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美国首都艾滋病泛滥 感染率甚至超非洲国家

2012-06-19 08:20:00网易探索

  有专家学者称,全球抑制HIV的感染率的战争已经到了一个“转折点”。为此,《环球邮报》的John Donnelly和一支记者队伍深入非洲南部调查。事实上,非洲南部国家抗击艾滋病的成功经验值得美国学习,在美国的一些城市社区,HIV的感染率一直非常高,特别是在非洲裔美国人群体中。但与此同时,首都华盛顿的政客们对财政拨款争论不休,抗击艾滋病的成果岌岌可危。

  如果把美国的首都当作一个非洲的国家,那在54个国家的HIV感染率排名上,它列第23名——华盛顿的HIV感染率比刚果(金)、加纳、卢旺达、埃塞俄比亚等28个非洲国家的要高。

  就在几年之前,华盛顿的艾滋病泛滥,甚至那些参与全球艾滋病抗击的哥伦比亚特区的联邦官员们也冷嘲热讽:华盛顿应该成为全球艾滋病抗击运动中的重要一站。

  这些联邦官员们声称,哥伦比亚特区应该成为第16个接受“PEPFAR计划”的国家。PEPFAR计划是“总统抗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的简称,这个项目由乔治·布什总统在2003年发起,旨在援助全球15个艾滋病最严重的国家。

  确实如此,华盛顿是艾滋病问题最糟糕的地区之一。据联合国的统计,华盛顿15-49岁居民的艾滋病感染率为3%,这比五个PEPFAR国家的感染率都要高。

  华盛顿下月将举办国际艾滋病大会,而华盛顿本地的问题将受到2万名会议代表的关注。不过华盛顿如梦初醒,已经开始有效地抑制艾滋病的蔓延。取得这些成果的原因却令人大跌镜:向非洲国家取经。

  国会拨款支持的全球艾滋病抗击计划终于给自己带来了回报,因为曾经参与PEPFAR计划的专家已经回国,并在哥伦比亚特区重新扛起抗击艾滋病的大旗,惠及国会山周围的社区民众。这些专家从非洲带回许多技术和方法,而这些技术和方法已经在非洲的艾滋病抗击中被证实是行之有效的。凭借这些丰富的经验,专家们获得更多的信去扭转美国艾滋病抗击的局面,那怕是在艾滋病问题最严重的华盛顿。

  在艾滋病问题上,特区政府的高层常常拒绝把华盛顿与非洲国家相提并论,因为这意味着把非洲裔美国人社区和发展中国家等同起来。但也有高层官员认为这个比较是恰当的,因为非洲的经验可以给哥伦比亚特区带来积极的启示。

  “在更深层上,人民不愿意提及非洲的经验,但它确实可以成为我们的模范。”Toni Young是社区教育组织的主管,他负责监督几个预防艾滋病的项目,Toni Young接着说,“我们在非洲的资金投入有一个动机,我们想拯救生命,我们在非洲学到了很多治疗的办法。”

  抗击艾滋病的转折点源于一个简单的决定:了解艾滋病的传播。多年以来,哥伦比亚特区一直未能深入掌握艾滋病的传播情况,并目光短浅地把问题大大归咎于同性恋者和注射吸毒者。但新披露的数据显示:艾滋病的转播以非洲裔美国人社区为中心,并向异性恋的大众人口渗透。哥伦比亚特区有近7%的非洲裔美国人被检测为HIV阳性。

  这个认识改变了一切。这意味着抗击艾滋病的重点不应该再仅仅放在非洲裔美国人社区,而是扩大到整个城市,并鼓励更多人去参与HIV检测,以及加大宣传,令更多人意识到艾滋病的风险就在他们身边。

  前些天在国会山和白宫的附近,十几个HIV展工作人员带着装满安全套和宣传册的亮黄色行李箱,站在安那卡斯迪亚地铁站外,等待着下一波从地铁出来的乘客。

  当成百上千的乘客从地铁里涌出来,外展工作人员就会分散开来,走到乘客当中,向他们分发免费的安全套,并向介绍艾滋病常识,打破人们对艾滋病的误解。这个地铁站每10分钟迎来一趟地铁,这个情景就每10分重演一次。数小时之后,外展工作人员就已派发出几百盒安全套,并说服了21个路人参加HIV检测——停在附近雪佛兰厢式车里,工作人员用口腔棉花擦拭法采得检测体。

  “每个人都有责任了解自己的状况,我更希望自己安全,而不是遗憾。”25岁Alvern Harris在等待测试结果。“我们所作的一切都会反映在更年轻一代的上。如果我们不这么做,他们以后也不会更好。这会成为对另一代人的诅咒,他们很多人将会慢慢死去。”

  这种宣传工作形式和在许多非洲国家的首都所进行的一样。在美国政府的资助之下,年轻的非洲工作人员日一日地走上大街小巷,鼓励同辈们更多地讨论和了解艾滋病问题,并向他们传播自我保护的知识。

  非洲进行的项目中,工作人员还使用了许多检测HIV的创新方式,包括上门检测;在社区和教堂中开展“艾滋病检测日”等,而华盛顿也已经开始考虑应用这些检测技巧。但第一步是先要收集数据——这也是最重要的一个步骤。

  “PEPFAR计划已经建立了一个完整的结构体系,以评估非洲进行的项目和抗击艾滋病的效果,”Tiffany West是主管特区公共卫生部HIV监测事务的官员。“特区政府非常善于把国际上最好的经验引进到国来。”

  尽管有经验可循,但华盛顿的安那卡斯迪亚,和布朗克斯、新奥尔良、洛杉矶的一些社区一样,仍然为降低HIV的感染率而苦苦斗争着。这要归咎于姗姗来迟的应对措施,非洲裔美国人社区的艾滋病问题越来越严重,而这里的瘾君子和酗酒者的问题本来就根深蒂固,这些人还会常常中断治疗。

  安那卡斯迪亚位于哥伦比亚特区的第八区,在白宫和国会的右后方。这个区的男性和女性非洲裔美国人的HIV感染率不成比例,黑人男性占男性感染人口的近75%,黑人女性则占女性感染人口的90%左右。这个情况并非哥伦比亚特区所独有,根据2007年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发布的报告,在全美范围内,黑人的感染率是白人的八倍。

  41岁的Erika Williams是一位外展工作人员,她说非洲裔美国人的高感染率,是她决定向黑人同胞宣传艾滋病知识的原因之一。

  “我的一位朋友因感染HIV而逝世,”她接着说,“那时她能接受到的(帮助和知识)和现在大不一样,而这却能大大地改变了她的一生。”

首页上一页123下一页尾页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