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秘人群的肠癌危机:原来人生有一种痛,是拉不出来!

原创:王慧明39健康网2020-04-20 09:17:19

血淋淋的现实是,在中国肠癌患者拖延太久了,仅有10%的肠癌患者能够早期发现,30%的患者在确诊的时候,已经处于中晚期,20%的患者出现肝转移,对他们来说五年生存率仅为20%或者更低

谁都没想到,如今我们会拥有一个连排泄都无法自由的身体。

什么事情能让你一整天拥有好心情?放肆地吃着各种地道美食,然后轻轻松松地上完厕所,揉着瞬间清空的肚子,站在体重秤上突然发现轻了几斤,算不算之一?

但现实往往是:酒足饭饱后,第二天醒来在厕所里蹲几十分钟也拉不出来,回头冲水时看着空空如也的马桶,酸麻的小腿还在不停地发抖,看着鼓鼓囊囊的肚子,刚刚憋红的脸色瞬间回到因便秘而产生的蜡黄,在那一刻你不禁对人生产生质疑:

“原来人生有一种痛,是拉不出来!”

这种痛苦并非只发生在极少数人的身上,根据我国最新的一项数据显示,目前我国便秘人数高达9000万,占总人口的6%,不能忽视的是,庞大的便秘人群给了肠癌肆意滋生的空间。

近年来肠癌的发病率与六七十年代相比上升了5倍,比其它任何一种癌症的增速都快,如果是在经济发达地区、大城市里,这个比例将更加惊人。

◎ 我国结直肠癌发病及死亡病例。/ 数据来源:《中国结直肠肿瘤早诊筛查策略专家共识》

“虽然目前医学研究还没有确切证据表明便秘与肠癌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但大量的临床病例显示,肠癌患者中自述有长年便秘的比例不占少数,可见便秘与肠癌并非没有关联。”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结直肠癌资深首席专家万德森教授说道。

饮食油腻、身材肥胖与肠癌关系的讨论已经算是老生常谈,但转眼发现,肠癌寻找牺牲品的脚步并没有停下。

PART.1

便秘人群中被忽视的肠癌

失去肛门的李艳不安地握着旁边丈夫的手低声喃喃:如果我身上开了个造口,你会不会嫌弃我?

2018年4月初,一次突然的肚子绞痛打破了李艳平静的生活,虽然疼痛很快就有所缓解,但李艳心里却总有一丝不安,到附近医院做了拍片检查后,第二天医院打来电话希望她做一次肠镜来查明原因。“从医生的语气里我有些不好的预感,4月14日那天离开家去医院检查之前,特意和远在老家的父母打了一通电话,让他们注意身体。”李艳躺在病床上回忆道。

确诊并没有花费很长时间:低位直肠癌,建议手术,需切除肛门进行人工造口。听到结果的当天,李艳孤身一人躲在家旁边的咖啡厅痛哭流涕,柜台上的服务员似乎看出了她的心事,默默地递上一沓纸巾后便不再打扰,直到夜黑人静后她才拨打了电话将结果告诉丈夫。

◎ 低位直肠癌是指距离肛缘8cm的直肠癌,其中包括超低位直肠癌,即距离肛缘5cm以下的直肠癌。/ quanjing

李艳的丈夫心态却远不如李艳,焦虑之下甚至心头有无数的不解,“她才38岁,孩子才上小学,不是说肠癌都是老年人得的吗?为什么会发生在她身上?”找医生仔细询问了她的发病诱因后,夫妻俩最终将原因归咎在了李艳的长期便秘上。

“便秘这件事,我从初一就开始有了,这也是我最丢脸的事情。”李艳脸上显露出一丝尴尬,平时3-4天才排一次便,那时候比较小,不知道这正不正常,但是会不停地放屁,每隔十几分钟就有一个,周围人多的时候只能憋着,一整天下来,屁股都是痛的。

上了高中后,李艳渐渐有了羞耻之心,忍不住叫妈妈带她去医院,医生告诉她已经成了慢性便秘,开了些理气通便的药给她,叮嘱要多运动就没有然后了。“可药吃了,排便情况依然没有好转,一停药大便就不来了。”

随着步入社会工作、结婚生子,李艳更倾向于自己私下找办法解决便秘的情况,“电视上说的常x茶能够润肠通便,我当下就买了一箱,早上也喝晚上也喝,刚开始喝一天能来回四五趟卫生间,整个人都拉虚脱了,可想着能通便还顺便减肥,心里特别高兴,但是喝了一段时间后就没效果了,不拉了,肚子重新鼓鼓的。”

◎ 某润肠通便茶饮的成分。/ 网络截图

十几年来,市面上能解决便秘的方法李艳表示自己几乎全部用了一遍,泻药、纤体梅、酵素、灌肠等等……一种方法不管用了就换另一种,起初都能见到效果,因此也没有一次去到医院寻求医生的帮助,直至这次意外的发生。

“尽管肠癌的确切病因不十分明了,但大量的研究证实肠癌的发生与饮食习惯和生活方式有重要的关系。”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结直肠癌资深首席专家万德森教授指出,除了大家熟知的高脂肪、高蛋白、低膳食纤维的饮食结构是肠癌发生的诱因外,在越来越多的便秘患者中发现了肠癌的踪迹。

◎“便秘”不存在统一标准,而是因个人体质等因素而异。一般而言3、4天以上大便1次就算是便秘。/ quanjing

“这其实不难理解,长时间的便秘会导致垃圾在肠道内储存过久,食物在外界放久尚有腐坏的风险,更不要说在各种物质反应较多较复杂的肠道,人体垃圾腐败得越厉害,产生的有害物质就会越多,它会刺激到肠黏膜,使肠黏膜诱发,病变的可能性就会更大。”

更要命的是,中国的便秘人群除了数量一骑绝尘外,相比于欧美患者来说,中国人更倾向于私下自己购买打着“排毒”、“润肠”、“清宿便”的保健品帮助解决便秘的问题。

尤其是近些年,刮起的保健养生风气,天花乱坠的排毒物品、层出不穷的润肠减肥的保健品,在各种诱人的文案中成功引起了人们的焦虑,全民都在“养生排毒”,然而也正是这些催泻排毒的“保健品”无形中加快了肠癌的发病历程。

◎ 从医学的角度而言,并无“宿便”这一概念。/ 微博 @人民日报

据调查显示,在我国成年人中,有超过90%的便秘患者曾自行购买服用过“清肠类的保健品”,《辽沈晚报》报道过的69岁老陈便是其中一员。十年来为解决便秘问题迷上了某保健品,直到失血晕倒被送进医院诊断为直肠癌晚期后才幡然悔悟,这个一吃就能多次排便甚至会带血的“某保健胶囊”最终害了他的命,而此刻的家中还有着18万元的保健品没有吃完,堆满了整个房间。

10年前的老陈身体一直挺硬朗,但便秘的情况时常发生,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少吃油腻的食物加强运动就行了,可自从在家门口收到张保健品的宣传单跟着去听了堂课后,想法就多了。

老陈回忆具体也说不清了,只知道人讲便秘会在身体内积蓄毒素,导致身体变差,想到最近的确失眠、乏味,老陈一口气买了几盒排毒的保健品。

◎ 老陈购买的保健品。/ 《辽沈晚报》截图

“挺有效的,一吃下去能一天上几次厕所,宣传人讲这是排毒起作用了。”后来儿子发现这些所谓的保健品价格动辄上百上千,起了疑心叫老陈去医院看看,可老陈就是鬼迷心窍,谁劝也不好使。“买一回保健品就得几千元,因为人家说啦,吃保健品没有副作用,吃了不得病,不用上医院,不拖累儿女。”

一年前,老陈除了腹泻外,大便中还带了血,情况越来越严重,最后因失血过多出现昏迷才打电话给女儿。

新华医院肛肠外科主任崔龙教授分析道,市面上有一些打着“排毒、润肠、减肥”的药物,是因为一些含有强泻剂成分,能快速促进人们排便。而这些保健品基本都含有蒽醌类泻药。另外中药类有大黄、番泻叶、决明子等,西药的果导等都含有蒽醌类成分。

◎ 服用番泻叶并不会让我们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健康,反而由于过长时间和过量的服用会导致我们身体出现一些毒副作用。/ quanjing

“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导致‘结肠黑病变’。”崔龙教授介绍说,老年人多是因为便秘,而年轻人则多是诉求减肥,据介绍,结肠黑病变患者中结肠息肉的发病率明显高于其他人群,而结肠息肉是一种明确的癌前病变。此外,在结肠黑病变患者中,大约有20%至30%可并发结肠癌。

◎ 结直肠息肉进展为癌的过程。/ 网络图片

这就不难解释这几年,为什么更多的肠癌患者来自如今年轻力壮的我们这一代。

PART.2

便秘+痔疮,最凶残的“要命兄弟”

说了这么久,虽然解决便秘的手段不尽如人意,但总好过放任不管,怕的是在生活中,不拿便秘当回事,觉得不就是大便时费点劲,厕所时间长点,不挡吃不挡喝,不是大事,即便第一时间发现大便中带血,第一反应或许会是,这都是痔疮引起的人。

有这种想法其实并不出奇,实在是便秘和痔疮同时存在的比例太高了,患有痔疮的人,几乎个个都有便秘的情况。而便秘一旦与痔疮“勾搭”在一起,更是会互相影响,恶性循环。“便秘会引起痔疮的原因主要是大便干燥、不通畅容易使肛门附近的静脉被挤在一起,时间长了就会形成静脉团,逐渐突出皮肤就会形成痔疮。”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肛肠科李胜龙教授解释。

◎ 有痔疮患者形容,“每次大便就像在拉图钉”。/ quanjing

辉叔每半年会来到肿瘤医院,进行一次肠镜检查。喝完泻药,躺下、侧身、露臀,等内镜医生将肠镜从肛门内捅进身体,十几分钟内,镜子会一点一点地沿着大肠缓缓推进,注气、冲洗,目的是发现肠道内是否有息肉、腺瘤等癌前病变,也能第一时间发现癌细胞是否转移。

半个小时不到,辉叔缓缓地走出内镜室,捂着肚子,蹲坐在椅子上,反复搓揉。脸上汗水已经浸透了里面的内衫,一旁不明情况的病友纷纷上前向他提供帮助,直到辉叔撩开衣角,露出在肚子上一个十几公分的鲜红手术疤痕时,才心有灵犀地分散开来。

56岁的辉叔是一名肠癌患者,已和癌症抗争4年多,2015年10月,辉叔在吃了一个哈密瓜后,全身疼痛不止,严重到在地上打滚,离异多年的辉叔忍着剧痛拨打了儿子的电话,“我肚子痛,情况很严重,快回来带我去医院。”因为疼痛显得面目狰狞的辉叔,咬着牙从喉咙里挤出来这几句话后昏死过去。

再次醒来时,已经在医院的病床上,医生给出了初步判断乙状结肠癌,需进行肠镜确诊。11月确诊为3期肠癌,12月切除了一段30公分的乙状结肠后,保住了自己的性命,“之后的每一天,都是在向老天爷借命,它什么时候收我就什么时候走咯。”辉叔笑了笑。

◎ 肠癌的分期。/ 资料图片

对于这样残酷的现实,辉叔比普通癌症患者接受得更快,因为身体的异样早在20年前就有过“表现”,“因为便秘的原因,我在1995年就长了痔疮,从内痔到外痔,再到混合痔,所有痔疮类型都得了个遍。”辉叔一边做家务一边唠叨着闲话。

情况在05年发生了变化,除了便秘外,花了半个小时用力排出的大便偶尔会出现血样,“刚开始害怕到诊所看过,发现是痔疮出血,用了药,后来也用激光治疗过。”辉叔回忆,但是大便带血的情况一直偶有发生,直到15年整年每次大便都会出血。

“最尴尬的一次是我在讲台上对学员们讲课,不小心放了个屁,血就从大腿根部一直往下流,裤管上都是血迹。”辉叔表示,从05年到15年,十年间他一直都把便血当成了是痔疮发作,从没有一次往肠癌方向上想,现在回头看看,可能在中间的某一年,便血就不再是痔疮引起的了。

◎ 结直肠肿瘤的早期症状。/ 网络图片

“临床上,有不少人把‘便血’都归咎于痔疮而忽略了肠癌也有便血。”万德森教授表示,痔疮引发的血便一般都是粪便排出后肛门滴血或喷血,颜色鲜红和粪便不混合,而肠癌便血除了引发大便习惯改变外,常与粪便相混,肿瘤靠近肛门部位则颜色较鲜,距肛门较远则为褐色或暗红色。

“但老实说,你要让患者自己去辨别两者之间的区别,很难。”

据中华中医药委员会肛肠分会报告统计,大约有50%-80%的肠癌患者,初期被误诊为痔疮,导致病情延误。

PART.3

13亿中国人都在假装防肠癌!

血淋淋的现实是,在中国肠癌患者拖延太久了,仅有10%的肠癌患者能够早期发现,30%的患者在确诊的时候,已经处于中晚期,20%的患者出现肝转移,对他们来说五年生存率仅为20%或者更低,这一生存数据只有欧美国家的一半。

◎ 美国曾是结直肠癌大国,经过早筛的推广后,发病率和死亡率都明显下降。/ SEER

其实不同于其他肿瘤,肠癌的发生、进程总有迹可循,从简单的增生性息肉到癌前腺瘤再发展成癌症,整个时长需要8-15年的时间,在中间的任何一年能够早期发现,进行干预常常就可以躲过肠癌,但问题是,中国人做不到。

万德森教授向39深呼吸(ID:shenhuxi39)表示,中国的肠癌发病情况与西方相比,最大的特点就是85%的肠癌发生在直肠,而其中又有2/3可通过医生指检触及发现,“医生的手指一般可伸进肛门8里面左右,无论是肿瘤还是息肉,都可以摸出来。”

但在实际各类的体检项目中,直肠指检是弃检率最高的,有健康机构统计,超过9成的主动放弃指检,中国人含蓄,不愿意在暴露隐私部位成为主要的借口。

◎ 痔疮与癌只差一“指”。/ 123rf

此外,据《中国大肠癌流行病学及其预防和筛查白皮书》显示,在中国肠癌筛查的普及率可能连8%都不到,中国无症状人群的肠镜检测率低于1%,同一时间在美国,2000年到2015年,美国50岁以上成人接受肠镜的比例从21%到了60%,2018年预计超过80%。

意识到这个问题后,我国专家学者们也开始对结直肠癌早筛的问题重视起来了,然而效果却不尽如人意,截止至2017年,全国31个省市区开展了城市癌症早诊早治项目,结果显示在高危人群中,结直肠癌的肠镜依从率最低,以广州市为例,筛查首先用风险评估问卷和粪便隐血检查结合进行初筛,初筛阳性人群再进行肠镜检查确诊。整个筛查过程,初筛为免费,肠镜检查纳入门诊医保报销。

◎ 不同年龄阶段肠镜检查和/或病理诊断异常检出占比。/ 《中国体检人群结直肠癌及癌前病变白皮书》

万德森教授表示,筛查项目遇到的难题是初筛发现的阳性人群不少人不愿意做肠镜精筛。“精筛比例为19%,还有八成阳性人群不愿做肠镜筛查。”而按照已做肠镜筛查人群结果显示,阳性人群中45%肠镜筛查结果都呈现异常,换句话说,这些异常人群若为发现,迟早会在将来某一天发展成癌症患者。

“工作开展得比较难,一来我们需要两次派专人到小区门口取市民的粪便采样,有的居民第一次愿意参加,第二次嫌麻烦就不愿,而一旦发现异常,电话通知需进行下一步肠镜筛查后,居民的参与度就更低了。”万德森教授说道。

医疗花费是一部分,普通的肠镜检查只需300块钱,对于市民来说还能接受,但如果想进行无痛肠镜费用则将翻4倍左右,但即便愿意花更多的钱,无痛肠镜还需等待更长的时间,大医院预约需一个月以上。

“一般普通肠镜只需10分钟-20分钟,但无痛肠镜则需要麻醉医生参与进来,麻醉医生短缺是造成中国肠镜检查难的一个因素。”万德森教授介绍,选择无痛肠镜,需要麻醉医生评估患者的身体情况判断是否适合全面,评估通过后再由麻醉医师静脉注射麻醉剂,待患者进入睡眠状态后,内镜医生开始工作,整个过程中,麻醉医师需要陪同在旁,以防患者反应间断需追加药物。

◎ 2019年,好莱坞巨星威尔·史密斯首次做肠镜,发现结肠息肉。切除后做病理,确认是癌前病变。/ 翻摄自Instagram/Will Smith

◎ 威尔·史密斯还透过vlog记录做检查的全过程。/ 翻摄自YouTube/Will Smith

而我国麻醉科医师面临严重的不足,《8万麻醉医生管理13亿国人》一文中提及,截至2017年,我国麻醉医生从业人数约8万人,每万人拥有麻醉医生0.6人 ; 美国人口数量为3亿人,麻醉医生从业人数却有10万名,每万人拥有3名麻醉专业人员。按照欧美麻醉医生的标准,中国至少还应该配备40万名麻醉医生。

种种因素加在一起,导致了许多市民不愿意进行肠镜检查,即便出现不适,更希望通过肿瘤标志物或粪便潜血实验提示发现,专家表示,筛查肠癌一定绕不过“肠镜”这一关键项目,做了再多检查没做肠镜就是“假装查癌”。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这个被称为“富贵癌”的肿瘤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将持续上升,不幸中的万幸是,它并非不可预防,筛查方法也早公诸于世,但你若没抓住,怪谁呢?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姓名除专家外均为化名)


指导专家:

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结直肠癌资深首席专家 万德森教授


39深呼吸

扫一扫关注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20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