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综合
问医生

景德镇第三人民医院产妇死亡丈夫讨说法遭打

2008-11-12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核心提示:胡培、记者李阳春报道:“下午2时,我看着妻子开开心心地走进产房,直至晚上7时手术结束,可从产房里推出的竟然是她的尸体。我实在难以相信,于是向医院讨要说法,谁知自己也无缘无故遭到了毒打”。江先生说,11月6日他在景德镇市第三人民医院经历了一生难忘的事情。

  胡培、记者李阳春报道:“下午2时,我看着妻子开开心心地走进产房,直至晚上7时手术结束,可从产房里推出的竟然是她的尸体。我实在难以相信,于是向医院讨要说法,谁知自己也无缘无故遭到了毒打”。江先生说,11月6日他在景德镇市第三人民医院经历了一生难忘的事情。

  产妇产后“大出血死亡”

  “下午2时,我们发现她快要生了,就立马送她进产房,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她顺利生下了婴儿。”江先生说,“我妻子分娩后,我们只听到医护人员在产房谈论产后出血问题。下午5时左右,医院突然通知我去交钱准备输血,5时20分院方给我下达了病危通知书,晚7时,他们给我妻子做了子宫切除手术,晚8时,院方宣布我妻子死亡了,只说是产后大出血死亡。”

  讨说法莫名被打

  死者家属得知产妇死亡后,便留在医院要求院方领导介绍详情及下步处理意见,但院方一直在回避。

  “晚上10时左右,来了七八个身份不明的人,不问青红皂白就打我,并对我的家人也拳打脚踢。我怀疑他们是医院保卫科的人。而当时景德镇新厂派出所两名民警在之前接到院方报警已到达医院,但当我一家人遭人毒打时,他们却不见了。”

  院方称不认识打人者

  就在江某一家被毒打后,民警又回到现场。家属发现在医院楼道里安有监控设备,当即要求民警调录像,但民警以“要经过领导同意才可调出”为由拒绝家属的要求。

  随后,记者采访了景德镇第三人民医院的一位余主任,他说:“这不属于医疗事故,任何一个医疗都存在风险,家属也签字了。他们隐瞒了第二次分娩的事实,子宫由于不能收缩出现大出血。对于那些打人的人,我不认得,不知道是哪里的人。”直到最后院方领导都未出面解决这件事。

  本报将关注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责任编辑:郎成林)

综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保存在桌面 放入收藏夹
精彩推荐 网友都爱看 猜你喜欢

声明:39健康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20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网站简介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