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网课│孩子焦虑,家长吐槽,老师疯魔,网课焦虑该何去何从?

原创:叶芳39健康网2020-03-16 20:01:00

第一次参与直播上课的师生都有点手忙脚乱,笑料百出。一周的网课,除了崩溃、头痛,还有眼睛疼。网课亦给家长增添很多麻烦与负担,被逼疯的家长吐槽:家里从“父慈子孝”活生生演变成“鸡飞狗跳”

史上从未有哪门课程如此受关注:连续12天霸占微博热搜榜,平均一天3个热搜关键词,日最高纪录8个相关热搜上榜。

也没有哪门课程如此遭嫌,收获亿万“翻车”和“尴尬”的评价。

被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生活节奏,全国学生延期开学,教育部以一招“停课不停学”紧急应对。

“硬核”网课,被召唤上线!昔日正襟危坐的老师,被迫营业当起了“十八线主播”;学生获得新身份,成了直播观众,云开学、云升旗、云敬礼充满新鲜感和仪式感。

根据教育部2019年7月发布的《2018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共有各级各类学历教育在校生2.76亿人,专任教师1672.85万人。

第一次参与直播上课的师生都有点手忙脚乱,笑料百出。一周的网课,除了崩溃、头痛,还有眼睛疼。

网课亦给家长增添很多麻烦与负担,被逼疯的家长吐槽:家里从“父慈子孝”活生生演变成“鸡飞狗跳”。

◎ “被网课逼疯”话题登上了热搜。/ 网络截图

这部叫做《在家上课》的大型纪录片,最开始防止疫情向校园蔓延、不让孩子落下功课的美好初衷,正在被演绎成另一场灾难(闹剧)。

PART.1

网课成为压死孩子的最后一棵稻草

当姐姐正在使用家中唯一的手机愉快地上网课的时候,15岁的妹妹悄悄拿起妈妈治病的药,放到碗里兑水闷头喝下,渐渐失去了意识……

2月29日上午,河南邓州上营村老李家的二女儿疑因没手机上网课,服药自杀。

要上网课,手机、电脑、宽带,是不可或缺的硬件。在贫困农村地区,不少家庭用不起、配不齐,甚至连手机信号都很微弱,使用流量上网也存在困难。

◎ 网帖部分内容。/ 网络截图

在疫情面前,一切平常的事情都变得不平常,容易激发我们的负面情绪。

“你们根本不理解我!”

8岁的菲菲最初在上网课时,跟大多数同学一样兴奋,终于可以光明正大捧起心爱的平板,还在视频里见到了久违的老师和同学。

爸妈白天要上班,爷爷奶奶又不懂,网课靠她自行操作。每天语、数、英、美术、体育都有安排,外加英语机构的网课,上课时间超过4小时。

直播卡顿、掉线,第一天看到的老师是反的;盯着屏幕听讲,时间长了倍感枯燥;在家的弟弟不时哭闹,干扰太大;虽说拿平板上网课,但总归连着网,总想玩玩。网课带来的新鲜感很快就过去了,对有的孩子来说,随之而来的是焦虑和不安。

作业太多,作业太难,大人唠叨,最让菲菲烦躁,第一天要写开学典礼观后感、制作疫情数据表格,把她给难哭了。不明真相的爷爷还责骂她“不爱学习”,那头英语机构的老师又在线上催交语音作业,菲菲在家上课也没能逃过开学焦虑。

调查显示,中国六成青少年存在不同程度的焦虑。究其原因,主要是学业负担过重和不恰当的家庭教育方式所致。

◎ 中小学生感到紧张或焦虑的比例。/ 《上海未成年人成长发展指数》报告

“被爸妈盯着上网课,有种警察监视犯人的难受。”五年级学生小桓无比怀念在学校上课的时光,现在一举一动都在爸妈眼皮底下,整天被骂,前两天还挨了打。

自网课全面铺开,每天不知有多少亲子关系恶化。父母在气头上说出的每个字串联起来,会变成戳心窝的刀子,非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刺激孩子产生极端消极的抵抗。

河北石家庄12岁男孩,因上网课不认真被父母训斥,结果一时想不开,跳楼了。

根据北医儿童发展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每年有约10万青少年死于自杀。上海的一项调查发现,有24.39%的中小学生曾有过结束生命的念头。

◎ 家庭矛盾、学业压力位居中小学生自杀原因头二位。/ 谷雨

疫情期间,孩子长时间被关在家里,本就容易出现无聊、烦躁、焦虑等不良情绪。现在突然上网课,学业压力又来了,容易钻牛角尖。

“孩子遇事走极端,其实反映出平时的亲子关系,暴露出家长与孩子沟通不到位。”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精神心理科心理学博士刘欢欢表示,不能理解孩子是家长的通病。大人往往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待孩子面临的处境,容易把关心变成责骂。得不到父母的理解,一次次失望之后,孩子从此闭上嘴巴,关上心房。

◎ 喜爱天文,一心想要报考南京大学天文系的学霸女孩乔英子,与母亲产生分歧,选择跳河自杀。/ 电视剧《小欢喜》

经常被父母打击与责骂,他们会变得极度自卑,常常会陷入强烈的自我怀疑和自我否定的情绪中不可自拔,误以为“爸妈不爱我了”、”我死了,他们就会高兴了“。

在孩子自杀这件事上,网课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PART.2

24小时心累的老母亲绝望跳河

“以前辅导写作业,只在放学后崩溃,现在监督上网课,24小时感觉心累。”孩子刚上三天网课,父母在“阵亡”的边缘来回试探,呜呼哀嚎。

“疫情闹得心情焦灼,随着推迟开学上网课,孩子学业使我原本焦虑的心情更为烦躁。”小烁爸爸说,上网课的是孩子,可下载各种软件,跟老师对信号、挤直播间、签到打卡、拍照上传作业的都是家长。要是陪孩子上网课,自己的工作根本没法做。此外,孩子长时间对着屏幕学习,也担心眼睛吃不消。

父母在家办公,撞上孩子的网课,是宛如和谐的客服中心,还是火星撞地球?这厢老板在视频开会,那头大宝在求救“死机了”,还有二宝时不时来凑热闹捣乱,你只恨自己不能三头六臂。

◎ 在家办公+视频会议+学生上网课,家中的网速在这场混乱中面临极大的考验。/ ruijing

就算现在复工上班了,菲菲妈依然感到孩子的网课是压力,“家长微信群、QQ群提示音从早到晚轰炸,老师各种通知、呼叫孩子上线,以及孩子猝不及防的求助电话。”她经常掐着饭点处理这些琐事,导致身心疲惫,总感觉睡不够,胸闷、心慌、头痛,提不起精神。

这世上,比辅导作业更难的,恐怕就是孩子上网课了吧!

一天到晚监督上网课,更加堵心。亲见孩子在课堂上各种出神、开小差,作业敷衍了事,耐心早已被与孩子斗智斗勇的超长寒假消耗完毕,此刻火冒三丈。

网课明明是孩子的事,没想到父母先崩溃了。

“不要救我,我真的太累了!”近日,一位上海妈妈辅导儿子写作业气到跳河,泡在冰凉的水里绝望地说。

刘欢欢表示,越看重孩子的学习成绩,父母越焦虑。低年级的孩子自主学习能力较差,需要适度监督,但不建议从头到尾盯着上课,最好的做法是共处一室,但各有安排,可以在课前立规矩来约束孩子。看到孩子上课走神,给予简单提醒就好,不宜大声呵斥。其实,孩子的注意力一般也就维持15分钟,家长应该宽容对待。

◎ 可能上着上着课,就睡着了。/ 123rf

疫情本已让妈妈比较焦虑,网课一来增加了很多琐事。尤其是家有二宝,对大宝上网课干扰大,加剧了妈妈的焦虑。那些处于丧偶式育儿的妈妈,可能睡眠也不好,因疫情又有恐病情绪,会不自觉把焦虑转移到辅导大宝学习上面来。

“爆发出来的歇斯底里,不完全是大宝的学习本身,还夹杂着照顾二宝的焦虑,对家人健康的焦虑。”刘欢欢称,这种时候,特别需要爸爸来减轻妈妈的负担。一个家庭里面,妈妈的情绪稳定,好比是定海神针。

在家长集体吐槽网课的时候,殊不知老师们早已疯魔。

◎ 关于上网课这件事,老师们可谓用尽方法,被迫与学生斗智斗勇。/ 网络图片

为了上好网课,老师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奶粉罐做手机支架,拿着瓷碗画圆,玻璃门、衣柜门当黑板,连浴室门和拖把都不放过。

◎ 一个衣架加一个电扇底座,就成了完美的直播设备。/ 新华视点

“主播”新手上路,操作不熟,一堂课45分钟,调试设备半小时。老师在直播中向学生提问最多的3个问题就是:听得到吗?有声音吗?看得到我吗?

一位中年数学老师把美颜开到满级,整个人粉面桃腮,被家人打断后“抓狂”:全班都听见了。

不小心把自己给整静音的政治课老师,对着空气上了一节课,不看群留言,不接电话。驾驭不了摄像头的老师,让学生整堂课只看他的脸或鞋。

网课实在太欺负人!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娃要上网课,娃的爸妈是老师要直播。

高三英语老师Amy为了屏幕另一端的两百号学生,只能让自己亲生的娃在网课自生自灭。

“备课比平时多花一半时间,一切准备就绪,结果到点被家长挤得进不去;上着上着平台崩了,共享课件共享不了,课堂传来很多杂音,弹幕眼前飘起。看不到孩子上课的状态,教学效果得不到当场反馈,家长着急,老师更急,天天催作业改作业到虚脱,还得克服密集恐惧症。”有一回直播,Amy正激情洋溢地讲课,大宝和二宝突然冲进来,一个喊“老妈,老师说要拍视频现在上传”,另一个嚷嚷:“妈妈,我要抱抱”……瞬间崩溃,到底先顾谁?

PART.3

疫情下的网课焦虑,我们何去何从

疫情之下,网课已然成为亿万中小学生的“刚需”。就目前来说,也没有比网课更好的选择。作为一种新生事物,需要我们调整好心态,在这段时间因不适应,产生的焦虑、紧张、压力都是正常的。

“学生的身心健康需要重点关注,疫情期间要加强孩子的心理疏导。”刘欢欢表示,网课学习,知识的遗漏不可避免,效果不如在学校,也情有可原。孩子们要有一个信念:所有的人都跟你一样被同时耽误着,所以不必过于惊慌。很多时候是人为放大了焦虑,通过这种自我暗示可以帮助舒缓焦虑。

对于家长来说,要多关心孩子,学着去理解他们,不要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孩子身上。针对孩子在网课学习遇到的困难,尽力给予切实可行的帮助,比如鼓励孩子有疑问及时找老师,参加一对一辅导;又比如跟孩子一起寻找答案。总之要让孩子感受到,你在努力帮他(她)想办法解决问题。

孩子的焦虑,很多时候是父母给传染的,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之心太切。焦虑的孩子背后往往站着焦虑的父母,想要改变孩子的状态,首先大人要停止焦虑,调整自己的心态,内化于心,外化于行。在育儿这条路上,爸爸不能缺席,妈妈需要你并肩战斗。

◎ 从年龄阶段来看,中国家长最焦虑的年龄段集中在幼儿阶段和小学阶段。/ 《2018年中国家长教育焦虑指数调查报告》

明显感到孩子脾气变暴躁,半夜常做恶梦,菲菲妈作了认真反省,对孩子的课业放宽要求,耐心引导,面对孩子的厌学情绪不逼不催,多问为什么,遇到两个孩子起争执先问清楚原因,不偏袒二宝。

无论孩子还是家长,如果焦虑比较严重,通过运动、听音乐等自我调节收效甚微,最好寻求专业心理治疗师的帮助,进行心理干预。北京市教委要求相关部门主动推送心理健康教育微课,开通心理咨询热线或网上在线咨询,畅通心理咨询渠道。

阳春三月,全国各地中小学校陆续进入"网络上新课" 时间,“停课不停学”进入新阶段。网课直播被紧急叫停!

教育部严令禁止普遍要求教师直播上课或录课,明确要求调整规范线上教学行为。同时要求为亿万中小学生“减负”,不得强行要求学生每天上网“打卡”、上传学习视频,尽量避免因打印作业或学习资料而造成家庭临时购买设备,增加学生家庭经济负担。

3月9日,菲菲揉开朦胧的睡眼,穿好校服,戴好红领巾,乖乖坐到电视机前。今起告别小平板直播,开始体验全市统一的“广州电视课堂”。通过大屏幕学习新内容,眼睛没那么难受了。

◎ “广州电视课堂”可选择直播和点播。/ 广州市教育局

疫情会过去,网课也会过去!希望我们还是我们,都好好的!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姓名除专家外均为化名)


指导专家:

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精神心理科心理学博士 刘欢欢彭睿宇对此文亦有贡献


参考资料:

[1].初中女生因无手机上网课服药自杀?其父回应!官方通报来了.红星新闻,2020-3-2.

[2].辅导儿子学习起冲突,老母亲跳河.看看新闻.

[3].可悲!河北一学生上网课不积极被训斥跳楼轻生,父母悔恨捶地痛哭.商丘网,2020-3-4.


39深呼吸

扫一扫关注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20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