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不开的武汉:被困在出租屋50天的四川姐弟

原创:刘玮39健康网2020-03-09 17:55:21

面对现在陷入的经济窘境,张琪也庆幸当初自己没有执意让11月来武汉看病的父母留下来,因为要是他们也被困在武汉,那一家人可能真的要流浪了

自疫情爆发后,让国民万分牵挂的重灾区“武汉”城中的居民被困家中至今已经有50多天了。而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相对于武汉本地人,身在武汉而家在百公里以外的外地人则显得更加艰难,90后四川女孩张琪就是其中之一。

2018年6月,大学毕业后,张琪来到了这座以樱花闻名的城市,在一家公司担任文员一职,也因为老家是经济落后的偏远山区,她的弟弟随后也来到了这里。然而,谁曾想到,在这座城市,姐弟俩除了拥有追逐梦想的机会外,一场世界关注的疫情也在2020年向他们袭来。

◎ 昔日游人如织的武汉东湖樱园。期待明年樱花季,我们再相约。/ quanjing

如今,姐弟俩在武汉被困的50多天里,因为每天都在上涨的确诊人数,吓得整宿睡不着;医院供不应求的救治现状,只能自己想办法保命;银行卡上为数不多的存款,随时都在面临吃不上饭的危机……

当提到自己被困在城中的这些经历,张琪心中也是百感交集。在长达2个多小时的沟通过程中,她更是向39深呼吸一一诉说了她的艰难,此时她比许多人都更期待这场疫情早日结束。

PART.1

疫情爆发前:

相信官方,错失最佳离开武汉时机

“我们相信官方说法,一直觉得同事说的是谣言,没想到这次一再被认为的谣言竟然是事实,”张琪说,12月31日,就在湖北武汉发现不明原因肺炎的消息被各大媒体争相证实报道的前一天,她就从同事那里听到了这则消息,只不过当时在场的人都没当真。

那天中午,她和同事们像往常一样聚在一起吃饭聊天,这时酷爱关注八卦信息的同事小林神秘兮兮地告诉他们:武汉现在出现了一种不明原因的肺炎,类似于SARS病毒。

“你又从哪里得来的小道消息,这么严重政府怎么没动静啊。”张琪告诉39深呼吸,听到同事小林的话,她和同事们都不以为然,觉得他是在散布谣言。

◎ 如果社会公众当时听信了这个“谣言”,做好预防措施,对我们今天更好地防控新型病毒肺炎,或许是一件幸事。/ 网络图片

这时,小林又将手机里宣称是政府内部的红头文件拿给他们看,文件的图片很模糊,但可以看到上面写着“武汉出现不明原因的肺炎,类似于SARS病毒”的文字。张琪说,正因为图片太模糊,即便文件上盖着政府的公章,同事们都怀疑这份文件是人为P图的。

其实,在12月30日晚上,网络上就传播着两份文件,一份名为《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另一份是《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关于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而这两份文件都透露出一个重要的信息就是“武汉的确正在发生一场不明原因的肺炎疫情”。只不过,绝大多数的武汉人当时没有看到这些信息,而即便看到这些信息的人,就像张琪他们一样将信将疑,生活还是跟往常一样平静。

◎ 《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关于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 网络截图

“我们应该相信他的,因为他的消息并非只是道听途说。”张琪表示,首例新冠肺炎发现是距离华南海鲜市场很近的武汉中心医院的后湖院区,而同事小林的奶奶曾在这个医院工作,所以他对这所医院非常熟悉。

据小林介绍,他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消息是在微信群里,同时附上发现病例医院的照片正是他小时候经常去玩的武汉中心医院后湖院区,这让他不禁有点提高警觉。而真正让他相信的是妈妈在跟朋友聊天时打听到,该朋友在武汉协和医院工作的女儿曾提醒家里人武汉出现了陌生病毒感染肺炎病例,具体病毒还没有查明,平时出门要注意做好个人防护。随后在12月30日,他又在群里看到了这份有关武汉肺炎的红头文件。

“据我的直觉判断,这病毒肯定会传染,大家一定要小心。”在得知新型冠状病毒出现的同时,张琪和同事们也被小林提醒这种病毒可能具有传染性,但大家都没放在心上,只有小林提早戴上了口罩。

另外,随着武汉卫健委明确表示该病毒性肺炎未见明显人传人和医护感染现象,以及“平安武汉”称对8名散布谣言者依法惩处的一系列官方消息,更让张琪觉得是同事在大惊小怪。直到1月20日晚,看到钟南山院士接受央视的采访,她才恍然大悟。

◎ 钟南山院士确认新型肺炎存在人传人的现象。/ 央视新闻截图

“看到钟院士说新冠肺炎存在人传人现象,需要特别提高重视,我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张琪告诉39深呼吸,就在1月18日,她和朋友趁着难得一天休假,跑到人山人海的商业街去购物,当时大家都没戴口罩。

而在病毒被告知有传染性时,各大药店的口罩差不多也都已售空,她能够幸运拿到一包口罩,还是感谢于同事小林第二天一大早到各大药房去捡漏,给部门每位同事都买了一包。但是,还有很多不幸的人在各个药店辗转了一天也没买到救命的口罩。

同时,张琪向39深呼吸介绍,面对病毒传染从谣言变成了事实,人们除了内心极度恐慌,当时对武汉政府的信任也面临崩塌,抱怨如此信任的政府在意识到疫情严重性时,为什么选择一味的隐瞒,要是如果一开始就做到公开透明,事情可能也就不会变得如此糟糕。

◎ 1月1日,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实行休市。/ 网络图片

“我也要有点怪自己,如果当时听了同事的建议,现在也不会如此惶恐不安……”张琪说,她多么希望世上有让时间倒退的魔法。

PART.2

疫情爆发时:

500万人选择离开,我决定留下

当肺炎疫情的真面目毫无保留地展示在公众的面前,这座城市喜迎新春的气氛顿时被恐惧冲得干干净净,城中的人都纷纷用口罩将口鼻捂得严严实实,此时各个车站是人流攒动,拥挤不堪,大部分人都着急地赶上逃离武汉的列车。据武汉市长周先旺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因为春节和疫情的影响,导致500万人离开了武汉。

◎ 大数据显示,1月10日至1月22日春运期间(武汉封城之前),每天从武汉出发的人群中有 6至7成的人前往了湖北省内的其他城市,其次是河南省、湖南省、安徽省、重庆市、江西省。/ 第一财经·新一线城市研究所

张琪本来是订了23号晚上回老家的火车票,因为疫情的突然爆发,公司临时决定假期从23号提前到22号,让员工21号上完班后就不要回公司了。

“姐,你既然提前放假了,我们把票改签到明天吧,现在这种情况赶紧走比较好。”晚上,知道张琪假期提前,弟弟也因为对疫情的恐惧害怕,一直催她赶紧走。但是,面对弟弟的改签要求,她犹豫了,考虑到坐火车回去肯定会接触很多人,加上现在不确定自己是否感染,也担心回去传染给家里人。

于是,在权衡利弊下,她决定不走了,今年就和弟弟两人在武汉过年。然而,现在回过头来看,张琪觉得当时的这个决定可能是错的,因为她低估了疫情的严重性,滞留的这些日子比想象中要难过。“弟弟肯定是有埋怨我的。”张琪说。

◎ 张琪的订票退票信息。/ 受访者供图

在决定留在武汉后,张琪跟城中其他人一样,身处这场没有硝烟战“疫”的中心点。此时疫情已经让武汉城看病难的问题瞬时“爆裂”,如何保护自己和弟弟不被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是重中之重。

1月22日,面对肺炎疫情,湖北省启动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II级应急响应。这天一大早,张琪收到了武汉朋友放来的一段视频,只见视频中医院的发热门诊内挤满前来就诊的患者,还能听见此起彼伏的咳嗽声。

“朋友劝大家现在别来医院了,到处都是发热的病人,说不准就被感染了。”张琪表示,在得知新冠肺炎的严重性后,医院一下子就涌入了很多发热患者,大家都想诊断下自己是不是得了这种病,但要想得到明确诊断和专业治疗却并没有那么容易。

◎ 1月24日凌晨两点,人民网记者实地探访了武汉市东西湖区人民医院的发热门诊,从挂号到就医耗时9个多小时。/ 人民网湖北频道

张琪告诉39深呼吸,患者要想进行定点医院隔离治疗,必须要做病毒核酸检测被真正确诊为新冠肺炎感染才行。而刚开始医院的核酸检测试剂盒非常少,很多社区医院都没有这个东西,因此大量的患者即便有高烧症状,或者CT检查显示双肺已有感染,因为没有试剂盒检测为阳性的金标准,他们只能回家进行自我隔离,这不是让患者拉着家人一起“自生自灭”吗?

因此,在面对武汉当时极度不平衡的医疗救治现状,张琪认为要想保护姐弟俩的安全只能靠自己。“我也一直害怕自己是否也被感染,毕竟之前去过人流密集的地方,病毒也有一段的潜伏期。”为了做到提早预防和发现,张琪坚持与家中的弟弟保持距离,尽量不正面接触。每天拿体温计测量自己的体温,而在读体温结果更被她视作为宣读生死的判决书。

同时,家里的各个角落几乎每天都会用酒精擦拭一边;手要是不小心碰了下嘴巴和鼻子,她就立刻跑到卫生间反复冲洗双手;即便只花一分钟去楼下拿个东西,回来必须马上洗澡洗头洗衣服。张琪说,有段时间网上称气溶胶传播是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新途径,她还专门做了个盖子把卫生间里蹲坑的洞堵上,用的时候就把盖子掀开……

◎ 张琪之前买的2瓶500ml酒精快要用完了。/ 受访者供图

正因为自己对于疫情防护过于谨慎,在这段时间,弟弟和她也闹了几次不愉快。弟弟向来不太注重个人卫生,平常吃饭前都不爱洗手。而在这次疫情中,张琪担心弟弟手部细菌带来问题,每天犹如唐僧不厌其烦地在他耳边念叨洗手,这让弟弟很烦躁地将房门重重关上,并且两天没有理张琪。

最近,她和弟弟吵架是因为在家可能关太久,弟弟竟然趁她不注意跑到楼道口的窗户边待着。“看到他那个样子,我火气一下子就蹿上来了,第一次骂了他,问他是不是找死,赶紧滚回屋去。”张琪说,而面对姐姐的愤怒,弟弟只是冷漠地说了三个字“精神病”,便回了屋。

听到弟弟骂自己精神病,张琪心里挺难过的,其实她也不想整天像个精神病似的疑神疑鬼。但是,面对外面严重的疫情现状,她真的做不到淡然处之。

“疫情刚爆发时,真是睁眼是疫情,闭眼还是疫情,连续好几晚失眠。”张琪告诉39深呼吸,每天看到网上不断上升的确诊病例和因疫情而死亡的报道新闻,有点压得她喘不过气。不久后,听说隔壁小区也有了确诊病例,距离自己住的地方仅相距300米左右,而且患者之前也是长期隔离在家,只是短时间出去了一下,回来就发现被感染了,这简直太可怕了。

◎ 有网友在微信群里发布确诊案例。/ 受访者供图

张琪说,正因为看到疫情如此凶猛,她担心要是自己没有照顾好弟弟,让他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的话,她真的不知道如何跟父母交代,毕竟是自己决定要留下来。所以在疫情防护的这些日子里,她才会对弟弟过分严厉了些。

另外,当时武汉各个医院床位非常紧缺,很多确诊患者的家人都还在寻找床位而四处奔波。而在武汉这座城市里,她只有跟弟弟两人相依为命,父母和亲戚都在800多公里远的老家,如果她和弟弟都不幸中招了,在这种孤立无援的情况下,最后的结果不堪设想。

2月中旬,跟张琪一样滞留在武汉的一位外地朋友突然咳嗽不止,即便吃了止咳药也不起作用,他也不敢去医院,害怕自己不是新冠肺炎反而被感染,只能一个人在出租房里忍着咳嗽带来的痛苦。

“我们也不能去照顾他,只能每天在网上问问他的情况,口头安慰他放宽心,肯定没事的,但我们都知道他心里肯定是慌的。”张琪说,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当身体出现不适,没人敢告诉远方的家里人,因为除了给家人徒增烦恼外,没有一点作用。但让人庆幸的是,她的这位朋友在咳嗽了一周后痊愈了。

PART.3

疫情稳定后:

银行卡上仅剩3000元,经济成压垮外地人的一座大山

面对这场来势汹汹的肺炎疫情,相对于武汉本地人,城中滞留的外地人除了要一样承受着身在重点疫区,担心被感染而产生的巨大心理压力外,在城市长期停止正常的运转下,他们往往还要面临吃饭、住宿所带来的经济压力。

据媒体报道,受到疫情影响,已经有不少武汉务工人员因为经济来源被切断,从而不得不露宿在火车站、停车场等地,被迫成为了街上的流浪汉。而如今银行卡上仅剩下3000元的张琪来说,如果再这样下去,她和弟弟可能也要撑不住了。

◎ 滞留在武汉的部分务工者只能露宿街头,靠捡剩饭吃。/ 网络视频截图

张琪向39深呼吸介绍,因为自己和弟弟都刚工作没多久,卡里都没存多少钱,加上弟弟年前裸辞彻底断了经济来源,自己因为城市交通停滞,无法到公司复工。正因为没有复工,她2月份可能只有基础工资500元,这样肯定无法长期维持二人的生活。

其实,张琪还算比较幸运,因为她的房东同意房租延后交,这样可以暂时不用担心被赶出去,他们需要长期计划的就是吃饭这件事情。但在这种食物本来不易购买的情况下,姐弟俩要想省钱,价格挑选是不可能的,唯一能做的就是从自己牙缝里省出来。

于是,为了减少日常开销,张琪和弟弟每天不再按照正常的一日三餐来吃,而是坚持“饿了就吃,不饿就不吃”的原则,基本上一天只吃一餐或两餐。可即便如此,他们的消耗能力还是比想象中要大。

◎ 家中的冰箱快要被清空。/ 受访者供图

1月23日,张琪看到武汉要封城的消息,开始了她的第一次囤货。即便是早上8点赶到了离家最近的便利超市,此时超市货架上很多地方都已经空空如也,尤其是蔬菜区和肉类区,张琪花了1000多元主要抢购了一些泡面、速冻饺子和速冻汤圆等一次性食材,蔬菜只抢到了2根萝卜,肉也只买到了4块鸡胸肉。这些食材她原本计划撑2个多礼拜。

“因为没有抢到丰富的蔬菜和肉制品,弟弟也不爱吃萝卜,除夕夜我们就煮了20几个饺子来打发,那一刻真的好想回家。”张琪说,以前除夕夜,她帮妈妈在厨房里忙年夜饭,爸爸和弟弟在外面挂灯笼,放鞭炮,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围坐在餐桌上,一边看春晚,一边吃美味的年夜饭,真是太幸福了。

今年,因为她和弟弟没有回家,除了他们在武汉冷清孤单,老家的爸妈一样也很孤独,“妈妈还像以前做了一大桌我和弟弟爱吃的菜,但桌上只有她和爸爸两个人坐着,在视频里看到我们只有饺子,她直呼可怜造孽,让我们赶紧回来吃好吃的……”张琪说,这个春节让他们一家人都难忘。同时尽管吃得再节俭,她在冰箱里囤的食物也不到2个礼拜就吃完了。

后来,因为政府要求住户全部在家隔离,为了保障住户食物的供给,社区工作人员和小区物业共同联系了一个买菜平台,相对于前两天武汉爆出个别小区虚于形式,卖高价肉菜或者没有食物供给,她所住的这个小区就要好多了,囤货的平台物价跟平时差不多。

“虽然物价没怎么涨,但是35元一斤的肉还是吃不起,但是考虑到弟弟的身体,除了囤大量的蔬菜,我还是咬牙买了套餐中最便宜的后腿肉,每次炒菜加一点肉进去。”张琪说,就这样在几次购买下,2月份他们还是花了2500多元,现在卡里只有3000元的他们,按照这样下去的话,即使只吃白菜面条,她可能也坚持不到复工的那一天。

◎ 购物平台的鲜肉套餐。/ 受访者供图

而面对现在陷入的经济窘境,张琪也庆幸当初自己没有执意让11月来武汉看病的父母留下来,因为要是他们也被困在武汉,那一家人可能真的要流浪了。现在如果她和弟弟真的山穷水尽了,远方的父母还能进行支援一下。

其实,针对外地人员因滞留在湖北而出现生活困难的情况,湖北省人民政府在2月25日已发布通告称,当地政府及有关方面将提供救助服务。同时滞留在鄂的外地人员也可通过12345服务热线等各种渠道寻求帮助,这样在疫情防控期间能得到基本的生活保障。

如今,疫情已经持续一个多月了,相对于刚开始的来势汹汹,新冠肺炎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人们紧绷的神经也慢慢有所放松。现在的张琪也不像之前那么焦虑了,在对抗疫情中她也在慢慢成长,学会调整自己的情绪,同时看到当下各个城市都在慢慢恢复正轨,她相信武汉也会很快好起来,而且会越来越好。

而面对疫情结束是否会离开武汉的问题,张琪说,“没想过离开,在这里生活了一年半,我已经慢慢融入进武汉这座城市,它已经是我的第二个家……”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姓名除新闻人物外均为化名)


39深呼吸

扫一扫关注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20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