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已难以避免!”韩国、意大利、伊朗疫情升级……

2020-02-26 07:51:03医学界
核心提示:找不到零号病人,感染途径仍是谜

  周末两天,伊朗、意大利和韩国等地新冠肺炎发病数和死亡数激增。

  世界卫生组织(WHO)表示,上述国家的部分病例,其感染途径与中国的关系越来越小。且这类病例数仍在持续上升。这一情况让WHO感到担忧。

  路透社称,目前全世界的关注重点,已更多放在中国以外的疫情威胁上。“疫情已进入全球散播的严峻阶段。”

  伊朗:病死率是他国9倍,向5国输出病例

  据美联社报道,伊朗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的绝对数量并不高,但病死数据显示,其防疫措施可能存在滞后、低效等问题。

  2月19日,伊朗首次通报两例确诊病例。确诊后几小时,二人皆不治身亡。此后5天,当地死亡人数不断增长,成为除中国外,新冠肺炎死亡数最多的国家。

  伊朗卫生部发言人贾汉普尔(Kianush Jahanpur)称,截至23日晚,伊朗共确诊感染43例,分布在库姆、德黑兰等5个城市。死亡8例,病死率达18.6%,是WHO公布病死率(2%)的9倍。

  英国广播公司结合这一病死率,推断伊朗国内存在大量未被确诊或发现的病毒携带者。这也得到伊朗卫生官员的承认,“伊朗的所有城市都可能存在这种病毒。”

  截至目前,伊朗尚未确认感染源和感染途径。由于所有确诊患者都在库姆居住或有库姆旅行史,其卫生部门有3个推测:

  第一,库姆有一家中国企业,正在建造太阳能发电厂。病毒可能来源于在库姆工作、且曾回过中国的中国工人。但伊朗卫生部并未就此推论给出更多证据。

  第二,伊朗卫生部长赛义德·纳马基(Saeed Namaki)称,在死亡病例中,有一名商人。在其生前几周,频繁往返于中伊。他未说明,该名商人是何时从中国返回伊朗,也没有介绍,对与该名商人有密切接触者,是否已被隔离或检测。

  第三,该国国家传染病委员会成员此前称,病毒也可能来自他国游客。

  WHO曾表示,对伊朗疫情扩散的速度表示担忧,称未来几天可能出现更多输出病例。

  一语成谶。

  截至24日,包括黎巴嫩、加拿大、伊拉克、阿联酋和巴林在内的至少5个国家,已经发现来自伊朗的感染者。其中,阿联酋在22日新增两例病例,分别是一名70岁男性伊朗游客及其妻子。该名男性游客病情危重。

  目前,伊朗总统已签发命令,要求伊朗卫生部门尽其所能,防止新冠病毒在伊朗境内传播,并消除病毒带来的危害。

  即日起,伊朗31个省中的14省和首都德黑兰,将采取疫情防控措施,包括关闭所有教育机构、宗教场所、影剧院和展览馆,为期一周。足球比赛暂停十天。卫生部还敦促民众,不要前往库姆及其他朝圣城市。

  德黑兰市政委员会主席哈切米(Mohsen Hachemi)宣布,若感染人数增加,德黑兰将封城、隔离。

  意大利:零号病人未确认,史无前例大规模封城

  欧洲国家中,疫情形势最严峻的是意大利。

  1月31日,意大利首次报告2例确诊病例。此后10多天,意大利新发病例一直维持零增长。2月21日前,该国确诊病例仅3例。

  但此后,意大利的确诊数快速增加。截至2月24日晨,当地累计确诊157例感染,主要集中在北部伦巴底和威尼托两个大区。仅在伦巴底,就有110名确诊患者。

  此外,意大利新冠肺炎死亡人数也在几天内增长至3例。死者皆是70岁以上老人。

  意大利卫生部门表示,关于疫情防控有两大担心。一是担忧病毒已经扩散,远远超越伦巴底和威尼托地区。二是尚未确定“零号病人”,感染源头仍未查明。

  该国卫生官员称,只找到本土传播的“1号病人”,一名伦巴底大区的38岁男子。其妻子、朋友,及其所就医医院的部分病患和医护人员,也被确诊感染。“但零号病人是谁,包括第2例死亡病例在内的数十例感染,尚未知其感染途径。”

  为防堵疫情扩散,意大利政府对疫情较严重的两个大区,采取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封锁。

  约11个城镇、5万余居民被要求待在家中。没有特别许可,任何人都不能进出该地区。火车经过相应城镇的月台,也不会停靠。只有专门运送食材或物资的车辆,能凭证进出封锁区。

  而行政令未涵盖的克雷莫纳地区,在出现本地确诊病例后,也主动宣布封城。

  对于疫区周边城镇,也设置了次级警戒区域,采取“宵禁”措施。

  威尼斯市政府宣布,取消年度最大的嘉年华聚会,关闭当地知名景点圣马可大教堂和凤凰剧院;酒吧、舞厅于晚上18时至次日凌晨6时,不得营业,以避免群聚性感染;3月1日前,所有博物馆不对外开放;3场意甲足球联赛延期。

  意大利当局表示, 如有必要,警察和武装部队将有权确保封锁防疫措施的执行。违反防疫要求者,将面临最高三个月刑期或最高206欧元的罚款。

  日韩疫火,烧到以色列

  韩国新冠疫情的恶化,也是几天之内的事。

  该国于1月20日报告首例病例。此后近30天,单日新增病例在5例以下。从2月19日开始,单日新增病例暴增,并于2月22日创下229例的新增记录。

  截至24日上午9时,韩国已累计确诊763例,累计7例死亡,成为除“钻石公主号”邮轮外,疫情最严重的海外国家。韩国政府称,该国疫情已经进入社区传播阶段,在社区全面扩散。

  目前,韩国已将新冠肺炎疫情预警级别,上调至最高级别,禁止各类集会活动,全国各级学校延后至3月9日开学。韩国总统文在寅强调,疫情面临重要分水岭,接下来几天是重要关头,各级政府、防疫部门、医务团队、全民要团结一致,全力战疫。

  日本的疫情也在不断扩散。截至当地时间23日21时20分,日本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共838例,其中“钻石公主号”确诊691例。

  日韩的疫情之火,已经影响到中东地区的以色列。

  截至目前,以色列共确诊2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都是“钻石公主号”下船旅客。他们经隔离、检测呈阴性后,从日本乘机飞回以色列,回国后被确诊。

  还有一个坏消息是:一支韩国天主教旅行团从以色列观光回国后,至少28人被确诊感染。消息传出后,以色列卫生部总干事警告,以色列国民感染新冠肺炎的可能性已经“显著上升”。

  据悉,该旅游团共39人,于2月8日-16日访问以色列。回国第二天,大部分人去了温泉、餐厅等公共设施,或正常上班,甚至参加团体活动。21日-22日,18人被确诊感染。23日-24日,又增10例确诊。其余人员检测结果呈阴性,或正在接受检查。

  以色列和韩国方面都表示,鉴于这些人员是重灾区庆北地区居民,再加上此前以色列尚未出现社区传播的情况,这些患者很可能是在韩国感染病毒,在旅游期间发生交叉感染。但具体感染途径仍在调查中。

  目前,以色列已经禁止来自日本和韩国的所有航班入境。23日上午,以色列卫生部英文版的官网发布声明:目前边境检查尚未对外关闭,但可能很快将对非以色列居民关闭。

  同样在背锅的还有印尼。

  日本东京都政府22日通报,一名养老院60多岁男员工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他早在10天多前就有肺炎症状,但因检验呈阴性而回家。15日,他和家人一起前往印尼旅行。19日回到日本后,病情危重,被送入ICU抢救。

  印尼当局称,截至23日深夜,都没有收到该男子更多具体细节。“我们无法核实该男子身分,连名字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他去过印尼什么地方。”

  世界各国都很紧张

  意大利、韩国、伊朗的疫情升级,让世界多国坐立难安。

  “法国没有新增病例。但在家门口遇到麻烦——也就是意大利,我们正在高度关注。”法国卫生部长Olivier Veran介绍,法国已经增加70间医院,以备疫情一旦发生,能快速接诊新冠肺炎病患。

  23日,奥地利拒绝一列火车由意大利入境。据报道,该火车在意大利边境关卡等候时,车厢内有两名乘客发烧,被怀疑感染冠状病毒。直到2名乘客采检结果呈阴性,奥地利方面才恢复通车。

  而在中东地区,以色列、沙特阿拉伯、约旦、科威特等,对伊朗采取入境管控。如科威特,禁止过去14天内去过伊朗的游客入境。沙特阿拉伯和科威特都明确命令,两周内到过伊朗的该国公民将被送至专门机构,进行14天隔离。约旦政府则宣布,禁止中国、伊朗及韩国公民,以及从这些国家前来的其他外国人士入境。

  截至24日,伊拉克、巴基斯坦、亚美尼亚、土耳其等,已宣布关闭与伊朗的边界。阿富汗则将暂停与伊朗的空中及陆上交通。

  澳大利亚政府24日宣布,将赴日本、韩国的旅行警告提高到二级,该国公民“高度谨慎”前往。

  美联社表示,中东国家高度紧张疫情扩散,与其公共卫生水平有关。

  在2019年10月发布的《全球卫生安全指数2019》(GHS index)中,埃及、伊朗和伊拉克等国均未达到平均分。其中,伊拉克在195个国家中排名167,伊朗排名第97位。

  23日,伊朗库姆医科大学校长在国家电视台上喊话:“我们正在前线,我们需要帮助。”

  用尽资源,都难遏制疫情蔓延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已难以避免。”德国知名病毒学家德罗斯滕教授(Christian Drosten)告诉德新社记者。

  他指出,防控难点在于许多新冠病毒感染者没有症状,或症状轻微,因此不会就医,也就无法确诊。但已有研究证实,这些无症状感染者能在不知不觉中感染别人,造成疫情扩散。

  22日,WHO亦表示,中国以外地区的感染程度仍然较低,但令他们担忧的是,一些境外感染患者与中国或中国人,并无接触史。这样的病例仍在持续上升。此外,目前关于新冠病毒的许多问题,仍没有找到答案。

  现在,不少人寄希望于新冠病毒能像其冠状病毒“近亲”一样,在几个月的大流行后,快速消失。比如,2003年,SARS疫情在3月、4月达到高峰后,于夏天结束。

  但考虑到此次新冠病毒疫情规模、涉及国家,远超SARS,这一希望很有可能落空。

  “结合目前的疫情数据,即便用尽全部现有资源,恐怕也已无法在最后一刻遏制疫情蔓延。”德罗斯滕教授说。

相关专题
专家访谈
特别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