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697万留守儿童现状:我只想要父母陪陪我

原创:刘玮39健康网2020-02-17 20:00:11

那些为了生计不得不外出打工的父母们,如果可以带上自己的孩子,请别把他们丢在家里;如果有更多的时间,请不要只让春节成为和他们见面的约定;如果不能经常回来,也请记得多给家里的宝贝打几通电话,因为他们真的很想你们

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硬生生地把春运返工潮的日子从大年初七拖到了2月10号,这让众多在春节期间睡疼了腰、渴望出门工作的人们,听到这个信息后难免失望和抓狂。

而对9岁男孩小宇来说,这个消息却比中了彩票还要开心,因为这样他的爸爸妈妈又可以在家多陪他几天了。

◎ 孩子的要求其实很简单。/ 网络图片

4年前,为了给一家人更富足的生活,小宇的爸爸妈妈选择背着大包小包,跟随老乡到浙江宁波打工。因为没有时间照顾孩子,也不想耽误小宇的姐姐念书,只能狠心将两个孩子留在家中,拜托60多岁的爷爷奶奶来照顾。

“爸爸妈妈刚走时,我每天晚上都哭鼻子,想他们……”小宇出生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自己的妈妈,在他6岁之前也都是跟妈妈形影不离,每晚睡觉是妈妈陪着进入甜蜜的梦乡。而在妈妈刚离开的几天里,尽管有奶奶陪着他,因为不习惯和过分的思念,他几乎都是哭累了才勉强睡下。

人们都说,时间可以慢慢冲淡一切,一眨眼,小宇的父母已在外务工4年,小宇也慢慢习惯了没有爸妈陪伴的日子,但对于父母那份思念从未减弱,而化解思念的办法就是等待那一年一次的春节。

其实,在中国,像小宇这样只能在每年春节匆匆与父母相聚几天的孩子有很多很多,人们也给这群特殊的孩子起了个名字,叫“留守儿童”。

根据民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共有农村留守儿童697万余人,其中96%的农村留守儿童都是由祖父母或者外祖父母隔代照顾。

◎ 2018年农村留守儿童监护情况统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每当提起这群孩子,我们常常会为其没有父母陪伴而心生同情,但在同情的背后,他们成长过程中所引发的一系列生理、心理问题更值得关注。

1

这群孩子治病,有时更像在历劫

“我们人老了,最怕娃娃生病,真是折腾不起。”父母的远走他乡,让年幼的小宇提早品尝到思念的滋味,而作为看护人的爷爷奶奶,除了同样想念儿子和儿媳,对于小宇姐弟俩的照顾也是小心翼翼,但尽管再无微不至地看护,孩子还是会生病。

冬天的凌晨5点,天还没亮,昏黄的马路上偶尔只有两三辆车划过,屋内的人们都还在温暖的被窝里睡得香甜,而此时小宇的家里却乱成了一锅粥。

“怎么办啊,他爷爷,孩子又吐了!”

“奶奶,我好难受……”

睡到半夜的小宇,突然嘴里传出痛苦的哼唧声,吵醒了睡在旁边的奶奶,奶奶起床开灯一看,此时他的脸色苍白,表情十分痛苦。见到孙子这般模样,奶奶赶紧叫来睡在隔壁的老伴,并端来一杯水喂给小宇喝。

但是,此时的小宇全身无力,连起床的力气都没有,好不容易喝下去的水马上又吐了出来,这可急坏了两位老人家。

“我们赶紧送医院吧,孩子要真出了什么事,怎么跟儿子交代啊。”二话不说,68岁的爷爷立刻将躺在床上的小宇背在背上,从6楼往1楼冲下去,跑到马路边拦车。但是,这时马路上的车辆非常少,两位老人站了老半天也没拦下一辆车,急得一旁的奶奶直掉眼泪。

“不拦了,我直接背过去吧,不浪费时间了。”爷爷弯着腰,继续气喘吁吁地朝离家几公里远的医院跑去。到了医院,经过医生的详细检查,确诊为小宇是低血糖导致无力呕吐,输点葡萄糖就可以了。

◎ 机体血糖来源减少主要原因包括营养不良、肝功能衰竭、肾功能不全和缺乏升高血糖的激素。/ quanjing

面对小宇的突然性低血糖,主治医生表示,这往往与其自身营养不良有关,家长一定要注意发育期间孩子的营养问题,饮食上做到营养均衡,改掉他们挑食、爱吃零食的坏习惯,不然这种低血糖要是治疗不及时,可能还会有生命危险。

听到医生说营养不良,小宇爷爷的心里满是愧疚,平时只知道宠孙子,想吃什么都依着,完全没意识到营养的问题,让孩子遭了罪。

据国家卫生部曾在全国7个留守儿童较多的地区调查显示,留守儿童普遍存在膳食结构不合理、营养摄入明显不足、以及母乳喂养率较低等问题。

这一方面是因为留守儿童多半由老人抚养,老人对孩子的偏食行为不予纠正;另一方面是约有1/4的父母没有按时给孩子寄生活费,造成看护人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来照顾孩子的饮食。

◎ 统计显示,残疾和患病的农村留守儿童达到4.5万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在四川的大山里,15岁的初三男孩张明也是从小和爷爷奶奶、妹妹一起生活,虽然他现在已经15岁了,但1米5的小个子看起来像个小学生。

父母在他5岁的时候去了外地打工,为了省路费,两三年才会回来一次,答应每个月寄回来的生活费也是断断续续。爷爷奶奶为了给住校的张明多留点生活费,家里很难吃得上一顿肉,经常是青菜配白饭。但就是每周挤出来的50块钱伙食费,张明有一次还不小心给弄丢了。

◎ 在大山里赚不到钱,父母只有外出打工,留下张明兄妹同爷爷奶奶生活。/ 作者摄

“我发现钱不见了,没钱吃饭,那几天我就是喝水充饥。”谈起那次丢钱的糟糕经历,张明一脸的心酸,因为长时间没有吃饭,他的肠胃很快出现了问题,开始变得腹痛难忍。

于是,他忍着剧痛跟老师请了假,来到镇上一家私人诊所,医生说他得了肾结石,输几瓶液就好了,但输完水后还是没有一点缓解,张明便跟医生开了欠条,背着书包朝山上的家走去。

“我走到距离家还有一个坡的时候,实在没有力气了,便用尽身上所有的力气叫我奶奶,期望她能听到来带我回家。”幸运的是,在地里干活的奶奶听到了他的呼喊,颤颤巍巍地跑来背他回家。

◎ 张明一家就住在山间的土屋里。/ 作者摄

回到家,他被带到村医家看病,在村医详细询问后,张明被诊断为急性肠胃炎,要求连续输液一周才行。

“肚子疼就要输液这么久,要花好几百呢,怕是医生坑我们哟。”听到输液这么久,张明的奶奶换了一种更便宜的治疗方法,那就是请村里的神婆来治病。在他们村,人凡是生了什么重病都会问问神,可张明喝下神婆专制的符水并没有任何缓解。最后,实在没办法,张明还是在村医家输了一周的水,病情才慢慢好转。

而偏远地区这样凡事靠输液解决的医疗水平,以及老人愚昧的思想,让人不禁为这群孩子的医疗条件捏一把冷汗,因为与其说他们是在治病,看起来则更像在历劫。

2

妈妈的缺席,女童们孤立无援

同样,在中国庞大的留守儿童群体中,除了孩子们普遍存在的发育不良和看病问题,相对于男孩子,留守女童所面临的问题还会多一些。

“我流血了,奶奶让我拿草纸垫上。”从爸爸妈妈离开后,张明3岁的妹妹张霞也长成了13岁的大姑娘,而提起第一次到来的生理期,这本是一家人喜悦的事,对张霞来说却是难以启齿。

从小妈妈的缺席,奶奶也从未讲过生理知识,11岁开始发育的张霞也不具备生理知识,因此第一次月经到来,醒来看到内裤上都是血,吓得她赶紧去找奶奶。

看到孙女来了月经,奶奶没有告诉她更多的生理知识,只是让她别声张,拿屋里的草纸垫着,等后天去集市上买卫生巾。当时奶奶这一系列的动作,让张霞深深认为这样的“流血”是一件很羞耻的事。

◎ 对张霞来说,奶奶是她最依赖的人。/ 受访者提供

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副主任医师雷蕾告诉39深呼吸,女性在月经期间一定要注意个人卫生问题,不然会使阴道出现细菌感染,从而引发妇科疾病。像张霞这样用不干净的草纸与私处接触,即便后来用的卫生巾也是便宜的三无产品,以及不懂得清洁的重要性,将来很可能出现妇科问题。

另外,从近年对农村地区妇科病的相关研究来看,该地区的妇科问题逐渐出现了发病率高、低龄化发展和复杂多样性等特征,而这些主要与生活习惯、思想意识和卫生医疗条件有很大的关系。

其实,我国留守女童因为常年缺乏父母陪伴,薄弱的自我防护意识和生理安全意识,除了可能给她们带来极大的健康隐患,也是导致近些年留守女童恶性案件频发的直接原因。

8岁女童小月从出生后不久就没再见过母亲,父亲在外打工,她从小就跟姐姐、年迈的爷爷奶奶生活在离镇上近20公里的村子里。而为了省去徒步四个多小时的路程,在镇里上小学的她被安排住在学校旁边的托管所里。正是在这家托管所里,小月遭遇了一生都难以抹去的噩梦。

在这里,她和9个女孩遭到了宿管老师的长期性侵。当事情败露后,有人问她为什么不告诉大人,她说当时并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因为在受伤害之前,从来没有人给她讲过防性侵害的知识。

而根据每年公开报道的性侵幼童案件统计发现,近6年性侵儿童案年均300起以上,2018年曝光的性侵幼童案例317起,受害儿童超过750人。但这些被公开曝光的案例也仅为实际发生案件的冰山一角,偏远地区的留守女童则无疑是此类案件中的最大受害群体。

◎ 2016年,女童保护组织发布的一篇调查报告指,在过去的三年里,全国各地被媒体曝光的猥亵儿童案共968起,光是农村留守儿童就占了75%。/ 网络图片

张霞告诉39深呼吸,在她的女同学中,有一些人或多或少都遭遇过性骚扰,但因为不懂和害怕,没有人敢说出来。

3

10%认为父母已死,留守儿童也是精神孤儿

“当你遇到生理问题,有想打电话问问妈妈吗?”

“没有,妈妈对我来说是个陌生人。”

人们都说,母女本是闺蜜,应该无话不谈,但对张霞来说,提起妈妈她的脸上只有冷漠和苦笑。

她告诉39深呼吸,父母刚离开的时候,她像小宇一样,每天都在想妈妈,期待着爸妈从远方打来的电话,因为她有好多话要告诉妈妈。但是在通话时,她觉得爸妈并没有那么想跟她讲话,每次跟爷爷奶奶聊了几句就匆匆挂断了电话,甚至有时两三个月才会打来一次,这让她慢慢变得不愿意跟爸妈沟通,十年过去了,他们也逐渐在她心中变成了陌生人。

◎ 在农村里,因为孩子太小了,老人到地里干活通常就这样把娃背上。/ 作者摄

“爸妈十几年都在外面打工,两三年回来一次,有时都感觉自己没有爸妈,我就是家里的顶梁柱。”跟妹妹一样,张明对多年离家的爸妈也是同样的感觉,他告诉39深呼吸,曾经有人问他爸妈呢,他说爸妈已经死了。

而对于这种将父母对外自行“判死刑”的做法,在《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的数据中,有10%的留守儿童也做过这样的事,在他们心中认为父母已死。这种现象被心理专家解释为心理学上的“补偿机制”:当个体因本身生理或心理上的缺陷致使目的不能达成时,改以其他方式来弥补这些缺陷,以减轻其焦虑,即心中对爸妈有怨恨,以这样的方式进行发泄。

◎ 没有父母陪伴的孩子,自卑感、迷茫度、烦乱度,都明显比正常家庭孩子,高出许多。/ 网易数独

其实,根据《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另一组调研数据显示,在众多留守儿童中,大概有1/6左右的孩子是一年与父母见不到一面,同时有大概260万的孩子一年连一个电话都接不到,跟爸妈讲上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而这跟爸妈死了又有何不同,这帮孩子实际上也是“精神孤儿”。

正因为精神上的孤独,相对于非留守儿童,这些孩子在独自长大的过程中更容易走了弯路,给自己一个错误的未来。

“真是可惜了,多么聪明的孩子,被游戏毁了。”提起跟张明同村的19岁男孩张鹏鹏,附近的村民都是一脸的可惜。

张鹏鹏从小就是村子里最聪明的孩子,从小学到初一的成绩都在年纪上名列前茅,当大家都以为这个孩子以后会有大出息时,他却染上了游戏。

◎ 留守孩子的学习成绩退步、被人欺负,以及使用暴力问题的发生概率,明显要高很多。/ 网易数独

“我知道爸妈在外打工不容易,我就想努力学习来报答他们,但是他们每次听到我考第一,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谈及自己突然转变的问题,张鹏鹏告诉39深呼吸,父母常年这样的反应,让已经到了青春期的他内心发生了很大变化,同时家中的爷爷奶奶也没有意识要注意孩子的心理成长,在他们眼中,孙子吃饱穿暖就是好。

而正当他内心孤独压抑的时候,室友将他带到了网吧,在虚拟的游戏世界里他找到了宣泄的窗口,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经常翘课去网吧打游戏,很快成绩排名从第一掉到了末尾。在混到初三结束后,4年不见的父母回来带他到外地打工。

“我也想啊,可他们压根不给我机会呀。”在问及当时是否有复读的打算,张鹏鹏表示,他有想重新来一次,但家里人并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直接决定辍学打工。

◎ 辍学以后,张鹏鹏迷上了抽烟。/ 作者摄

而在张鹏鹏毕业那年,据了解,班上60多个学生,除了他,还有大半的人因为成绩差选择了辍学打工,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留守儿童。

人们都说,孩子是祖国的未来,但我国留守儿童一直较高的辍学率却让人不免着急,而这往往跟他们成长路上缺乏成人最基本的引导,家庭教育观念的落后以及教育设施硬件跟不上有很大的关系。

◎ 现在镇上的学校里,大部分学生也都是留守儿童。/ 受访者提供

与此同时,留守儿童成长期间的心理问题所引发的自杀、自残以及犯罪等极端事件也是层出不穷,这不仅摧毁了一个孩子,也严重影响着社会发展和国家的和谐稳定。

4

要想他们健康成长,父母不能缺席

那么,面对留守儿童所存在的一系列健康问题,我们又该如何做,才能为他们撑起一把坚固的保护伞,像其它孩子在蓝天下健康快乐地成长?

其实,随着80、90后逐渐成为年轻爸妈的主力军,相对父母辈那一代,他们对于孩子成长教育的重要性有着深刻的认识,加上国家近几年大力推动返乡创业就业、就业扶贫以及随迁子女可就地入学等政策的实施,留守儿童的数量有了一定的减少。

据国家民政部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8月底,我国共有农村留守儿童697万人,与2016年首次农村儿童摸底排查的数据902万人相比,下降了22.7%。

◎ 2018年的农村留守儿童总体数量有所下降。/ 央视新闻截图

然而,尽管随着时代的发展,留守儿童数量和问题正在处于缓解趋势,但他们在生理、生活以及心理等方面的健康问题还是一直存在,尤其是那些边远山区。而谈到解决办法,除了我们一直呼吁的希望得到社会的关注,对这群孩子进行物质、教育以及心理上的帮助外,其实父母的陪伴也是不可缺失的,甚至可以说这是他们最需要的。

正如人们常说的,父母是孩子最早的老师,尤其是幼儿时期父母对儿童的心理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甚至会对他们以后人生的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同时,没有哪个孩子不想有父母的陪伴,因为他们的生活只有充满父母的爱,才会真正更健康快乐地成长。

因此,那些为了生计不得不外出打工的父母们,如果可以带上自己的孩子,请别把他们丢在家里;如果有更多的时间,请不要只让春节成为和他们见面的约定;如果不能经常回来,也请记得多给家里的宝贝打几通电话,因为他们真的很想你们。

◎ 他们,都在等待着自己的父母。/ quanjing

过不了多久,小宇的爸妈又要走了,之前偷偷写下要和爸妈一起去游乐场的愿望,因为这次突如其来的疫情没有办法实现,但他已经很开心了,因为只要有爸妈在,无论身处哪里他都是快乐的。

而随着离家的日子越来越近,小宇爸妈除了有对孩子的不舍,在这次特殊的疫情下,孩子的防护问题也让他们十分担心。

因为这群孩子对疫情的自我防护意识往往不高,幼童一般都不愿意戴口罩和重视手卫生,而大一些的孩子,其逆反心理和无畏精神又很严重,加上家中老人对这方面资讯也很欠缺,自己的防护措施都做得不好,更何况要保护好孩子的健康。

因此,在家长都随着返工潮远离他们之后,这些留守儿童的安全防护也是一个令人十分忧心的问题。

于是,为了尽力保护好老人和孩子的安全,临走的这几天,小宇爸妈除了给家里备了足够的食物、口罩和消毒水,还一直不停地给他们上安全教育课,希望他们都能认真做好防护。

“爸妈因为疫情回不来了,等疫情过了我们就回来。你们在家别乱跑,出门一定要戴口罩和勤洗手……”今年没有回家过年的张明父母,害怕老家的孩子和老人被感染,也是两天一个电话打过来叮嘱他们。而张明兄妹俩虽然嘴上一直说不想爸妈,当听到妈妈打来的电话,两人的脸上也是笑开了花……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姓名除专家和新闻人物外均为化名)


参考资料:

[1].中国有700万留守儿童,10%认为父母已死.一条

[2].留守女童遭宿管老师长期性侵,最小的只有六七岁.中国日报网


39深呼吸

扫一扫关注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20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