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湖南文坪镇超千人患尘肺病 每人补1-3万杯水车薪

2013-07-30 08:11:51红网
核心提示:作为产煤大镇,人口超过4万的邵阳市武冈文坪镇如今已成为尘肺病重灾区。7月26日,武冈市分管该项工作的副县级干部毛善文介绍,文坪镇的患者占该市尘肺病人的大部分。目前文坪镇的尘肺病患者有1472人,其中三期尘肺患者378人;三年来未得到有效治疗而死亡者有50多人。

  翻开《邵阳市尘肺病诊断证明书》,照片中的李清迪笑容可掬。如今,这张笑脸只能定格在亲人的记忆中。今年农历六月初五,武冈市文坪镇三联村村民李清迪因肺部疾病离开人世,年仅50岁。

n073001

7月26日,武冈市文坪镇花园村,61岁的姚作元坐在乡村医院的病床上,面色苍白。当地医院已经宣告他的病情无法医治。图/记者辜鹏博

  就在去年农历九月,李清迪的二哥李清蛟呼吸衰竭死亡,生前被诊断为尘肺三期。“我们三兄弟,现在就剩下我了。”两人的大哥、66岁的李清怡一脸悲伤。三兄弟中,唯有李清怡没有下井采过煤。

  文坪镇是武冈市重要的产煤乡镇,下井挖煤一度是文坪镇人除种田外最主要的谋生手段。从2009年起,文坪镇陆续有村民被发现患上尘肺病。武冈市副县级干部毛善文介绍,目前该市有2000多名尘肺病患者,其中来自文坪镇的占据大部分,“至少有一两千人”。

  作为产煤大镇,人口超过4万的邵阳市武冈文坪镇如今已成为尘肺病重灾区。7月26日,武冈市分管该项工作的副县级干部毛善文介绍,文坪镇的患者占该市尘肺病人的大部分。尘肺病患者李中秋、肖雄国等人自发进行调查,结果显示:目前文坪镇的尘肺病患者有1472人,其中三期尘肺患者378人;三年来未得到有效治疗而死亡者有50多人。

  变迁从产煤重镇到尘肺病重灾区

  李清迪的儿子李副红告诉记者,父亲2009年被诊断为二期尘肺,此前曾在文坪镇的双扶煤矿采煤多年。“我们村目前有尘肺病人86人。”文坪镇三联村村委秘书李小刚告诉记者,患尘肺病的村民都在本镇的煤矿采过煤。从2011年至今,三联村因尘肺病死亡的村民除李清迪兄弟外,还有李开优、李清滔、蒋先校、蒋绍国4人。

  经过2012年整合,文坪镇目前有国有煤矿2家,私营煤矿6家。而在1980年代至本世纪初,由于管理不规范等历史原因,文坪镇内的小煤窑几乎“遍地开花”。“那时候的小煤窑有几千家。”文坪镇党委委员喻心烁说。由于生产工艺落后、防护条件差,下井的村民长期吸入各类粉尘。曾在镇内的尤麻坪煤矿连续干了8年的李中秋说,自己当时主要从事尘灰较大的打钻,“连口罩都没发一个”。

  尘肺病一般被认为有5年至20年的潜伏期。从2009年起,文坪镇陆续有村民被发现患上尘肺病。2010年,大量的采煤村民到邵阳市疾控中心检查。“一诊断,已经是三期了。”双江村尘肺患者李烈伟说,自己在煤矿干了18年,从2012年3月起,他无法行走,只能躺在床上。

  尘肺病种类主要有煤工尘肺和矽肺两种,由于湖南的地质岩层中含二氧化硅浓度较高,故尘肺患者以矽肺为主。今年春节后,文坪镇尘肺病患者李中秋、肖雄国、蒋康平等人对全镇26个村进行统计并登记造册,包括患者姓名、身份证号和尘肺病诊断证明书编号。根据这份《文坪镇矽肺病花名册》提供的数据,文坪镇目前共有1472名尘肺病患者,其中一期患者607人,二期患者487人,三期患者378人。

  补偿尘肺三期补3万,犹如杯水车薪

  从2010年起,武冈市协调各乡镇煤矿,对尘肺病人进行补偿,其标准是“一二三”,即一期、二期、三期尘肺病患者分别一次性补偿1万、2万和3万。毛善文称,目前仍有少部分尘肺病患者没有领到补偿,主要原因是一些小煤窑由于国家政策关闭之后,“连老板都找不到了”。关于尘肺病患者的补偿问题,毛善文介绍,武冈成立了以市长为组长的领导小组,将采取措施逐步解决一些问题,“第一,让他们有饭吃,第二,生病有大病救助”。

  对于许多病情严重者来说,补偿远不够支付治疗费用。花园村的三期尘肺患者姚作元花了10万元治病,目前只能躺在床上吸氧维持生命,基本上放弃了治疗;三期尘肺患者李烈伟治病已花14万多元,目前每月仍需住院治疗20天。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职业病病人除依法享有工伤保险外,有权向用人单位提出赔偿要求。然而,对于许多尘肺病患者来说,职业病诊断、工伤认定、劳动能力鉴定、申请赔偿等程序“耗不起”。维权程序尚未走完,尘肺病患者就离开人世的例子并不鲜见。

  因为没领到补偿或补偿过低,今年5月和6月,文坪镇及周边乡镇的众多尘肺病患者多次到武冈市反映情况。文坪镇石井村3组的三期尘肺患者刘先良参加了6月28日的反映情况。当晚,他的低保证被组长刘桂顺收走。7月27日,接受记者电话采访的刘桂顺解释,收走刘先良的低保证是村支书的要求。对此,文坪镇党委委员喻心烁解释:“可能有些干部做工作时随便说说,但肯定不会这样做。”

  对话

  “按照标准补偿到位,那要几个亿”

  潇湘晨报:许多尘肺患者的治疗费都超过10万元,他们反映政府1万-3万的补偿标准太低了。

  毛善文:这个我们理解。主要是今年煤炭企业不很景气,另外我们武冈的政府财力很有限。按照标准补偿到位,那要几个亿,那怎么得了。我们就是尽量保障他们,第一有饭吃,第二生病有大病救助。

  潇湘晨报:据了解还有一些患者没有拿到补偿款。

  毛善文:还有少部分没有补偿的,主要是一些小煤窑由于国家政策关闭之后,老板找不到。我们正在想办法解决这方面的问题,市政府可能近段时间就要研究这个问题。

  潇湘晨报:对于尘肺病患者的补偿和治疗,武冈市目前还采取了哪些措施呢?

  毛善文:对这块工作,我们武冈非常非常重视。第一,成立了市长当组长的领导小组;第二,没有加入农合的,帮他们加入农合,解决了医保;第三,把三期尘肺病人纳入低保,今年还调到最高档;第四,市里恢复了教育救助,尘肺病子女考上大学的,就读期间每年资助1000元;第五,除了春节慰问和临时救助,争取从明年元月份开始,每年给尘肺三期病人2400元的生活费。在武冈财政相当困难的情况之下,做到这一步,我们也是想尽了办法。

  姚作元:文坪镇花园村村民,61岁,尘肺三期病人;乡村医生称,情况好也许还能坚持两三个月,但也有可能随时有生命危险

  病情发展

  2010年:呼吸不畅,吐血

  2012年初:走路呼吸困难,走200多米需要蹲下来休息4次

  2012年10月:无法行走,24小时躺在床上

  2013年5月:无法直立,无法躺卧,只能撑着垫高的被子坐着

  3年,从120多斤到60多斤

  鼻孔插着吸氧管,双手撑着垫高的棉被,坐在一张陈旧的木床上,不时传出微弱的呻吟,这是7月26日记者见到的姚作元。3年前,姚作元体重120多斤,如今,他只有60多斤——肌肤干瘪,胸部肋骨显现;捋上裤脚,腿如枯柴,关节处髌骨突兀。

  姚作元告诉记者,他在文坪镇的7家煤矿前后干了25年,病发前在尖石山煤矿采了两年煤。采煤曾让他的家庭有相对稳定的收入,但他没有想到,自己为此付出的是生命的代价。2010年7月,姚作元被邵阳市疾控中心诊断为三期尘肺,获得3万元补偿。之后,他陆续到武冈的医院治疗,但病情日益加重。

  妻子李春梅介绍,姚作元是今年2月从武冈市的医院运回家的,“医院说只能活四五天了,叫我们回来准备后事。”家人并没完全放弃,每天从村里的乡村医生那里拿些消炎药,还买氧气给姚作元吸氧。姚能活到现在,被村里人视为“奇迹”。

  但病情持续加重,姚作元感到呼吸越来越吃力了。“气上不来,胸口又闷又痛。”姚作元呻吟着告诉记者,现在自己每天都难受得无法入睡,只在凌晨四五点钟,困得实在受不了才会打个盹。姚作元现在每天吃两餐,“一天总共就是吃两调羹米饭。”李春梅说。

  有村民建议姚作元去邵阳或长沙治疗,这个建议被他否定。“我搭车受不了,太远了。”姚作元用微弱的声音说。而放弃治疗的另一个原因是,这个家庭已无法支撑巨额医药费用。两年多来的治疗,3万元的补偿款早已用完。李春梅告诉记者,目前光医药费就花了10万元,“还借了5万块钱”。

  去年,58岁的李春梅还坚持种了2亩多田。今年姚作元病情加重,她只得专门照料,抽空种些小菜。媳妇则在家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一家人的生活来源全靠儿子在广东打工,每月工资两千多元。

  尽管姚作元生命危在旦夕,但李春梅坚持不要儿子回家。“他爹死了以后,就打电话叫他回来。”李春梅说,“没办法,家里一分钱收入都没有。”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