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核心产品未批、营收连年亏损、诚信风波不断 谊众药业闯关科创板能走多久?

2021-09-15 09:15:55新浪网
核心提示:截至上市首日收盘,谊众药业报48.99元/股,涨幅28.58%,成交额8.48亿元,换手率68.28%,总市值51.83亿元。然而,次日(9月10日)谊众药业开盘价报45.95元/股,自此一路下跌,以41.2元/股收盘,跌幅达15.49%。

9月9日,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告,谊众药业(688091)在科创板正式上市,发行价格为38.1元/股。招股书显示,谊众药业此次上市拟募集约10.33亿元,资金将用于与公司主营业务相关的项目,包括年产500万只注射用紫杉醇聚合物胶束及配套设施建设、注射用紫杉醇聚合物胶束扩大适应症临床研究、营销网络建设、补充流动资金及业务发展资金等四个项目。

截至上市首日收盘,谊众药业报48.99元/股,涨幅28.58%,成交额8.48亿元,换手率68.28%,总市值51.83亿元。然而,次日(9月10日)谊众药业开盘价报45.95元/股,自此一路下跌,以41.2元/股收盘,跌幅达15.49%。

公开资料显示显示,谊众药业成立于2009年,其前身是上海谊众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目前主营业务是抗肿瘤药物新剂型及相关产品的开发。

据悉,谊众药业是一家采用第五套标准上市的生物医药行业企业,该公司IPO的保荐机构(主承销商)为国金证券。

然而,通过了解发现,谊众药业此次闯关科创板具有多重不确定性,核心产品仅有紫杉醇胶束且尚未获批上市,公司营收情况和研发投入也不容乐观,此外,公司还发生过多次负面风波。上述种种,不禁让人为其IPO之路捏了一把汗。

核心产品单一,市场已成红海

谊众的核心产品为公司自主研发的注射用紫杉醇聚合物胶束(以下简称“紫杉醇胶束”),属于经典化疗基础药物紫杉醇的最新剂型。紫杉醇广泛用于临床多类肿瘤的治疗,相关资料显示,样本医院紫杉醇使用量从2015年的256.19万(瓶/盒)增长到2020年的358.96万(瓶/盒),年均复合增速达6.98%。

2019年7月,谊众药业的紫杉醇胶束新药注册申请获得CDE受理。招股书显示,紫杉醇胶束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适应症目前仍在审评中,处于新药上市申请阶段,尚未开展商业化生产销售活动。如若上市,谊众药业的紫杉醇胶束或将成为国内首个上市的此类药物。

此外,谊众药业还计划扩大紫杉醇胶束适应症,开展针对晚期小细胞肺癌、晚期乳腺癌、晚期胃癌、晚期卵巢癌、晚期胰腺癌等疾病的研究,但目前来看尚未获得显著进展。

公开资料显示,国内紫杉醇制剂市场巨大,实际销售额高达数十亿。国内市场主要包括紫杉醇注射液、紫杉醇白蛋白、紫杉醇脂质体三种。其中,紫杉醇脂质体绿叶制药一家独大,市场份额连续多年成绩突出,保持领先。2019年,绿叶制药紫杉醇脂质体占据市场的48.48%。另外,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仿制药自2018年获批上市之后销量也迅速增长,2019年绿叶制药占据37.27%的市场。除了绿叶制药之外,主要在研企业还包括石药集团、新基、恒瑞制药、齐鲁制药、科伦药业等,竞争十分激烈。谊众药业想要和上述企业抗衡,还需要做好充足的准备。

此外,A股紫杉醇概念股中,恒瑞医药、海南海药、众生药业、天士力等也都是实力选手。恒瑞医药是国内最早申报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的企业之一,产品于2018年9月6日获批上市;众生药业的注射用紫杉醇聚合物胶束在同年7月4日获批临床;天士力的化药2.2类乳剂稀释用紫杉醇注射液在随后的7月7日获批临床;海南海药的相关产品主要为抗肿瘤药紫杉醇注射液。

面对竞争如此激烈的市场,核心产品仅有紫杉醇胶束的谊众药业能否占据一席之地?

三年连亏累计3.5亿,研发投入引人担忧

根据招股书显示,从2018年到2020年的三年间,谊众药业的营业收入为零,净利润分别为-1258.9万元、-31522.44万元、-2184.69万元,累计亏损高达约3.5亿元。三年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886.63万元、-2192.18万元、-2757.25万元和-730.00万元。而且,除此之外的其他财务数据也均为负数。

谊众药业曾经表示,公司报告期未盈利并且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主要是由于公司成立以来一直从事紫杉醇胶束的研发活动,研发支出较大,而且2019年因股权激励计提的股份支付金额较大。然而,就目前来看,公司核心产品仍未获批无法开展商业化活动,谊众药业的亏损状态可能会持续更长时间。

可是,从公司的研发投入来看,2017年的研发费用为1489万元,2018年微1351万元,2019年提出股权激励之后的研发费用为1678万元(总共为17867万元),2020年为1789.31万元,四年实际研发投入累计约6307万元,和其竞争企业相比较为落后。

曾经投资者网就研发投入较少能否保证公司创新能力的问题致函谊众药业,但一直未收到谊众药业的任何回复。

共用信息、董事“穿越”,诚信风波接连不断

细数这些年来谊众药业的发展历程,可以发现,这家公司的负面消息频频发生。2015年,谊众药业及其子公司曾与其两家关联供应商共用电话与通信地址,公司董事大玩“穿越”,任职时间早于成立时间。另外,作为公司的股东的上海凯宝也是黑料不断。

2013年至2015年,谊众药业及其全资子公司联峥科技,与关联供应商歌佰德、上海佰弈曾共用通讯地址。而在2015年,又和其子公司联峥科技与关联供应商歌佰德、上海佰弈共用电话,这不得不让人怀疑谊众药业的独立性。

此外,根据招股书显示,谊众药业现任董事张立高曾于1988年8月至1997年7月任深圳市华生元基因工程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并于1997年8月至2006年8月任上海龙津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经理。而事实上深圳华生元成立于1997年4月22日,上海龙津医药成立于1999年4月20日。张立高的任职时间均早于两家公司的成立时间。

同样的还有谊众药业的另一位董事杜学航,招股书中显示,1988年8月至2016年2月,杜学航担任河南新谊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新药开发部经理,新谊药业为凯宝新谊的曾用名,该公司成立于1998年7月25日。

结语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规定,当公司自上市之日起第4个完整会计年度触发相关财务指标,即经审计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的利润(含被追溯重述)未负且营业收入(含被追溯重述)低于1亿元,或经审计的净资产(含被追溯重述)为负,则将触发退市条件。并且,若上市后公司的主要产品研发失败或未能取得药品上市批准,且公司无其他业务员或者产品符合《上市规则》第2.1.2条第五项规定要求,则亦可能导致公司触发退市条件。

虽然在未来四年内没有达到这些标准的可能比较小,但是从谊众药业目前的核心产品未商业化、盈收持续为负的情况来看,退市风险还是比较大的,处境不容乐观。此外,如若紫杉醇胶束能够顺利获批上市,还将面临着下一个问题——能否进入医保目录?何时进入医保目录?进入医保目录后的价格如何?药品的价格也会影响产品的销售和公司的营收情况。

未来,谊众药业能否走好上市这条路,扭转现在面临的多重危机,我们拭目以待。

参考资料:

谊众药业:业绩巨亏被十几家主流媒体专业媒体自媒体报道;第二大股东黑料不断

上海谊众成立12载仅三项专利 董事或“虚空”任职10年信披似儿戏

谊众药业硬闯IPO 产品单一 供应商停业 长路漫漫曙光何在

来源:新浪医药新闻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