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医疗资讯 > 郑州东方医院

郑州东方医院医保定点医院

别名:郑州东方女子医院,郑州子宫腺肌症医院,河南腺肌症医院

腺肌症痛经10年,3次试管均失败!保子宫手术10天后,我重生啦!

2021-01-26郑州东方医院

核心提示:2012年,痛经加重,我到医院做检查,诊断单上清清楚楚印着“子宫腺肌症”。当地医生并没有向我推荐治疗方案,一是因为我的症状相对较轻,二是我还没有生育,一些需要用激素药物的治疗方法,我并不适用。

12月7日 术后第10天

2010年,我27岁。突如其来的痛经,打破了我原本平静美好的生活。

但实话讲,我当时的痛经只会持续2天,仍在忍受范围,我就自动忽略了,没有重视。

王斌教授讲解我术中取出的腺肌症病灶

2012年,痛经加重,我到医院做检查,诊断单上清清楚楚印着“子宫腺肌症”。当地医生并没有向我推荐治疗方案,一是因为我的症状相对较轻,二是我还没有生育,一些需要用激素药物的治疗方法,我并不适用。

2016年,痛经又一次加重,经期延长至5~6天,偶尔月经周期会延长到40天。月经期过后,还会出现水样分泌物!月经量增加还伴有血块。肛门坠胀还便秘!肛塞的止痛药,成为家庭常备药!同年,我还做了宫腔镜手术,切除了子宫内膜息肉,但对缓解痛经毫无帮助。

如果说痛经是时不时刺痛我的刀,那么生育的问题就是长在我心里的刺!自确诊以后,我多年的自然备孕以失败告终,医生建议我尽快做试管。试管前期每月都要打闭经针,准备了3个月,连续尝试了两次植胚,都没有成功!

术前术后子宫对比图

就在1年前,我再次因为孩子的事情来到医院。宫腔镜探查、诊刮术.....各式的检查结果都显示,我想不借助外力自己生育的可能性为零,而试管婴儿的成功率也没人敢保证。因为我不仅患有子宫腺肌症,左侧的输卵管还存在积水。我先做了左侧输卵管栓塞术,又打了闭经针,再次移植胚胎,同样以失败结尾。

三次试管失败,就像一盆冷水,将我心里的小火苗也浇灭了!身体、金钱、时间、精力,都已经达到了我的极限!治疗腺肌症,是当下重要的事!在网络上了解到王斌教授和保子宫手术后,我没过多犹豫,就直接订票,在家人的陪伴下来到郑州。

术后恢复期的我

“老话说事不过三,生孩子的事你已经尽力了!当下要紧的是先手术,能恢复健康,不耽误你的生活!保住了子宫就保住了生育希望,等术后两年,来找我做子宫评估,到时候再考虑自然受孕或是试管婴儿。”王斌教授的话,说出了我的心声。10多年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我真的过够了!

2020年11月27日,王斌教授主刀为我做了保子宫手术。手术中取出的腺肌症病灶,家人拍摄了视频和图片。直到亲眼看到病灶的那一刻,我才明白试管失败的缘由,子宫里那么多的病灶,哪里还有胚胎的容身之处呢!

手术前,我的子宫体已经达到了114*120*77mm。手术后,取出了病灶,我的子宫体缩小至48*43*41mm,已经达到了正常女性的标准。现在,我就只等着好好修养身体,期待两年后的能收到好消息!

王斌

教授,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

1980年考入河南医科大学医疗系,1985年毕业留校,就职于郑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妇科。1986年调入郑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河南省妇幼保健院)妇科。38岁晋升教授,主任医师。2005年研创“弥漫性子宫腺肌病保子宫手术”,至今已获得了二十余项国家专利。在《中国妇产科临床》、《中华实用诊断与治疗》等杂志,发表多篇论文。

截至2020年,王斌教授已亲自为8000余位腺肌症姐妹成功完成保子宫手术,接诊全球腺肌症患者近十万余位。

【申明:本文由第三方发布,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网发布或转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知识产权和其它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发邮件至tousu@mail.39.net;我们将会定期收集意见并促进解决。】

TAG:
重点科室全部科室
推荐专家
相关阅读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