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科研发现 > 正文
综合
问医生

非酒精性脂肪肝,你戏有点多!研究说它在中国有这8个特点

2020-03-02 00:00:01医学界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核心提示:近期,武汉大学李红良教授团队系统性回顾和分析了1999年至2018年期间以“中国+NAFLD”为研究主题的相关研究,总结出8条中国NAFLD的流行病学特征。

  1 似乎,这些年,“脂肪肝”,是许多人体检报告单上的“常客”了

  事实上,“脂肪肝”不是一个疾病,而是一类疾病的总称。临床上,根据患者有无长期过量饮酒,可以把脂肪肝分为酒精性脂肪肝和非酒精性脂肪性肝(NAFLD)两大类。其中,NAFLD是最常见的类型。目前,据估计,全球24%的人是NAFLD患者[1],非常庞大的数目!

  严格定义上,NAFLD,是指除外酒精和其他明确的肝损伤因素所致的,以弥漫性、肝细胞大泡性脂肪变为病理特征的综合征。NAFLD包括了单纯性脂肪性肝病,及由其引起、逐渐演变的脂肪性肝炎(NASH)、脂肪性肝纤维化、肝硬化。

  临床实践中,对于比较轻的NAFLD,肝功能尚可,没有其他问题,一些医生可能会向患者宣教:你的情况,很多人都有,不要太紧张;吃药意义不大,关键是要少吃多动,吃清淡点,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并常会鼓励患者,改善生活方式,可以恢复正常!仅有少部分人会进一步进展,导致肝硬化甚至发展成肝癌,所以还是要引起注意。

  于是,患者放心地回去了。绝大多数患者,是很乖的。他们回去以后,会遵医嘱:坚持早睡早起,戒零食、戒奶茶、戒肥肉、戒串儿、戒烧烤......或许还会发上一条朋友圈:发誓洗心革面好好做人。

  然鹅,三天之后,大部分人原形毕露:依旧继续“串儿加酒,快活我有;肥肉加烟,法力无边” 的逍遥生活......

  2 声称“可逆转”的 NAFLD,真的不可怕吗?

  确实,对于个人来讲, NAFLD或许并没那么可怕。

  因为现在的理论和实践都认为,患者在早期——单纯性脂肪肝阶段,甚至部分患者在脂肪性肝炎阶段,疾病可以被逆转。

  但是,另一些事实,却提醒我们:我们必须重视它!

  首先,NAFLD一定程度上,可以被认为是一个系统性问题而不单单只是肝脏的问题[2]。因为,从代谢的角度讲,NAFLD可能是全身代谢障碍在局部的表现;反过来,NAFLD也可能加重全身代谢障碍,进而影响全身。

  事实上,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NAFLD增加了患2型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心脏病和慢性肾脏病等严重慢性病的患病风险[1]。从机制的角度讲,其实是比较好理解的:NAFLD患者的肝脏局部的代谢异常和慢性炎症状态等,可能会干扰全身其他器官、系统的正常功能。

  另一方面,NAFLD和肝癌是有很大关系的。比如,系统回顾分析表明,患有NASH和肝硬化等较严重NAFLD的患者,其肝细胞癌的风险一直较高(累计发生率从7年发病率仅2.4%到3年12.8%不等)[3]。

  不过,现在人们对其中的相关机制的认识还很有待加深。与此一致地,近些年越来越多的数据表明,NAFLD在肝癌发生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大。美国移植受者科学注册系统的数据显示,2002年到2017年,NASH患者患肝癌的患病率增长了11.5倍[4]。有研究甚至表明,NAFLD超过了病毒性肝炎和酒精肝等,成为了美国肝癌的第一位的危险因素[5]。

  再者,从卫生经济学的角度来讲,NAFLD较严重的阶段如NASH、肝硬化,及其并发症包括NAFLD相关的肝癌,及NAFLD作为危险因素所导致的增加的各种慢病,每年给全球各国造成了巨大的社会和经济负担[1]。

  ......

  高患病率,系统性疾病,预后很差的肝细胞癌的高危因素甚至可以说是病因,巨大的经济、社会负担......所以,NAFLD,想不重视你,很难!

  3 说了这么多,咱们国内NAFLD情况怎么样呢?

  近期,武汉大学李红良教授团队系统性回顾和分析了1999年至2018年期间以“中国+NAFLD”为研究主题的相关研究,总结出8条中国NAFLD的流行病学特征。

  我国NAFLD发病率在增加;NAFLD造成的负担在增加;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我国低BMI人群中,NAFLD的发生也在增加。

  中国:GDP(黄色)在快速涨,肥胖率(紫色)也在开心地上升;但2008年前后开始,NAFLD患病率(红色)比肥胖率涨得更开心了,到2018年左右,已突破30%。相比之下,美国的数据要淡定一些。

  言下之意:你瘦你不怕?不要too simple!皮下脂肪少,不一定就意味着没油哦!也许你的油都长到内脏里去了。

  事实上,2017年发表在《自然综述-胃肠和肝病学》上的一篇分析全球NAFLD负担的文章,也得出了“瘦子不可幸免于NAFLD魔爪”这样的类似的结论[1]。

  在遗传背景上,中国人可能比西方人更易患NAFLD。

  这一点,和上述的第一点一起,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在中国,肥胖似乎没西方多见,但NAFLD患病率却有追赶甚至超越西方国家的趋势”这一现象。

  总体上,过去二十年里,我国病毒性肝炎的患病率在降低;但NAFLD和酒精肝、药物性肝损伤等患病率在上升;2018年,我国NAFLD患病率估计高达32.9%;其已经取代乙肝感染,成为导致我国慢性肝病的第一大原因。

  乙肝(HBV)、丙肝(HCV)患病率基本都在降;酒精肝(ALD)不论男女(male/female)、药物(草药、膳食补充剂、抗结核药物等)引起的肝损伤(DILI)和NAFLD,近年患病率都在抬头。更可恶的是,肝细胞癌的患病率近年似乎在猛增。

  这一方面,可能是病毒性肝炎等患者的存量在发挥作用,另一方面,恐怕和更大量的NAFLD、ALD患者群体也有关系。同时应该注意的是,这项研究表明,35%的乙肝患者,同时伴发有NAFLD。

  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数据,不论是对于改善HBV感染者的治疗和预后,还是对于科研,都具有较大的提示意义。

  似乎,GDP越高的地区, NAFLD患病率越高。

  代谢相关疾病常常被称为“富贵病”,所以这个结果可以说意料之中。但文章也指出,这一结论,可能会因为基于经济欠发达地区的人群的相关研究较少而有待进一步研究论证。

  60岁以下的人群,情况没想象中那么好。

  研究表明,60岁以下人群,NAFLD的患病率增速快于60岁以上人群;从2007-2010年的17.8%上升至2015-2018年的28.7%(已相当接近了60岁以上人群的指标:30.9%)。

  果然油腻是从年轻时代就开始了,小编不禁摸了摸自己的头......

  中国老百姓认识不够、学术界的研究关注不足。

  缺乏良好的诊断和随访。

  缺乏有效的药物治疗。

  4 没有标题

  公卫有一套不错的理论,比如:“上医治未病”,又比如:“学好预防,饿死临床”。对付NAFLD这种戏精,事实似乎如此。专业人士越来越认识到,“管住嘴,迈开腿”,对NAFLD的预防和治疗确实有很好的作用[6]。

  比如,研究表明,体重减轻10%可导致近乎普遍的NAFLD的消退和纤维化改善至少一个分期;即使适度的体重减轻(> 5%)也会对NAFLD患者的情况产生重要的积极影响[6]。此外,以降低糖类和精制碳水化合物的摄入、增加不饱和脂肪酸和Ω-3脂肪酸摄入为特征的地中海饮食方式,即使不减体重,也能降低肝脏脂肪含量,被认为是NAFLD患者最被建议的饮食方式[6]。

  然而,恕我直言,对很多人来说,要他们,不对,要我们,“减肥、管住嘴”,绝对是学究做派,对牛弹琴......

  那么,咋办呢?

  哎,生活常常是艰难的,默默看看微信运动的排名,自觉动起来吧[6]......

  References:

  [1]Younossi Z., Anstee Q.M., Marietti M. et al., Global burden of NAFLD and NASH: trends, predictions, risk factors and prevention. Nat Rev Gastroenterol Hepatol 2018, 15, 11-20.

  [2]Byrne C.D., Targher G., NAFLD: a multisystem disease. J Hepatol 2015, 62, S47-S64.

  [3]White D.L., Kanwal F., El-Serag H.B., Association between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and risk for hepatocellular  cancer, based on systematic review. Clin Gastroenterol Hepatol 2012, 10, 1342-1359.

  [4]Younossi Z., Stepanova M., Ong J.P. et al., Nonalcoholic Steatohepatitis Is the Fastest Growing Cause of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in Liver Transplant Candidates. Clin Gastroenterol Hepatol 2019, 17, 748-755.

  [5]Sanyal A., Poklepovic A., Moyneur E., Barghout V., Population-based risk factors and resource utilization for HCC: US perspective. Curr Med Res Opin 2010, 26, 2183-2191.

  [6]Romero-Gomez M., Zelber-Sagi S., Trenell M., Treatment of NAFLD with diet, physical activity and exercise. J Hepatol 2017, 67, 829-846.

以上内容仅授权39健康网独家使用,未经版权方授权请勿转载。
综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保存在桌面 放入收藏夹

网友热搜

请输入你需要发表的评论内容

确定

你的帐号还没实名认证
暂时无法发表评论

我要认证确定

您的评论发表成功!
评论需要审核才能正常显示

确定
精彩推荐 网友都爱看 猜你喜欢

聚焦关注

24小时健康热播 一周健康热点

专家访谈

阅读全部
精彩专题 保健养生 诊疗用药

健康热图

阅读全部

声明:39健康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网站简介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