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的月亮真比中国圆?在“疫”国他乡的我,看到不一样的东西

原创:39深呼吸团队39健康网2020-03-13 17:55:28

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现,不仅会危及一个人的生命健康,它还有着深刻的社会性。疫情期间,7位身在国外的留学生、工作者、游客写下了他们这些天的观察和感受

眼看着国内疫情得到控制,中国外的第二战场却才刚刚拉开帷幕。意大利、美国、韩国、日本等地均出现了新冠肺炎病例的快速增长。

根据各国发布的新冠肺炎疫情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3月13日11时49分,中国境外共109个国家累计确诊81003例,累计死亡3181例。而在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WHO)更是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病进入全球大流行(pandemic)状态,也就是说,新冠肺炎疫情出现了全球或极广泛区域的传播。世界将进入巨大的不确定性时期。

◎ 世卫组织宣布,新冠肺炎疫情具有全球大流行的特征,这是首个冠状病毒传播引发的全球大流行。/ WHO

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现,不仅会危及一个人的生命健康,它还有着深刻的社会性。当中国留学生、游客到国外游学、旅游,他们看到了另一种文化和制度如何面对传染性疾病和死亡,他们看到了如何在疫情来临时对待生与死,他们更看到了重构疾病健康防护的意识对于一个独立的个体以及整个国家的意义。

◎ 3月12日全球各个地区的确诊病例分布。/ WHO

疫情期间,7位身在国外的留学生、工作者、游客为《39深呼吸》写下了他们这些天的观察和感受——

PART.1

“米兰只有1家传染病医院,我怕,病人无法得到救治”

讲述人:在意大利的伊朗人 Landy

目标国家:意大利

新冠肺炎确诊:15385例

意大利人见面亲吻、拥抱、握手,这些礼仪恰恰在疫情面前最为让人揪心。我实在想不通他们为什么丝毫不在意这次的疫情。

也正是意大利人民对于疫情的毫不避忌,把意大利整个国家弄得一团糟,也让政府很是抓狂。

◎ 3月9日,意大利正式宣布,全国所有的城市进入封锁阶段。/ dailymail

刚开始,整个意大利只封闭了北部的城市,所以,很多人开始像“逃荒”一样去往意大利的南部,疫情也像“窜天猴”一般从2月22日晚的65例,猛然上升至上万例。不幸的是,很多意大利人依旧对此次疫情的发展态势过于乐观,以至于意大利政府实施的“宵禁”政策只维持了两天,后来因为公众的强烈反对,不得不取消。

◎ 正式封城前疯狂逃离的意大利群众,当天离开疫情重灾区的火车“被挤爆”。/ 网络视频

我目前在做国际旅游版块的贸易,今年截至目前已有超过2500欧元的生意损失,受到这次疫情的影响,90%的意大利旅游订单接连被取消,而这很可能随时导致我面临失业的风险。

根据英国《太阳报》3月10日报道,在意大利北部贝加莫的人道主义加瓦兹泽尼医院工作的达尼埃莱博士在Facebook上写道:“战争真的爆发了,战斗不分昼夜。抽查的结果一个接一个地出现:阳性、阳性、阳性。突然,急救室简直塌了。”

身为在意大利的伊朗人,正如你们从新闻报道中看到的那样,这两个地方的疫情比较严重,而“double panic(双恐慌)”恰恰可以描绘我此刻的感受。

对于意大利此刻的情况,我只能说:“panic,fear,Italian too optimism(我们感到恐慌,恐惧,意大利人却过于乐观)”。之前,我有个朋友因为食物中毒去医院看病,等了8个小时才见到医生,意大利的医疗技术虽说还不错,但疫情也暴露出,这个国家整个医疗体系运转得比较慢。听米兰的朋友说,米兰作为意大利北部的交通枢纽,只有一家传染病医院,我很怕当地的医疗设施无法对众多病人进行救治。

◎ 根据海外华人反馈,意大利口罩已经断货,很多医院都已经没有口罩了,有口罩的药店坐地起价。/ 网络图片

目前,在意大利北部,1600万人口被困家中,他们取消了所有去罗马的度假安排,罗马也关闭了所有度假游玩系统。

意大利政府期望民众待在自己家里,为此,他们在疫情隔离区给民众提供集中补助。在疫情的红色警戒区,下午6点,除了部分商店和餐厅,街上的许多店面基本已经结束营业。除了店面,意大利大多数学校也已经封校,许多国际留学生开始返回到自己的国家,进行网络课程学习。

◎ 封锁后,民众居家隔离,网上的日用品被一抢而空。/ 网络截图

在我看来,封校、封城乃至封锁整个国家是很有必要的,毕竟,目前意大利没有更多的方式减少病毒的扩散,那么,就只能从源头上控制疫情。

在意大利疫情爆发的第三天,大街上还随处可见推着婴儿车的妇女、悠闲喝着咖啡的老爷爷,一片祥和的状态。但在今天(3月9日),意大利宣布全国封城,大街上已经没了往日的生机。有趣的是,对于此次疫情有些人开始了居家隔离,但也有些伊朗人开始了他们愉快的度假生活。我很难理解这种做法,有些rediculous(可笑)。

疫情何时能结束?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我们谁也不知道。

PART.2

“确诊不容易,公共场所不测温,我想回国”

讲述人:18岁日本留学生 小闵

目标国家:日本

新冠肺炎确诊:1387例

2019年高中毕业后,我只身一人来到日本求学,住在东京都荒川区。截至当地时间13日10时30分,日本国内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到690例,累计死亡19人,“钻石公主号”确诊697人,7例死亡,沦为疫情重灾区。家人也从当初担心我被贴上“中国病毒”的标签遭遇歧视,后来变成担心日本的防疫像一个多月前的武汉,害怕我被病毒传染。

◎ “钻石公主”号邮轮。/ BBC

说实话,刚开始日本民众不太重视,有种“火烧不到我身上”的淡定,随着撤侨、禁止湖北省护照入境、奈良司机被确诊事件接连发生,直至钻石公主号邮轮疫情被披露出来,日本人才开始“不安”。

对于预防新冠病毒,从“没必要戴口罩,勤洗手就好”转变为“会随身带口罩,人多的场合就戴上”。现在目之所及,普通外出的话有2/3的人戴口罩,乘坐地铁、电车等公共交通工具则基本都会佩戴。

◎ 日本政府宣布禁止口罩倒卖,违者处罚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和300万日元以下罚金。/ 受访者供图

北海道新冠肺炎确诊数居日本之首,东京也不乐观,感染人数其实比实际公开数据要多一些。父母在国内愈发为我担心,三天两头来电话。我和国内亲朋好友的微信日常聊天,从问候“你们还好吗?”、“要不要我从日本寄口罩回去”,变成了报平安“放心,我还好”、“不用担心,我的口罩暂时够用”。

2月28日,我们学校开始放假,校方建议我们减少外出,注意卫生和安全。跟我一起合租的也是同龄中国留学生,我们两个男生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屋里,偶尔出门买点食物和生活必需品。受疫情影响,街上、商场的人流大幅减少,餐饮生意比正常时期要差许多。新闻报道说,以往人流量最高之一的新宿现在人流量都特别低了。而我住的地方平时人流就少,如今大街小巷更是空荡荡的。

◎ 东京荒川区人流大幅减少,大街小巷冷冷清清。/ 受访者供图

新增确诊病例持续上涨,物价明显受到影响,以口罩和纸巾涨价最严重。东京已经是“一罩难求”,有些大药妆店如果从清早开始排队,有概率能买到。而在2月27日晚上突然流出一则消息称,“中国由于集中生产口罩,没能力再向日本出口造纸原料”,又导致大批民众前往超市排队抢购纸巾。

为防止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扩大,日本政府要求全国小、初、高学校从3月2日起停课,还要求企业、团体和民众“自肃”,即“自我约束、自我克制、自我管理”。

不过,日本民众没有因新冠病毒太影响日常生活。小到便利店,大到上市公司,除了学校停课之外,各行各业一如既往地照常运转。在我看来,日本民众对待疫情是开始重视,但并不恐慌。

反倒是我们留学生,看多了国内重症和死亡病例报道,实在没有办法这么淡定,很早就准备抗疫物资。自从东京有了确诊病例,我不敢随便在外面吃东西,一日三餐都自己做。食物的价格暂时没有上涨太多,每天花在吃饭上面大概1500-2000日元(折合人民币98-131元)。为了防止疫情变严重,粮油肉菜价格暴涨,我还网购了一大箱泡面,一堆新鲜食材,还囤了酒精喷剂、感冒类药物。

◎ 我的抗疫物资:泡面,口罩,酒精喷剂。/ 受访者供图

面对疫情,太淡定未必是好事,也可能是重视不足。在日本下达全国公立学校停课的命令之后,很多日本学生只当是难得的长假,在家无事可做的他们趁这个时候涌上街头,聚集在卡拉OK、游戏厅等娱乐场所。

昨天,我去新宿买东西,没想到周末还这么多人。车站商场超市人头涌动,很多人根本没有戴口罩,要是其中有一个无症状感染者,后果不堪设想。一路上我注意跟人保持距离,买完东西赶紧回去,用酒精喷剂消毒手机、衣物。

◎ 新宿电车站东口前人流密集,不少年轻人没戴口罩。/ 受访者供图

前几天听舍友回来说,“有个女留学生突然发烧”,我下意识反应“不会是感染了新冠病毒吧?!”核酸检测是目前日本确诊新冠肺炎的主要手段。按照常规,只有经检测得到确诊,才能得到治疗。可目前对于出现发烧、咳嗽症状,日本的医院不会轻易给予检测是否新冠病毒。

如果出现疑似症状,担心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肺炎,必须先拨打保健所(类似“卫健委”)咨询热线。以东京都23区为例,每个区都有一家保健所,如果保健所判断患者确实有需要做新型冠状病毒检测,则需要到指定医院检查。留学生也可以先告知学校,由学校上报给保健所,再到指定的医院。换言之,想要确诊并不容易。

另外,我的住所楼道、电梯间没有任何疫情防控提示或指引,卫生打扫也只是进行普通的清洁,并没有特地针对新冠病毒进行消毒。在日本公共场所也未见要求测体温,只是电车站每天有播报防治病毒的科普知识。

◎ 2月20日,中国向日本捐助一批核酸检测试剂盒。/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日本国大使馆官网截图

有时候真的挺想家。日本未有疫情之时没能回国,现在想回也回不去了。且不说,回国航班因疫情被大规模取消,机票更加昂贵且转机复杂,光是隔离这一点就够呛——回去国内要求自我隔离14天,再回来日本又是隔离14天。唯有老老实实待在日本!

学校原定放假到3月15日结束,暂时未接到推迟开学的通知。可疫情未消,真要这么多人一起上课,还是挺危险的。但愿开学后,春天真的能来!

PART.3

“疫情期间,我在澳洲待了44天,堪称澳囧”

讲述人:中国游客 兔子

目标国家:澳洲

新冠肺炎确诊:159例

2月27日,澳大利亚总理第二次宣布延长中国大陆旅游禁令至3月7日,在此之后,我看到网络上很多澳洲留学生抱怨“不能回去上学”或者“必须在第三国待满14天”。看到这些,作为一个刚刚从悉尼回国的中国人,我希望给身在澳洲的留学生们提个醒:澳洲的疫情刚刚开始,国内现在相对安全,至少再观望1-2周再回澳洲。

◎ 澳洲政府建议市民囤货,超市货架上的口罩被一抢而空。/ 受访者供图

我此次过年海外旅游的行程堪称一部“澳囧”,旅行的往返时间都是在完成订票后被告知会影响飞行,为此,我一度气到胸闷,但既然无法改变现实,那么,我也只能接受。我是一月中旬从中国出发前往澳洲,当时,国内疫情尚未完全爆发,我们全家在丝毫没有担忧的情况下,完成了第一段墨尔本的行程。

但是,在我们开始第二段行程的那天一切都不一样了。当飞机从珀斯降落后,我打开手机发现,国内疫情确诊的消息开始在微信朋友刷屏,此时,我本想按原计划三天后回国,但未曾想到,没过多久女儿居然在澳洲生病,我们只能带着被全院防备的背景,经历了三次半夜的急诊和收治入院,前后更换了两种治疗方案,不得不延后了回程的航班。而就在这期间,澳洲宣布了对华禁令,2月1日,澳大利亚政府颁布旅行禁令,宣布禁止14天内到过中国大陆的旅客入境澳大利亚(澳大利亚公民、永久居民及其直系亲属除外)。

我的航班也随着禁令的颁布被取消,一时间,我无法回国只能待在澳洲,也是在这几天,走在澳洲的马路上,我发现自己被排斥了。无论是坐公交车买票,还是去景点买票,公众场合没有一个人戴口罩,在看到我们这种中国脸的游客时,无论是澳洲当地人还是已经移民的华人,他们都会下意识地躲开,或者会很担心地询问我们:从哪里来,来了多久。

我又不是病毒,干嘛要躲我!面对无数次这样的情景,我多少有些愤怒。

◎ 澳洲此前流传着一则“针对冠状病毒的3级健康警告”的谣言,文中建议远离华人的密集居住区。随后,州议员Duncan Pegg在推特上发帖辟谣,但这并没有完全消除对华人社区逐渐加深的种族歧视。/ 网络图片

一边在国外经历着“歧视”的目光,一边看着国内不管攀升的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我更加想早日回国,回到上海,那个生我养我的城市。为此,我开始尝试中转,也是这时我才知道,许多国家拒绝中国人中转,在这期间我更是尝尽了航空公司不管不顾的姿态。一直到2月底,澳洲宣布有条件松动后,我终于在曲线转机后有了回国的方案——从珀斯出发,转机去悉尼,再回上海。

其实,国外航班安检并不严格,简单测温后,我就上了飞机,一眼望去,机上2/3的乘客都自觉地戴着口罩,飞机降落出舱门前,机上全部的乘客都戴好口罩,甚至护目镜,浴帽,手套。但是,在中途,不少人有的接受不了长达9个多小时的飞行,有的忍不了长途饥肠辘辘,不约而同摘下了口罩。

◎ 全副武装乘坐飞机回国。/ 受访者供图

经过一番折腾,我终于抵达中国。入境时我填写了健康申明卡、测量了体温、提交了健康报告,不得不说,国内的防控措施还是比较到位的,至少,在我看来,国内对疫情的重视程度和应对措施是澳洲完全不能企及的。

◎ 入境时需要填写健康申明卡。/ 受访者供图

这次的旅行真的很累,我们全家几乎两天没睡,但还好回来了。回到上海后没多久,境外输入案例开始显现,浦东机场严控入境游客的检查,出关时间及人员密集度也大幅上升。与此同时,澳洲民众开始了大量囤货,我在澳期间最常去的超市生活用品货架全空,几天前送我去机场的司机在朋友圈借粮。

◎ 澳洲当地司机在朋友圈发文借粮。/ 受访者供图

好在,我已经安全回国了!

PART.4

“医院床位很紧张,有人死在家中,我很担心”

讲述人:在华留学的韩国人 小金

目标国家:韩国

新冠肺炎确诊:7979例

如果不是因为疫情,我现在应该在青岛和朋友们一起吃着黄焖鸡。

在武汉爆发新冠肺炎疫情的时候我就开始重视新冠肺炎,毕竟,这关系到寒假后我能不能回青岛上学。学校也特别重视,各种通知发放来得特别及时,但我没想到,中国疫情尚未结束,我的国家——韩国也爆发了。

截至2020年3月7日下午4时,韩国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的人数已经达到了7041例,从2月4日韩国出现第一例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到现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新冠肺炎确诊人数直线上升。其实,在此之前就有人确诊,但是大家并没有对这个病毒引起足够的重视,这也造成在出现确诊患者的时候,大邱的新天地依然举行了大规模集会,导致大邱地区感染人数呈现爆发式增长,而大邱也成为了韩国疫情最严重的城市。

◎ 截至3月7日下午16:00,韩国媒体统计新冠肺炎确诊人数。(黄色代表正在检查中人数,蓝色代表解除隔离的人数,黑色代表死亡人数)/ 受访者供图

在3月5日,大邱的确诊人数就占了全国确诊人数的75%,甚至有一栋建筑内在疫情爆发以来连续出现了46名确诊患者,韩国对这一栋楼内的居民进行了隔离,这也是疫情以来韩国首次对一栋建筑内的人进行大批隔离。

韩国现在确诊人数较多,医院床位很紧张,很多确诊患者都无法入院进行规范化治疗,只能在家进行隔离,几天前,韩国媒体还报道了有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因没有床位在家隔离而去世的消息。

庆幸的是,我所在的城市距离重灾区大邱还是比较远的,疫情方面控制得也比较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在2月27日以后也连续14天实现了零增长。但每天看新闻报道,确诊的人数在不断增加,我的心里多少还是会紧张和慌乱。疫情爆发后,我发现街上戴口罩的人也明显比之前多了许多。看来,不是我一个人有此担心。

◎ 近日在首尔的韩国大厦又出现了聚集性传播事件。首尔市方面12日说,韩国大厦确诊感染人数升至102人。/ 央视新闻截图

韩国目前还没有出现网络问诊,但可以通过电话开药方。我爸这几天牙疼,连牙科都不敢去,只在家附近的药店买药应付了一下,药店虽然没有出现排队的情况,但去买药的人也不少。疫情爆发后,政府没有硬性要求不让我们出门,但是我还是自动减少了出门的次数,走在街上也会下意识和别人保持一定的距离,就连嗓子痒了都不敢咳嗽。我担心,如果忍不住咳嗽,别人注视的眼神定能将我“杀死”!

◎ 2月25日-3月5日16:00韩国确诊人数增长图。/ 受访者供图

疫情虽然很严重,但是韩国的各大公司依然没有停工,大家照常上班,我弟弟也是其中之一。每天,他需要戴着口罩和别人一起挤早晚高峰的地铁,但是,我家的小区和各大地铁站,都没有发现体温监测。

◎ 3月5日下午17:30地铁客流量。/ 受访者供图

我们家在周末因为不想做饭还会选择点外卖,而超市里的物资也算丰富,只是消毒用品和口罩非常紧缺。疫情的爆发导致韩国的口罩比较紧张,价格也翻了一倍,由原先的500~3000韩币(3-17.5元),涨到了1500~6000韩币(9-35元)。口罩在指定的药店还有得卖,一人限购两个,需要排队购买,去晚了就买不到了。弟弟由于每天要上班,口罩用得比较多,所以,他也加入了买口罩的大军中,在排队购买的时候也很担心会交叉感染,但也没有办法。

韩国现在也在加大口罩和消毒用品的生产力度,官方报道每天日产量达到1200万个,政府现在要求减少口罩的出口,主要支援疫情的重灾区。除了口罩,政府也对消毒产品、防护服和医疗用具进行了支援,并编制了11.7万亿韩元补充预算,同时韩国的一些艺人和公司面对疫情也进行了捐款。

可能是因为我所在的城市疫情控制较好,大家开始放松警惕了,我最近发现街上不戴口罩的人比之前多了,许多爷爷奶奶看着天气暖不戴口罩出来锻炼,丝毫没有危机意识。希望爷爷奶奶们都能平安健康度过这段特殊时期,也希望所有人能够尽快度过这次疫情,回归正常的生活。

PART.5

“在美国,除了缺口罩,还缺厕纸和瓶装水”

讲述人:美国加州留学生

目标国家:美国

新冠肺炎确诊:1747例

在美国人眼里,谁戴口罩,谁就是有病,感染了病毒。正如最近朋友圈流传的一个段子所描述的那样:有一天,电梯里突然进来一个戴口罩的黑人,美国人大惊失色,黑人小哥连忙安慰:“别怕,我没病,我是来抢银行的。”

目前,在美国有戴口罩的大多是华人,我身边的朋友之前买了口罩,但因为周围人都不戴,所以一直放着。学校也给大家发邮件,在最后一点特意提到:不建议天天戴口罩。

◎ 学校邮件最后一条建议我们少戴口罩。/ 受访者供图

上周日,洛杉矶2.7万人参与的马拉松如期举行,但没什么观众,因为官方不建议围观。其实,在马拉松举行前,有网友曾举报这种大型聚集类活动,不过这一反对遭到了反对,更多人认为,一旦取消可能会引起群众恐慌。

◎ 从当地媒体KTLA的直播来看,似乎并没有参赛者配戴口罩,彼此间的距离也相当近。/ KTLA报道截图

最近,美国一些高校确实在讨论网上上课、封校等举措防控疫情。例如,哥伦比亚大学、华盛顿大学、斯坦福大学已经取消所有线下课程,改为网课的形式。我们学校(南加州大学)已经开始尝试全面网络授课。

关于“受疫情影响,是否需要全面进行封校或是以网课的形式授课”这一话题,美国东北大学还开展了网上投票活动。作为我个人来说,我不建议封校、网课授课,因为对我们理工科的学生来说,如果封校,便无法正常进出实验室,我在实验室正在进行的实验怕是也不能得出结果。

疫情会影响学业,也会影响生活。目前,除了口罩的紧缺,我们还缺生活必需品,在大型超市,都能看到大家在囤货的现象,许多超市都被一抢而空。昨天我去Costco发现,厨纸、米、面、水都已售罄。

◎ 周末前去超市囤了许多瓶装水。/ 受访者供图

眼下,受疫情影响,口罩价格疯涨,50个医用外科口罩,12月初的时候连运费算在一起也就十几美元,二月下旬,连带运费已经涨了至少4倍。N95口罩涨价更恐怖,一月底价格20个26美元,现在一个带呼吸阀的口罩,已经涨到一个15美元。价格是一方面,更着急的是,我之前下单买的口罩到现在还没发货,以Amazon为代表的电商平台显示全部断货。

好在,洗手液并不缺,超市都有卖。目前,很多人的防护措施就是勤洗手,这点美国人倒是做得不错。公共卫生间基本都有洗手液烘干机,马桶旁也都有一次性坐垫。很多大学生的书包上都会挂着在药店买的手部消毒液。

◎ 挂在书包上的洗手液。/ 受访者供图

美国疫情到底会不会出现爆发式增长,我不知道,距离爆发期我认为还得过一阵子。无论如何,我都希望疫情能可防可控,我也期待,一切尽早过去。

PART.6

“疫情期间,我在泰国教汉语,孩子曾一度躲着我”

讲述人:泰国孔子学院汉语老师 Shirley

目标国家:泰国

新冠肺炎确诊:70例

“老师,你们吃蛇、吃蝙蝠吗?”疫情刚在泰国发生的时候,班里的孩子总会问我关于疫情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出于对疫情的陌生与害怕,最开始他们也会躲着我。

我是泰国孔子学院教汉语的老师,关于新冠肺炎疫情,最开始我也是从国内的新闻知道的,随后,我听说泰国也出现了疑似病例,但据泰国这边的媒体报道,患者已经被治愈,所以,我并不担心。

后来,报道说新冠肺炎主要是中国人吃蛇、蝙蝠等一些野生动物,每次上课的时候,孩子们会问:“老师,你们吃不吃蛇,吃不吃蝙蝠?”,因为对于疫情的陌生与害怕,他们渐渐地也会躲着我。

好在,经过一次次解释,再加上媒体相继爆出全球都有疫情的消息,他们对我们这些中国老师的态度有了些改观。不过,不久前我感冒了,害怕引起孩子们还有泰国老师的恐慌,我请了一天假,在这之后,上课也戴着口罩。

泰国疫情相对于意大利的几千病例来说,不算严重。而虽说不那么严重,也并不像美国那么不受重视,目前,泰国街头的人基本都戴上了口罩。

◎ 3月9日,泰国孔敬府与呵叻府分别为自韩国返回的泰国劳工准备了临时隔离房。部分网友表示,“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幼儿园”。/ 微博 @泰国网

前段时间,中国同胞在泰国代购了一批口罩之后,虽然泰国的口罩也缺,但不至于买不到,一次排队买口罩,每个人还能以1泰铢一个的价格买到,并且,每人还能领5个一次性口罩。为保障口罩正常供应,泰国总理也下达命令,工厂加班加点进行口罩生产,并严禁涨价。所以,泰国的防护用品并不像其他国家那样价格疯涨甚至供不应求。

比较有意思的是,泰国会向社会发放口罩,泰国人都会领,只有一些欧美人不要,也不戴口罩,他们觉得没病就不需要戴。

◎ 受疫情影响,泰国一群猴子无人喂食,为一根香蕉打成一片。/ 网络视频截图

◎ 猴群沿街追赶拿着食物的猴子。/ 网络视频截图

平时我们不怎么出门,主要是每次出门比较麻烦,还要请假。要给孔子课堂的课堂长请假,然后由课堂长上报给学校,这样太费劲。因此,我们每次出门都会囤一个月的“粮食”。

有几天,我们学校停课了。停课并不都是疫情的原因,在泰国,除了各种各样的节日之外,雾霾天会放假,流感爆发也会放假。例如,我们学校如果一个年级有三个学生出现流感就会全校放假,在泰国,流行性感冒会引起普遍重视。

◎ 泰国内政部长3月11日宣布,暂停向18国旅客发放落地签证。/ 路透社截图

目前,境外输入病例搞得人心惶惶,原本订的两趟回家的机票都被取消了。想回国真的不容易,我一个同事,原本4个小时的路程,因为疫情的影响,在路上折腾17个小时,各种检测、查证。听着同事的经历,还没回家的我就有些疲惫了。

但愿,我能尽快顺利回国。回国后第一件事,我一定会给泰国学校报平安,给我们汉办的报平安。希望这次回家能够顺利些.....

PART.7

“非洲高温天气并没能阻挡住新冠肺炎病毒的入侵”

讲述人:在尼日利亚任教的河南人 荣荣

目标国家:尼日利亚

新冠肺炎确诊:2例

我从小生活在河南,大学在云南读的对外汉语专业,毕业之后,我先后去过泰国、美国等国家的孔子学院教当地人汉语,2018年10月底,我第一次来到非洲西部国家尼日利亚。

可能在不少人的印象中,非洲国家等于穷,其实也不一定,像尼日利亚就是非洲第一人口大国、非洲第一大石油生产和出口大国、非洲第一大经济体,而我所工作的城市拉各斯是尼日利亚的旧都以及最大的港口城市,像我们一样来这里工作的,还有意大利、印度、黎巴嫩等国家的人。

◎ 拉各斯位于尼日利亚的西南端,濒临几内亚湾。/ google地图

不过,非洲的确是传染病的高发地,出国前,我和同事们按照海关要求,做了体检,也打了疫苗,包括预防黄热病、疟疾、流行性脑炎等疾病的多种疫苗。

身在国外,我也时刻通过媒体或朋友圈关注着国内疫情。之前听说,新冠病毒虽然造成了那么大疫情,但是它是一种不耐高温的病毒,56摄氏度30分钟就可以被杀死。很多人都说,当年的非典也是因为天气转暖后慢慢消失的,我在国内的朋友也都期待着春暖花开,或许有助于疫情的控制。

尼日利亚属于热带草原气候,一年分为雨季和旱季,整体都是高温多雨,现在3月份在国内的北方是冬天,但这里的最高温已经达到三十六七摄氏度,体感和河南老家的夏天差不多。

◎ 尼日利亚现在已经进入雨季,气温最高到了三十六七度,这样的高温也没挡住输入性的新冠病毒。/ 受访者供图

按照预想的剧情,新冠病毒在尼日利亚这样的非洲国家,可能不太容易活下来,但当地时间2月28日,尼日利亚官方还是宣布,拉各斯,也就是我所工作的城市,出现首例确诊病例。

这名患者不是尼日利亚本地人,而是和我一样在这里工作的外国人,来自意大利,2月25日从意大利米兰返回拉各斯,27日就被确诊了,症状整体还算平稳。我看到当地有报道称,隔离者叙述说一开始的隔离条件不是很好,有很多蚊子,还特别热,后来才有所改善。

◎ 中国驻拉各斯总领馆通报拉各斯州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拉各斯总领事馆官网截图

确诊病例的消息出来后,我赶紧去药店买口罩和酒精,都没货了,我甚至没机会看当地的口罩跟国内有什么区别,但还能看到标价,一包口罩价格就从1000奈拉提高到4000奈拉,最高的甚至提价到10000奈拉,相当于国内200块钱了。

贵还是其次,主要是想花高价都买不到,相比之下,尼日利亚另一个城市授课点的同事们就幸运多了,在听说国内疫情蔓延的消息后,他们提前采购了口罩。

◎ 虽然尼日利亚拉各斯已经出现确诊病例,但街上行走的当地人并没有戴口罩。/ 受访者供图

不过,这例确诊病例并没有太影响在这里工作的外国人,至少是我,即使没有疫情,考虑到安全问题,加上交通也不是很方便,平时除非必要,基本很少外出,在这里的日常生活一般是学校和住处两点一线,十分单调,现在因为确诊病例的出现,我们没有口罩,最大的影响也就是出门的次数更少而已。

尼日利亚官方也呼吁公民保持良好的卫生习惯,同时保持镇静,不要散布谣言,制造恐慌。在我与当地人有限的接触中,我没有发现他们因为新冠肺炎病例有什么特殊的改变,基本是平常心,生活一如既往,身边的当地人也很少看到戴口罩的,至于抢购口罩的,应该大多数还是国外来工作的人。

目前,尼日利亚境内的新冠肺炎病例并不多,但现有的病例也一直提醒着我们不能掉以轻心,毕竟国内因为疫情付出了怎样的代价,通过亲朋好友和新闻都了解到了。

还想说的一件事情是,尼日利亚国家疾病控制中心的报告结果显示,2019年12月30日至2020年2月9日,尼日利亚26个州的92个地方政府共发现了1708例拉沙热疑似病例,其中472例已确诊,70人死亡,病死率达到14.8%。

◎ 从1969年至2018年,拉沙热在多个西非国家流行。/ WHO

拉沙热是一种病毒性出血热,它的宿主是一种叫做多乳鼠的动物,一度被认为是鼠疫,而在国内,新冠病毒的宿主也有穿山甲、果子狸等多种说法。

无论是新冠,还是拉沙热,当这些病毒原本隐藏在大自然的病毒来到人的身上,可能正是大自然给我们敲响的警钟吧!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姓名除专家外均为化名)

*注:文中各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统计时间为截至3月13日11时49分。


39深呼吸

扫一扫关注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