为问题的认知率仍比较低,更缺乏防治知识和主动就医意识,部分患者及家属仍然有病耻感。

  “工作方案”中对2022年要达到的目标,也是为了为贯彻落实《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中心理健康促进行动的有关要求。叶敏捷教授认为,对于知晓率的要求较容易做到,对于就诊率提升50%、治疗率提高30%等要求,虽然充满挑战,但要达到也并不太难。

  “因为我们原来的就诊率太低了,所以一旦给予重视了,提升会很快。”叶敏捷教授说,“以前我国成人精神疾病的治疗率不到10%,现在虽然有所提升,但也仅仅将近20%,儿童青少年就更低了,单纯抑郁症的就诊率肯定不到10%。”

  “工作方案”中要求加大“重点人群干预力度”,青少年、孕产妇、老年人群、高压职业人群都被划入了重点人群中,叶敏捷教授的专业方向就是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他担任着康宁医院的儿童青少年心理中心主任。

  叶敏捷  温州医科大学附属康宁医院副院长

  叶敏捷教授指出,我国精神专科医生本来就缺口很大,儿童青少年专业方向的精神科医生更少,而青少年儿童在向成人过渡阶段,更容易出现精神问题,如果不能给予及时的帮助和干预,到成年后会衍生出更多的问题。

  关于儿童精神科医师的数量,在2019年的中国医师协会精神科医师分会年会上,上海精神卫生中心专家谢斌教授在接受《健康时报》记者专访时称,2010年全国约有500名左右儿童精神科医师,这几年数目有所增加,但目前估计人数不会超过1000人。

  “50%以上自杀的青少年都有抑郁的问题,只是没有被及时发现识别,这也是为什么需要提升规范诊疗的原因。”叶敏捷教授说,“非精神专科医师主要提升他们的识别能力,青少年儿童与成人的抑郁表现很不一样,很多时候你就是感觉这个孩子脾气特别不好,很烦躁,容易起冲突,通常这种情况被理解为青春期叛逆,如何区分识别很重要,这就要求医生要掌握抑郁症的诊断标准,否则很容易被泛化或漏诊。”

  “工作方案”中重点任务的第三条就是“提高早期诊断和规范治疗能力”,要求各级医疗卫生机构要规范、持续开展抑郁症防治等相关知识培训。加大对非精神专科医院医师的培训,提高其识别抑郁症的能力,并及时转诊。

  叶敏捷教授表示,这也是面临的挑战之处,一是要对抑郁症患者能能有效的识别和筛查,二是要规范治疗。“一些没有经过规范训练的的医生,可能会过度治疗,这就需要制定一个规范化的诊治方案,在培训中进一步强化。”

  对于诊断和治疗方案的评估,叶敏捷教授一向非常谨慎,他表示在“工作方案”落地过程中,需要关注抑郁症诊断治疗的扩大化,不能把还未达到抑郁症诊断标准、不需要药物强制干预的,作为抑郁症去收治。

  对于这个“工作方案”的发布,叶敏捷教授认为确实很好,他在临床上看到了大量因不能及时诊治而酿成痛心后果的案例。他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出发点,提升公众对抑郁症的关注,提升公众的防治意识,提升对抑郁症的识别诊断率,只要有决心去做,就可以做到。

特别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