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医路同行 > 正文
综合
问医生

“我没有责任和义务培养你!”一位工作12年的医生带着困惑选择了离职……

2019-08-02 07:52:28医脉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核心提示:可笑的是工作十几年,最终折磨并击败我的居然是复杂的人际关系。

  从医院辞职已有一个月的时间,我一直处在轻松的氛围,本不想思考,但想到自己的性格,唯恐以后后悔现在的决定,于是记录当下的心境,提醒下自己。

  在医院从事临床一线工作已经12年,决定辞职甚至是改行的那一刻前,我一直是人们口中“别人家的孩子”,顺从父母的心意,一路读书到硕士毕业。2007年进入医院工作,2009年顺利取得主治医师职称,我一直以为我会像读书一样,按部就班的工作,从住院医师到主治、副主任、主任医师,就这样直到退休,毫无悬念也毫无波折地度过一生。

  但现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与顺利,职场不是青青校园,在职场里工作真的可以用“摸爬滚打”来形容。可笑的是工作十几年,我从来没有因为和病人之间的矛盾或者薪资的问题所困扰,最终折磨并击败我的居然是复杂的人际关系。

  “我没有责任和义务培养你”

  毕业时因为爱情,我选择了离家千里之外的一个二线城市三甲医院就职,所在科室是省重点专科,虽然觉得当时的男朋友(现老公)太没有魄力,不敢选择省会城市打拼,心里有点遗憾,但来到这座旅游城市后,还是被它的山水景色所吸引了,年轻的时候总会把很多事情想得简单又美好。

  我是医院招收的第一批研究生,刚刚从学校毕业,充满着青春的无畏及斗志,感觉走到哪里都会带来一阵旋风。加上本人是北方女子,性格直爽不娇气,很快就胜任了一线临床的工作,值班、倒班、会诊根本不在话下。

  晋升主治医师后觉得自己不能停留在单一重复的工作中,看到其他高年资医师都有专家门诊,我自然也是有所期盼。主治后三年看着其他科室的小伙伴们都开始坐门诊,于是趁着主任心情好的时候,我试探性地问了句“什么时候可以安排自己出门诊”,他说:“好啊,那你就每周六日上午出门诊吧。”

  于是我欣然接受,周末两个上午的门诊让我的诊疗思维以及应变能力大有提高,但只持续了近一年后,医院为给医务人员减负取消周末门诊。

  不安分的我又去找主任申请安排门诊,这次主任并没有明确表态,只说慢慢看,几个月后我再次提出申请。

  那是一个下午下班后,湿热的空气将人们熏蒸地有些昏昏欲睡,我推开主任办公室门后表明了自己的意图,主任面前的电脑屏幕正在播放着宫廷剧,他眼神都没离开过屏幕说:年轻人急什么!

  我说我希望有所提高,主任抬起眼皮透着不屑说:“坐门诊就提高了?急功近利可不好啊.......”我从来没想到自己积极工作会给主任带来这样的印象,急忙辩解道不是那个意思,想提高自己的业务能力多接触一些病人,多一些积累。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主任坐直身体往后一仰,躺在老板椅上说:“我没有责任和义务培养你。”

  到现在我都记得他当时说这句话的表情与神态,永远记得这句话带给我的震撼和羞辱。一时间我竟然不知道该怎么答复,主任的这句话居然让我哑口无言,我困惑着退出了办公室。

  那天晚上,雨下得很大。

  “不能做社会的渣子忘恩负义”

  现在回想起来,也许是从那个时起我开始变得消沉,开始反思自己到底哪里做的不对,是不是太张扬了?是不是太轻狂了?是不是不够尊重领导?随之后来的工作状态已经不像当初的那样投入和积极,我开始带着一丝小心翼翼,一丝疑虑和困惑,变得开始质疑自己。

  这个状态持续了近一年,我工作很不开心,病患带给的成就感已经不足以维持我的自信心,正好这时孩子不期而至,作为女人最幸福的阶段,工作的不顺心已经被生活的小幸福所冲散。

  直到休完产假后上班,主任说:“你现在的状态不能倒班,我们商量之后决定安排你坐门诊”。

  一听门诊我心里有些小激动,主任接着说:“你到分院区门诊吧。”他的话刚说完我就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口中的分院区相当于一个社区医院,门诊几乎荒废,每天看不到什么病人,但当时的我却异常平静地答应了。可能是骨子里从来没有过叛逆,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怎么为自己争取。

  去分院门诊安排的是全天,起初我还是天天坚持,一个月只看到过两个病人,后来我开始和家人抱怨业务荒废了,家人安慰孩子还小,就当是主任照顾自己,让我安心带孩子。家人的宽慰让我对自己的状态有些释然,当时觉得这样的状态是主任为我好,于是半忐忑半坦然半怀疑地接受了七个月的“冷板凳”。

  边做门诊边看书边等病人,就在那个时候萌生了考博的念头,但那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现在回想,如果当时明确知道自己要什么,考博的信念更坚定一些,也许命运就会因此改变,但终究是“一闪而过”。

  终于熬完了一年的哺乳期,我回到住院部,日子似乎又回到从前的忙碌与充实,可是忙碌过后总觉得有些空虚与落寞。为了改变自己的心境,我决定到省会医院进修,半年的进修期很快就过去了,那半年的经历让我又恢复到初入职时的意气风发、自信满满。

  回到科室工作更加得心应手,主任也安排我每周一天门诊,当时的我很自信,也很卖力地去工作,不过在主任面前我更加毕恭毕敬,唯恐什么事情做不好挨批评。

  但,这样的平静并没有维持多久。

  有一天科室全体人员会议时,主任突然说道:“有些医生不知道自己的定位,不该自己做的也要逞能,不要忘了自己的荣誉都是科室给的,不能做社会的渣子忘恩负义。”

  我当时真不知道他说的是谁,一周后才有护士和我八卦说,我的一个病人家属找到院长投诉主任有多么不负责,多么瞧不起病人,还不如年轻的医生。说实话我真是冤枉,我都已经很小心翼翼了,结果还是踩了雷。

  以后的日子可想而知,每天在冷嘲热讽与指桑骂槐中度过。我不知道为什么那时的自己居然没想过改变,没想过反抗,或者说失去了抗争的能力。不知道是“一孕傻三年”,还是部分的精力被孩子分散了,我已经变得逆来顺受,当时只奢求不要点名批评就行,我问心无愧地工作就好。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
综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保存在桌面 放入收藏夹

网友热搜

请输入你需要发表的评论内容

确定

你的帐号还没实名认证
暂时无法发表评论

我要认证确定

您的评论发表成功!
评论需要审核才能正常显示

确定
精彩推荐 网友都爱看 猜你喜欢

聚焦关注

24小时健康热播 一周健康热点

专家访谈

阅读全部
精彩专题 保健养生 诊疗用药

健康热图

阅读全部

声明:39健康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网站简介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