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综合
问医生

贵州黔东南全部停电 400多万人被困冰岛孤城

2008-01-28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核心提示:1月25日上午11时02分,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境内瞬间全部停电,400多万人全部陷入一片“黑暗”。在这冰天雪地的世界里,黔东南州成了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冰岛”、“孤城”。

  电停了,水停了,公路封闭了,电话信号断了……

  州政府所在地凯里市也全部停电。直到当天下午5时,才陆续恢复部分城区供电,此后的两天,城区供电一直是轮换。

  大雪和冰冻已经持续了15天。

  27日,黔东南州各地温度再次有所下降。28日,气温新低值可能还会突破……

  贵州省遭遇50年来最为严重的雪凝灾害,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成了贵州灾区的“重灾区”。针对贵州的冰冻灾情,国家减灾委、民政部已于1月26日9时30分紧急启动四级救灾响应。

  网吧里短暂的温暖

  27日,学校放假了,16岁的张妮和龙燕依然被困在她们读高中的凯里市,两人口袋里的钱加起来只剩下15元。

  宿舍里冷得受不了,她俩已经在被子里睡了4天,每天吃馒头喝开水。可是,明天学校里的开水也将停止供应。无奈之下,她们走到大街,大街上冷得更厉害,行人寥寥无几,路滑得一不小心就可以滑出两三米。她们能去的也是唯一有温暖的地方就是网吧,可是找了几家都停电歇业,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有电的。

  网吧里人满为患,有些人甚至把网吧当成了家。

  口袋里只有15元钱,两人想了想才下决心拿出5元钱来上网,把时间打发掉。

  老家那边已经停电8天了,家里的座机电话早就没电了,爸爸的手机也一直没电关机,经济来源断了,日子该怎么过呢?

  张妮的电话突然响了。“爸爸——”,一接电话,她就忍不住哭起来。爸爸告诉她,他步行20多公里从乡下老家到县城给她寄钱,路上不知道摔了多少跤,一步一滑,以前4个小时的路程他用了一天一夜,中间在牛棚过了一夜。但到县城,县城里也停电,没办法寄钱。“只有等明天碰运气了”。父女俩在电话里哭成一团。

  网吧里开着电炉,这短暂的温暖让她们真有些不忍心离去,但这5元的上网费很快就用完了。

  走出网吧,大街上寒风凛冽,宿舍里停电,一片漆黑……

  学生步行回家

  万物从未像今天这般静默,竟然发不出半点生的气息,到处都是冷的,路是冷的,树是冷的,车也是冷的。

  家,必须回,但路不通,车不行,回家的希望只能靠自己的双脚来实现。这对整个黔东南的许多大中学生而言,成了一生中从未有过的回家经历,这一次回家如同一次长征!

  1月25日,凯里的汽车站是封闭的,黔东南的交通也几乎处于瘫痪状态,归家的人们只能在瑟瑟的寒风中等待。

  大雪让平日里看似简单的一切都变得复杂了起来。笔者只有往回走,在通往岑巩老城的十字路口,发现有不少学生三五个一群,六七个一伙,或背着行李包,或提着塑料行李袋,吐着热气,一步一滑地向老城行进。

  笔者向旁边报亭的老大娘询问后,才知道原来这些都是放假回家的高中生。也有不少坐火车返乡的打工一族,他们因道路结有厚冰,汽车无法通行,而冰雪天气又没有缓解的迹象,再等也是徒然,所以决定走路回家。而且,这还不是步行回家的高峰,之前的几天已陆续走了一批。回家,在此时竟也成了一种奢望。

  十多天不洗衣服

  黔东南州台江县的凝冻天气越来越严重。25日,县城停水停电。在县政协上班的干部石开碧全家4口人住在苗疆东大道县委宿舍楼。由于凝冻持续时间特别长,天气特别寒冷,石开碧早在十多天前就把76岁的婆婆送到住在解放初期修建的“干打垒”平房的亲友家避寒,这种“干打垒”平房可用铁炉子烧煤取暖,不怕停电。

  洗头有“水洗”和“干洗”,但在这寒冷的天气里,洗脸也有“水洗”和“干洗”。大清早起来,拧开水管,没有水。石开碧和丈夫洗脸只能用半干不湿的毛巾“干洗”,牙也不刷就上班去了。

  县政协的办公地点在城南高速公路下。好不容易出门,地上满是冰凝的花纹。人行道明晃晃的,人们都选择了走马路边。石开碧像滑冰初学者似的溜到高速公路入口处,只见几十辆外地车在收费站外排成长龙,司机和部分旅客下车聚在一起商量对策。

  没有电,空调无法工作,办公室里出奇地寒冷,电脑也打不开,整个机关无法正常办公。大家聚在一起侃这个凝冻如何严重,然后领导就宣布可以各自回家做饭了。

  由于停水停电,家家户户没有水洗菜,农贸市场里豆腐出奇地好卖。石开碧买了两块豆腐,每块2元,问为什么平时每块只卖1元而现在这么贵,回答是停水了,请人抬水做豆腐,路滑都跌破3只桶了,能不贵吗?其他菜也很贵,石开碧问了一下,小葱和蒜苗已由每公斤4元、3元分别涨到每公斤16元、24元。

  石开碧家一直用电磁炉煮饭菜,没有电自然不能用电磁炉了,好在十多天前就已准备了两罐气可以做饭。吃过午饭,全家集体去河滨公园的公厕“方便”,由于停水,家里的卫生间只能解小便,解完小便后再喷些香水。

  26日,电来了,水也来了。27日,虽然有电,但由于气温降低,水管凝固,水停了。

  “没有水,已经十多天没洗衣服了。现在各种物资运不进来,物价上涨得厉害。前几天苗疆商贸城有几个商贩看中了这个‘商机’,冒险包一辆双排座货车去凯里拉货,结果从台盘大桥上掉到巴拉河里,9个人死了5个,惨埃听说凝冻要持续到月底,这日子怎么过啊?1石开碧一脸茫然。

  相比之下,石开碧一家是“不幸中的万幸”,她家所在的台江县27日恢复了供电。但整个黔东南州16个县市到1月27日已经有9个县全部停电,230多万人口生活在没电的日子里。

  “溜冰”抢修

  凯里供电局95598服务中心的日均服务量达到了历史最高,平均每天有1207个电话打进来,电话询问的第一个问题都大同小异:“咋停电了?”“什么时候来电?”

  1月21日21时32分,城区供电分局抢修班。

  从外面抢修回来刚坐下,电话铃声又骤然响起,抢修负责人杨起祥抓起电话,是配调打过来的:“抢修班,我是配调段娟,大坡变全部失压、金泉变全站失压,请速断开供金II回035线路,供腾005线路,合上韶供I回021开关。”

  杨起祥的心“咯噔”一下:不妙!凯里今晚将会有大半个城市停电。

  刚进屋来连热水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石老二”立即站起来准备出去抢修。而其余的抢修人员认为他今天已经太辛苦,都抢着要换他去。

  “这几条线路凝冻以来都是我们负责的,我们熟悉,还是我们去吧,你们等一下还要到别的地方抢修。”内向的石老二向班长杨起祥说道。

  班长同意了石老二的要求,另一名抢修员石德龙也跟了上去。

  23时04分,抢修车在前往腾龙环网柜的路上,因路面结冰太厚太滑而无法前行,开着车的石老二艺高人胆大,轻轻地踩着刹车“哐当、哐当”斜斜地往坡下开去,100多米长的下坡路足足花了近十分钟才安全走完。

  一个开闭所接着一个开闭所,一个变压器接着一个变压器,一个操作接着一个操作。路上结着冰,车子到不了的故障点,全靠自己背着一堆工具,走在冰上,“溜”到故障地点,老实说,像这样“溜冰”去抢修,他还是第一次。

  在离故障点腾龙环网柜只有50米远的小坡上,一不小心,他摔倒了——白天在小高山支线抢修已经摔了6跤,不过他还比较能安慰自己:“幸好我年轻,要不一天摔7跤,还不把我摔成老年痴呆1随即利落地从冰地上爬起来。

  次日零时27分,抢修结束,笔者和抢修人员又回到值班室,等待下一个调度令的到来……

  这次冰冻以来,2000多名抢修工一直奋战在抢修第一线。

  “烛光超市”

  一直滞留在凯里的返乡人员遇到了难题——住宿处难找,价格太贵。凯里城内很多地方也停了水停了电,举家上街吃饭的满大街都是。大批在外打工返乡的农民工不得不步行回老家。

  25日,黔东南州全部停电4个多小时。一时间,原本1元5支的蜡烛卖到了8元1支。有些县城的大米也由原来的每公斤4元多涨到了每公斤12元。

  近日,凯里市蔬菜和肉类供应不足,白菜价格由每公斤1元~1.2元上涨到2.5元~3元,猪肉由原来每公斤20元~22元上涨到28元~30元。

  ……

  有关部门紧急行动,采取措施保障市场正常秩序。

  受停电影响,有些商家在凯里市开起了“烛光超市”。用蜡烛照明的超市见证了被冰冻围困的这个自治州的无奈。

  24日下午,一名年仅4岁的小孩在凯里街头严重摔伤,一只眼球脱出。

  27日下午,笔者从黔东南州医院急诊室了解到,仅在当天就来了10多人。一名值班的医生告诉笔者,从13日至今,已经接待了因路面凝冻而摔倒的上百名伤员,其中有2人死亡。进入当地另一家医院治疗的也有100人左右。

(责任编辑:龙彩霞)

综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保存在桌面 放入收藏夹

网友热搜

请输入你需要发表的评论内容

确定

你的帐号还没实名认证
暂时无法发表评论

我要认证确定

您的评论发表成功!
评论需要审核才能正常显示

确定
精彩推荐 网友都爱看 猜你喜欢

聚焦关注

24小时健康热播 一周健康热点

专家访谈

阅读全部
精彩专题 保健养生 诊疗用药

健康热图

阅读全部

声明:39健康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网站简介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