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乡村医院持续倒闭,美国的国家安全网医院也不安全了

2020-09-28 00:00:33健康界
核心提示:2020年8月的一个早晨,维克多·科罗纳多想站起来倒杯茶,就在站起来的刹那,他感觉头晕目眩,右侧身体突然变沉,而且说话口齿不清。他回忆说:“那时我感到自己中风快要发作了。”

  2020年8月的一个早晨,维克多·科罗纳多想站起来倒杯茶,就在站起来的刹那,他感觉头晕目眩,右侧身体突然变沉,而且说话口齿不清。他回忆说:“那时我感到自己中风快要发作了。”

  科罗纳多被紧急送往离家最近的医院——芝加哥南区的芝加哥慈善医院医疗中心(Mercy Hospital & Medical Center)。医生将药物注入他的静脉,及时清除了已进入大脑的血块。

  科罗纳多得到及时救治,转危为安,但救他的医院却濒临倒闭。

  岌岌可危的处境

  过去20年,美国乡村医院一直处于加速倒闭的状态,而现在,因为新冠肺炎疫情,位于城市的国家安全网(编者注:美国专门负责对低收入、没有参加医疗保险以及弱势人口提供医疗服务的医院)医院也面临着同样的命运。

  芝加哥有三家公立医院,但大部分低收入患者由芝加哥慈善医院医疗中心等安全网医院服务。

  这类医院离患者家很近,声誉良好,而且还为少社区居民提供就业机会,因此一直是当地居民的。

  芝加哥慈善医院医疗中心成立于168年前,是芝加哥第一家城市医院。尽管在1871年的芝加哥大火中“幸存”下来,但面对疫情的影响,这家医院却不得不败下阵来。由于目前面临资金不足问题,无法继续为穷人提供服务,2020年7月,这家拥有412张床位的医院通知州监管机构,计划最快在2021年2月关闭其所有住院服务。

  在芝加哥西城的教学医院拉什大学医学中心(Rush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负责社区卫生的高级副总裁大卫·安塞尔表示,“芝加哥慈善医院医疗中心一旦倒闭,其周围约7英里(约11公里)范围内将没有任何医院,这相当于在芝加哥南区形成一个医疗沙漠。”

  芝加哥慈善医院医疗中心此前发布的一份评估报告显示,其服务范围内居住着55%的贫困人口和62%的非裔美国居民。如果医院关闭,当地居民开车去离芝加哥慈善医院医疗中心最近的医院可能需要15分钟及以上,而当地许多居民没有汽车。

  在2020年7月之前,玛雅·罗尔夫一直是芝加哥慈善医院医疗中心的住院医师。她表示,该医院的服务对象很多是高危女性,医院妇产科的关闭将对她们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安塞尔表示:“过去一年左右,芝加哥已倒闭了三家医院,并且都位于黑人社区。在我看来,关闭芝加哥慈善医院医疗中心必有人因此而死亡,这无异于犯罪。”

  早在2019年,美国两家安全网医院也走上了倒闭之路。他们分别是费城的哈尼曼大学医院(Hahnemann University Hospital)和华盛顿的普罗维登斯医院(Providence Hospital)。另外,华盛顿唯一一家公立医院,位于华盛顿最贫困地区的联合诊疗中心(United Medical Center)也计划在2023年关闭其住院服务。

  外媒报道,美国安全网医院的倒闭速度虽没有乡村医院那么频繁,但部分仍在营业的医院未来可能会削减一些专业服务,如分娩服务和创伤护理。这将导致即使在紧急情况下,患者也必须去离家很远的医院就医。

  濒临倒闭的原因

  事实上,美国国家安全网医院陷入困境的结局不可避免。

  第一,患者无法支付医疗费。这些医院治疗的大部分患者都没有买保险,无法支付医疗账单。尽管有些患者享受医疗补助(Medicaid),但仍难以支付。

  第二,其他私营医院竞争力更强。与其他私营医院相比,城市安全网医院的处境更加艰难。因为其他私营医院往往更加先进,许多拥有保险,而有能力支付医疗费用的患者更愿意选择这些医院,而不是安全网医院。

  第三,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影响医院的核心患者。在芝加哥等大城市里,穷人和有色人种是这类医院的核心患者,同时,他们也是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最为严重的人群。因此,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安全网医院的责任更加重大的同时,财务危机也愈加严重。

  努力自救却无果

  哈佛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Harvard T.H. Ch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兼职教授南希·凯恩从2010年就开始研究美国城市国家安全网医院的境况。她表示,“即便有些医院倒闭了,但大多数医院都会选择努力进入一个更大的体系,争取再坚持几年,一直到当局关闭它们。”

  20世纪,美国大多数城市政府都经营着一家公立医院,以服务当地贫困人口。后来,美国的政府医保——医疗保险(Medicare)和医疗补贴(Medicaid)出现后,加上医疗费用的不断上涨,地方政府的经济预算不堪重负,迫使许多市政府放弃经营公立医院。现如今,全美5230家综合医院中,只有498家属于公立医院。

  近年来,美国一些医疗机构将安全网医院卖给了某些企业,而企业也无法维持医院的运营。

  2018年,美国一家盈利性质的连锁医院——泰尼特医疗(Tenet Healthcare Corp.),将哈尼曼大学医院以1.7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加州私募股权投资者乔尔·弗里德曼。一年后,弗里德曼宣称自己已无法承担医院的亏损,申请破产。同时,他将医院名下包括实体建筑在内的房地产进行分离,转移到另一家公司名下,方便其再次出售给房地产开发商。

  位于芝加哥西郊区伊利诺伊州的梅尔罗斯公园的西湖医院(Westlake Hospital)也属于美国国家安全网医院。2018年,泰尼特医疗将其出售给一家私人投资公司。仅出售两周后,该公司就宣布关闭医院。梅尔罗斯公园起诉医院原属机构,指控他们在出售前声称会继续营业,误导了当地官员。最终,医院原属机构向梅尔罗斯公园赔付150万美元。

  虽然这些医院处境十分艰难,但仍有部分医院还在努力自救。

  哥伦比亚特区希望及时止损,于是将联合诊疗中心的管理权外包给了多家私人咨询公司。但这一举动不仅没有让医院扭亏为盈,而且还雪上加霜。其中一家公司被指控滥用纳税人的资金,还发生了一连串严重的患者安全事件,其中包括妇产科病房的违规行为。2017年,哥伦比亚特区被迫关闭该病房。

  环球健康服务公司(Universal Health Services)是美国500强企业,拥有400家医院,财政收入达110亿美元。今年早些时候,哥伦比亚特区与该公司达成协议,由该公司运营一家新医院。与原来的联合诊疗中心相比,新医院的床位将减少三分之一。此外,环球健康服务公司还与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合作经营乔治·华盛顿大学医院(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 Hospital)。尽管这种合作关系一直存在争议——2019年,乔治·华盛顿大学指控该公司挪用了本应留在医疗系统的1亿美元。2020年6月,法官驳回了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大部分申诉。

  罗尔夫表示,“民众往往更倾向于把钱放在他们想放的地方。”一个城市某些社区的重要医院即将倒闭,而这座城市却仍在花费大笔资金美化市中心。这意味着,在这座城市眼里,这些社区的患者不如其他社区的患者来得重要。

  原文来源:KHN

  原文标题:Urban Hospitals of Last Resort Cling to Life in Time of COVID

特别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