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医路同行 > 正文
综合
问医生

全科医生转岗培训难解基层医疗之渴

2015-08-04南方日报王彪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核心提示:全科医生的培训依旧难解基层医疗之渴,一方面是不断增加的医疗压力,一方面是医疗设施和水平的瓶颈,加上待遇不佳、人才难留,以及社会各方面对全科医生“全能”的过高期望,或者用脚投“不信任”票。

  全科医生,也被称为家庭医师或家庭医生,根据2011年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建立全科医生制度的指导意见》,全科医生是综合程度较高的医学人才,主要在基层承担预防保健、常见病多发病诊疗和转诊、病人康复和慢性病管理、健康管理等一体化服务,被称为居民健康的“守门人”。

  从2009年开始,惠州市卫生计生局与惠州市卫生职业技术学院共同举办了5期全科医师和社区护士岗位培训班,以充实基层医疗力量。然而,全科医生的培训依旧难解基层医疗之渴,一方面是不断增加的医疗压力,一方面是医疗设施和水平的瓶颈,加上待遇不佳、人才难留,以及社会各方面对全科医生“全能”的过高期望,或者用脚投“不信任”票——不论大病小病都到市区大医院求诊,都让全科医生这一群体处境颇为尴尬。

  上门服务

  建立以全科医生为骨干的团队

  “骆医生,我这喉咙很痛,上次在诊所拿了点药吃,也不大管用。”上周末,23岁的袁女士来到江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向全科医师骆文真寻求帮助。“喉咙痒不痒啊?有没有痰?”“喉咙不痒,痰比较多,还有点流鼻涕。”随后,骆文真通过手电筒仔细察看一下她喉咙的情况,判断她只是有点“上火”。最后,医生打开她买的药,逐样指导她用药。整个医疗过程方便快捷。据了解,像她这样的病人,值班的全科医生每天要服务300多个。

  骆文真2007年毕业之后到大亚湾人民医院急诊科工作了4年,之后来到惠城区江北。2013年到2014年的一年时间里,骆文真在广州医学院(即广州医科大学)和惠州市中心医院参加了全科医生的培训,从课堂理论、下社区学习,最后参加临床治疗,一整套学习下来,感觉获益匪浅,最大的遗憾是觉得时间略短。他希望这种培训可以增加半年时间,使学习更加规范,更具有系统性。特别是,希望以后有更多此类进修的机会。

  江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副主任,同时也是一名全科医师的吴恩校表示,中心内部针对诊疗服务和公共卫生服务也有培训,目前有一名护士在市第三人民医院进行轮科学习,今年还打算再送一名全科医生去市中心医院进行为期一年的全科培训。与此同时,吴恩校也坦承,要承担江北区域的7个居委会、2个村委会十万居民的医疗健康工作,压力不小,目前该中心约50名医护人员分为四个团队,其中家庭医生服务团队共有12名成员,为区域内的市民提供主动上门服务。这个小团队又以全科医生和社区护士为骨干,以从事公共卫生服务的医生以及妇幼保健科医生为辅助。

  由于区域面积大,服务居民多,为了把力量花在刀刃上,江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与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患者,孤寡或行动不便的老人,以及重度精神病患者等重点人群签约,大约每个季度进行一次随访,如果对方身体状况不稳定,还将增加随访频率。

  全科培训

  市中心医院建成500平方米培训中心

  2011年,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挂牌成为国家全科医生规范化培训基地,通过几年的筹建,基地在2014年正式招收第一批共16名来自深圳的医护工作者,胡汉江和贾洵就是其中两名。

  说起之所以选择全科医生这一职业方向,胡汉江表达了致力基层医疗服务的期望:“基层医疗实力不够,大医院的资源被过分集中使用。现在国家的政策在推行(全科医生),我相信全科医生以后一定有前景。”

  胡汉江介绍,全科医生的培训分为理论知识培训和临床实践技能培训。2014年他在深圳学完两个月理论课就被分配到了这里。医院采取一个主治医师带一名学员的方法。3年的全科医生培训已经过去一年,胡汉江对市中心人民医院提供的临床培训,特别是每月1到2次的全院病历讨论印象深刻。他表示,该院的全科医生导师均为主治医师以上职位,具有丰富的诊疗经验,跟随他们查房,参与病历讨论,都获益良多。贾洵在对胡汉江说法表示赞同的同时,也认为惠州在全科医生培训的教育方式上存在不够成熟的地方,“我在广州读书的时候,在大学的直属医院里面培训,基本是半天学习,半天跟老师在病房,学习的系统性更强一些。”

  为了深化师资力量,市中心人民医院成立全科医师规范化培训师资培训班。医院聘请深圳教育中心的专家对全科医学的临床带教等方面进行了详细的讲解,各教学秘书和带教老师对全科医学的管理理念、流程、规范化带教等有更全面的认识。培训班于2014年11月圆满结束。

  在医院医疗用地非常紧张的情况下,该院的全科医生培训基地临床技能模拟中心于2013年10月完成一期建设。培训中心设置有急救、内科、外科、妇产、中医康复、眼耳鼻喉、护理技能七大功能训练区,依托医学生理及计算机技术,利用高端模拟人模拟病人和临床场景,代替真实病人进行临床教学和实践,中心的建成为学员们构建了一个无风险可调控的专科技能训练平台,是目前惠州乃至粤东地区首家具备国家级医科教学培训资质的基地。到目前为止,培训中心已扩建到500多平方米,并将于2015年9月正式启用。

  除了对全科医生的培训,惠州市人民医院和惠州中医院还提供全科医生的转岗培训。每年从惠州市各社区派出16名全科医生进行转岗培训。

  基层医疗

  培训难解医疗力量不足难题

  根据市卫生计生局提供的数据,从2009年开始的5期全科医师和社区护士岗位培训班,总培训人数2027人,其中医师1206人、护士821人,1887名通过省全科医学统考。

  然而,这对加强基层医疗机构的力量仍不足够。市中心人民医院科教部的工作人员直言,岗位培训效果不佳,部分医护人员只是报到,并未实际参与系统培训,只是走个过场。国家给市中心人民医院的全科医生规范化培训名额是30名,如果需要还可以适当扩招,2014年招收人数为16名,对于基层医疗可谓杯水车薪。特别是,由于面向全国招生,学员在培训结束后往往回到深圳等地,不会留在惠州。

  转岗培训倒是主要针对惠州本地的基层医护人员,但仅有为期一年左右的岗位培训不仅时间有限,参加人数也不多,市中心人民医院科教部主任石咏军表示,该院去年招收的全科医生转岗培训学员只有10多名,这自然不能让基层医疗发生根本性变化。

  来自多祝镇卫生院的卢文父,2011年毕业后就在卫生院工作,由于基层医院分科不细,自嘲“除了妇产科,什么科都做过”。由于经验不足,自感处理能力欠缺。在没参加培训之前,他以为全科医生就是样样都会,但又样样稀松。经过培训后,让他欣喜的是,做全科医生依旧可以选择在自己感兴趣的方面钻研得深一点。然而,基层医疗的设施不足、药品不够充分,都限制着这批即将通过转岗培训的全科医生能有充分发挥的空间。“病人脑外伤,需要拍CT,但是我们卫生院还没有这个设备,所以病人只能去上级医院。”卢文父还表示,即使他们拿着拍的片子,也不敢轻易下诊断,除非上级医院病床紧张导致病人无法住院治疗,才会考虑转到乡镇医院。

  同批参加全科医生转岗培训的刘景波,2001年开始工作,2014年12月来市中心人民医院参加培训。他表示,现在病人对医疗设施和水平的要求越来越高,很多人无论大病小病都会到城区医院,他每天诊疗的病人只有十来个,这又反过来限制了其诊疗经验的提升。

  声音

  工作的气氛和认同感很重要,但现在很多人对社区服务中心的医生信任感不够。有些工作,大医院可以做的,我们也可以做,而且我们在服务上可以做得更好。

  ——江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全科医师骆文真

  医学生在接受了5年医学本科学习之后,还要经过3年的全科医生规范化培训才能拿到相应证书,我们正在向省里争取经过“5+3”学习之后的全科医生,在教育部门指定机构通过考核之后,可以获得研究生同等学历。——市卫生计生局宣教科工作人员

  体检中可以发现不少高血压等病例,但是目前的转诊机制还不够完善,大病经过上级医院诊疗后,回到基层医疗机构进行康复治疗的还很少。——江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副主任吴恩校

  基层医院的设备很欠缺,在中心医院学的一些技术用不上。基层医院主要使用的是国家基础药物,很多高级的药物都没有,需要病人到上级医院或者药店购买,这都导致到基层医院看病的病人比较少。——园洲镇人民医院医生杨绍歆

综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保存在桌面 放入收藏夹

网友热搜

请输入你需要发表的评论内容

确定

你的帐号还没实名认证
暂时无法发表评论

我要认证确定

您的评论发表成功!
评论需要审核才能正常显示

确定
精彩推荐 网友都爱看 猜你喜欢

聚焦关注

24小时健康热播 一周健康热点

专家访谈

阅读全部
精彩专题 保健养生 诊疗用药

健康热图

阅读全部
热门问答

声明:39健康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网站简介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