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医路同行 > 正文
综合
问医生

女孩感冒住院查出“肺结核” 转院后确诊尿毒症

2014-09-19兰州晨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核心提示:陇西县20岁女孩李金凤因患感冒在当地医院就诊时被诊断为“肺结核”,住院治疗了14天,病情突然加重。转往兰大二院治疗时,检查结果显示“没有结核”,最终确诊为“尿毒症”,不得不进行常年透析。

  陇西县20岁女孩李金凤因患感冒在当地医院就诊时被诊断为“肺结核”,住院治疗了14天,病情突然加重。转往兰大二院治疗时,检查结果显示“没有结核”,最终确诊为“尿毒症”,不得不进行常年透析。一个原本殷实的家庭也因难以承受巨额治疗费用而陷入破产的境地。

  感冒住院查出了肺结核

  家住陇西县首阳镇樵家河村菜园社的李永登夫妇是一对老实本分的农民,育有两子一女,他们凭借自己的勤劳和俭朴,日子在当地过得还算殷实。可是,随着女儿李金凤的一次感冒住院治疗,这个家庭的一切从此变得风雨飘摇。

  李金凤出生于1994年6月30日,在最后一次感冒住院前曾在兰州某技校求学。2013年12月30日,李金凤因感冒引发“咳嗽、吐痰、气短、乏力”等不适症状,并于当日来到位于陇西县首阳镇的陇西第三人民医院就诊并住院治疗。入院当日,该医院经过系列检查后,检查病历显示李金凤“五类血细胞检验分析基本正常;CT检查疑似有‘结核,初步诊断为“1.结核性胸膜炎;2.急性支气管炎。”未检查出有肾病。也就是说,该医院对李金凤的检查结果为“肺结核”。当时,主治大夫建议家属带领病人到陇西县疾控中心做进一步检查。

  2013年12月31日,李永登领着女儿李金凤及时赶到陇西县疾控中心复诊。“接诊大夫在没有进行PPD检查,也没有做任何记录的情况下,就依据陇西县第三人民医院的诊断结论认定李金凤所患就是‘肺结核’,并按结核病给李金凤取了359元的‘乙胺吡嗪利福异烟片II、二维葡醛内酯片、乳酸左氧佛沙星分散片’,同时嘱咐患者按照要求和剂量服用该药。”李永登告诉记者,“虽然对疾控中心没有复查就用药的做法有些怀疑,但鉴于其为陇西县权威的结核病防治单位,我们也没有提出质疑,拿上药回到陇西县第三人民医院,一边按医院要求输液治疗,一边服用上述药物。”

  按照陇西县第三人民医院检查报告所列显示,2014年1月2日至9日,李金凤血清、尿检属正常范围,但1月10日的血清检查严重超出正常范围,1月12日末梢血检属正常指标值范围,彩超检查双肾出现“多囊肾”提示。“在这种情况下,医院大夫在诊断病历上加写了补充诊断结论为:1.多囊肾 2.肺结核 3.贫血。”面对这样的结论,李永登显得非常无奈,“因为女儿的病情已经越来越严重,如果继续在陇西三院接受治疗将可能面临生命危险,家人只能按照医院的建议,将女儿转院治疗。”

  病重转院确诊为尿毒症

  今年1月13日,李金凤被转往兰大二院接受检查治疗。

  经过该院全面检查,最后明确诊断李金凤所患病情为:“1.多囊肾,慢性肾衰竭,尿毒症,继发性肾性贫血。2.慢性丙型病毒性肝炎。”也就是说,李金凤所患病情并不是“肺结核”,而是“尿毒症”,就肺部病情的诊断证明也仅仅是“肺部感染”。对此症状,兰大二院给予患者“保肾、利尿、改善微循环,维持性透析(每周3次,每次4小时)清除毒素等对症支持治疗。”

  “既然不是肺结核,陇西三院的结论是靠什么得来的呢?同时,作为结核病防治专业机构的疾控中心结核病防治所为何对陇西三院这一草率的结论不进行复查,而是同样草率地按照这个结论定为结核病,并给患者开取治疗结核病的药物呢?”李永登认为,“这属于明显的误诊误治,正是这种明显的误诊误治和滥用药物,才导致了患者肾脏功能出现衰竭并持续恶化,病情加重。”

  “我知道女儿所患不是肺结核后,对疾控中心所开取的药物说明书进行了仔细阅读,才发现‘乙胺吡嗪利福异烟片II、乳酸左氧佛沙星分散片’说明书明确标注,该药物对‘血液、肝胆、肾脏’等严重有不良反应和影响。”李永登说,“我虽然不懂医学,但据此也可以分析,陇西三院和疾控中心的误诊误治和滥用药物,是导致患者病情恶化的直接原因,是对患者身心健康的又一次人为损害。”

  “就算我女儿所患病症为肺结核,但按照国家相关规定,肺结核病人的治疗药物全部是由国家免费提供的,但陇西县疾控中心给我们的药却是收费的,共计收取了359元药费。这究竟是为什么呢?”李永登十分不解。

  “就自己心中的这些质疑,我也曾到陇西三院和疾控中心去询问和协商过,希望他们能给我一个满意的说法,也希望他们就误诊误治的不当措施,能适当给予我们经济上的补偿。”李永登说,事到如今自己觉得身心疲惫,“陇西三院和疾控中心给我的说法是,误诊误治不是医患双方说了算,需要做出医疗鉴定才能确定,目前他们作为事业单位也没有钱给我,就算要给些钱,也需要一个明确的结论才能做出计算。”

  “现在女儿正在做透析治疗,时刻不能离开我和妻子的照顾,就算想给女儿讨个说法,我也没有时间。”处在两难中的李永登说,“我只有委托律师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问题,目前才到当地法院立案,还需对初诊两家单位的误诊误治和滥用药物进行鉴定后,才能进入正式的诉讼程序。”

  “陇西县第三人民医院为了推脱责任,还对病历多处进行了添加改写,本来是打印的病历在改写处全用钢笔填写。”但李永登夫妇说,这些对他们已经显得并不重要了,此时此刻他们只有一个心愿:“只希望女儿的病情能够尽快好转,或者恢复正常。”

  如何面对常年透析治疗

  从李金凤被最后确诊为“尿毒症”至今,8个月的时间,李永登为给女儿治病已经花去了22万多元。他不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并借了亲戚朋友数万元的外债,目前已经欠医院治疗费3万多元。之前的住院治疗费用按照农村医保规定仅仅报销了6万多元,也已经全部用于治疗之中,下一步的治疗费用从哪里去筹措已经成了李永登夫妇最大的愁肠事。为了不耽误女儿的治疗,也为了能节省一些费用开支,李永登在兰大二院附近租了一间最便宜的房子,夫妇俩昼夜不离地守在女儿身边,按时按点将女儿送到医院透析,家里的农活彻底撂下了,外出打工的计划也彻底落空了,一个原本殷实幸福的家庭就这样被迫陷入了风雨飘摇之中。就连今年同时考上大学的两个儿子,也正打算放弃学业,准备外出挣钱挽救姐姐的生命。

  “作为尿毒症患者,能维持现状已经是天大的幸事了,要想病情好转,又谈何容易。”李永登一家人心里也更清楚,“就算维持病人的现状,每周三次的透析所需要的巨额费用对一个普通农民家庭来说已是一件难事,更何况已经花光了所有积蓄后无法外出打工的农民。”因此,如何面对常年的透析治疗,李金凤将面临什么样的未来,这些和李金凤的病情一起,无时无刻地蚕食着李永登一家人的心。

  9月4日上午,记者来到陇西县第三人民医院采访时,该院办公室工作人员说他们不知道曾经有过李金凤这样一个病人,并告诉记者,该院院长被叫去做一个手术,可能需要很长时间,啥时候结束也不能确定。因无法了解到相关情况,记者只能离开。

  “李金凤当时从三院检查疑似肺结核转过来的,是否带了片子来我不清楚,按照正常操作规程应该是疾控中心拍片检查后,确定为结核病并给其发药的。”9月4日,陇西县疾控中心副主任陈亚林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按照结核病项目规定,4种药物全部是免费发放,只有保护肝脏的药物不免费。”

  “如果不能确定是结核病的,疾控中心要请专家来会诊,既然没有这样做,就说明当时能确定李金凤确实是患有肺结核。”在陈亚林看来,疾控中心是没有过错的,“再说了,兰大二院也没有明确排除李金凤的‘肺结核’,更何况按照结核病服药剂量,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引起副作用并导致尿毒症的发生。”

  “不管怎么说,李金凤看病治疗也与疾控中心有一定的关联,是否有误诊责任,只能由有关单位做出鉴定才能确定,即便如此,作为一家事业单位也没有钱为其支付。”陇西县疾控中心主任安选成就李金凤的治疗情况这样回答记者,“谁对谁错暂时不说了,从治病救人的基本点出发,作为一个特殊情况,疾控中心所能做的就是积极协调有关单位,希望通过大病救助等渠道尽可能多地为李金凤报销一些治疗费用。”

  面对这样的结局,实际上李永登夫妇“并没有想着要把谁或者要把哪个单位怎么样”,他们心里“只是希望有关单位能够帮助自己的女儿维持正常的治疗,不要让一个年仅20岁的孩子永远生活在无法解脱的痛苦中,也不要让一个无辜的家庭陷入风雨飘摇之中。”

综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保存在桌面 放入收藏夹

网友热搜

请输入你需要发表的评论内容

确定

你的帐号还没实名认证
暂时无法发表评论

我要认证确定

您的评论发表成功!
评论需要审核才能正常显示

确定
精彩推荐 网友都爱看 猜你喜欢

聚焦关注

24小时健康热播 一周健康热点

专家访谈

阅读全部
精彩专题 保健养生 诊疗用药

健康热图

阅读全部

声明:39健康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网站简介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