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症的人生:一直洗不干净的手

原创:黎嘉怡39健康网2020-01-08 19:38:29

强迫症的出现,是横亘在患者面前的一道难题。病症现形之时,患者们或奋力抵抗,或消极逃避都是正常现象。可说到底,强迫症只是思绪的“纸老虎”,越是在意就越发“生长”

撕开酸奶的盖子,必须把酸奶舔干净;挤牙膏,必须从根部开始整整齐齐挤完;走在瓷砖上,必须以一定数量的格子为单位,绝不允许踩到瓷砖边缘……

如今,年轻人似乎与“强迫症”结缘颇深。他们总喜欢以“强迫症”表示自我行为的挑剔、焦虑。

◎ 能逼死强迫症的一张图。/ 网络图片

当我们身处强迫症“旋涡”中,该如何应对?不同的人,做出了不同的选择!

1

焦虑:一个人,一场战争

按照官方定义,强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OCD)属于焦虑障碍的一种类型,是临床常见的精神疾病。近年来,强迫症发病率呈现上升趋势。世界卫生组织更是将强迫症定义为困扰中青年人群(15~44岁)最严重的20种疾病之一。

你为何会被强迫症缠上?被问及这个问题时,李雯思索了几秒说:“这是家庭氛围所引发。”

把岁月的时针拨回李雯九岁那年,在父母无数次的唇枪舌战中,幼小的李雯缩在角落,只觉双眼迷离,脑海里的思绪乱作一团。虽然父母之间的争执并未直接牵涉到李雯,但每逢经历父母间的争吵,年幼的她总会在无意间咬破了手指,任凭鲜血溢出。每一次,看着流血的手指,李雯总会不知所措。

也是从那时候起,一团名为“强迫症”的黑影缠上了她,如影随形,无法摆脱。

李雯曾经百度过强迫症的词条,里面清楚地写着:强迫症主要表现为患者强迫自己反复进行无意义的行为,频频思考无意义的想法。同时,强迫症患者还会尝试抵制、停止下意识的反应,但常以失败告终。这些有意识的重复行为表现在李雯身上,就是咬手指、撕倒刺。

◎ 短片《强迫症患者的血腥臆想》中,主人公每当外出时总会不由自主去数人行道上的地砖,从一数到十,到第十步时,他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恐怖臆想之中。/ youtube

“只要我醒着,手指便会‘遭殃’”。李雯面露尴尬之色,用她那细细的声音一边告诉39深呼吸,一边将手背朝上伸展开,只见映入眼帘的这双手,指甲与手指齐平甚至偏短得嵌入指尖。而细细一看,右手食指仅剩半截指甲,指甲边缘的皮肤不知是被撕过或是啃过,带有些许红红的血丝。

天气渐凉,皮肤干燥衍生的倒刺似是有种特殊的魔力,让人忍不住一拔了之。于常人而言可能只是偶尔闪过的念头,可对李雯而言,这样的念头一旦出现,不把指甲啃个“片甲不留”她就不会罢休。

有时候,无法靠意志控制自己的李雯,也想试图靠“歪路子”停下自我强迫的行为:往手指涂上风油精、把手一直插入口袋、不停地忙碌让双手闲不下来、用绷带把手指层层包裹起来……然而,不下几分钟,这样的“挣扎”依旧会宣告失败。

“我究竟该拿自己怎么办?”李雯很是苦恼。

◎ 很多人还没有认识到强迫症是一种疾病。/ quanjing

就在一筹莫展之际,来自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精神心理科的甘照宇主任一句话点出了强迫症的源头:“作为焦虑障碍的一种,我们关注强迫症,就必须关注诱发强迫症的情绪根源——焦虑。”

数据也显示,强迫症在普通人群中的发病率为3%,其中65%的患者在25岁之前发病,将近三分之一的患者在15岁前就发病,且发病的原因多少与内心的焦虑有关。“除了以焦虑为主的心理因素外,强迫症的病发还与生化因素、遗传因素有关。”甘照宇主任表示。

◎ 有统计指,全球超过8000万人患有强迫症。/ 澎湃新闻

显然,让强迫症缠上李雯的原因与焦虑和不和谐的家庭环境相关。李雯回忆,哪怕是终日吵架的父母离异后,她依然摆脱不了心中的焦虑情绪。即便表面上再无纷争萦绕,可焦虑一词已伴随童年的阴影深深刻在她的身体里,更是经由种种行为展现出来。

事实上,除了心理因素,当前学界关于强迫症的研究还突显了神经系统、内分泌系统方面的诱发因素。甘照宇主任称:“强迫症的发生与活跃在神经系统、内分泌系统的活性物质相关,5-羟色胺、多巴胺、γ-氨基丁酸是调节情绪、影响记忆的神经递质,包括它们在内的递质紊乱、失衡会影响人体的生理功能,使人难以控制思绪。”

另有相关研究人员在强迫症的遗传因素方面作出了探索。研究指出,强迫症在直系亲属的总体发病率为10%~22.5%,明显高于普通人的病发率。

2

挣扎:那只白熊,挥之不去

强迫症在不同的人身上有不同的表现,而这也意味着不一样的挣扎。

刘扬很想脱离强迫症。成绩优异、待人随和、处事认真的他从小都是班级里的绝对“焦点”,老师的夸奖与同学的爱戴对刘扬来说是再常见不过的事了。但这一局面,在刘扬考进理想的大学后被残忍地击破。

身处满是佼佼者的大学中,刘扬成为了诸多平凡人中的一个,过去引以为傲的优秀的自己,在多次考试后已经开始挣扎爬行。

来到了憧憬的大学,能力不如人、成绩也不理想的落差感,使刘扬陷进了焦虑。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刘扬的强迫症在一次期中考试中被发现。“这个结果仿佛不对,再算一遍吧”、“这道题的解法真的可行吗?”、“前面的题目,是不是该再检查一下呢?”……每做一道题,刘扬就必须反复检查几遍。好不容易强制自己往后面的题看,脑子里却控制不住地想:前面的题似乎有问题,再复查一遍最好。

◎ 强迫症患者个性中往往存在追求完美、对自己和他人高标准严要求的倾向。/ quanjing

“我的心里有两种声音:一种在反复质问、怀疑自己。另一种是,知道这样想不好,但就是控制不住去想。”谈起强迫症,刘扬的神情满载无奈。

确诊强迫症后,刘扬明白:自己心里出现了一只“白熊”。

“白熊”这一说法来自于美国哈佛大学社会心理学家丹尼尔·韦格纳(DanielM. Wegner),他曾进行过这样一次实验:允许参与者想着任何事物,除了先前在照片上见过的白熊。

奇妙的是,被要求不去想白熊的学生,实际上很难做到。越想忽视,就越是在意,所谓白熊效应就是这个道理。

◎ 失恋的人努力想忘记伤了自己的恋人,结果发现对方的形象在脑中愈加清晰。这也是白熊效应。/ quanjing

刘扬也是如此。他试图控制自己,有意识地制止强迫思维,可心理暗示一旦存在,就如照片里的白熊那般先入为主,难以转移注意力。

白熊效应,固然只是一种主观性较强的心理学理论。但“闯入性思维”,也确实存在于每一个人心里,引致相应的强迫症状。甘照宇主任告诉39深呼吸:“闯入性”想法、冲动和图像的出现往往是自发的、突如其来的,但如何评价、解释这些“闯入性”想法却与强迫症息息相关。

闯入性思维的出现,于一般人而言或许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而闯入性思维置于像刘扬这样的强迫症患者身上,则成了不折不扣的强迫性思维。究其区别:怀疑的念头和检查的行为能帮助正常人审视自我,可不断地怀疑自己、反复且难以制止的检查行为对刘扬一流已然造成了严重的困扰。

这也可以解释,刻板的行为,也就是强迫症最“广为人知”的表现。当然,也有人说,强迫症患者的表现可谓是千人千面。

◎ 测测你有没有强迫症。/ 微博 @人民日报

例如,有的患者过于讲究干净,所见之处必须确保整洁否则时刻担心自己感染疾病;有的患者拥有伤害的冲动,常有自我伤害,甚至是伤害他人的臆想,并担心自己付诸行动;有的患者则追求对称与秩序,他们自身的行为、周边的事物摆放有着独特的一套逻辑,有过度的完美主义倾向……

“强迫症的例子不胜枚举,可仅仅靠行为、思绪不足以进行自我诊断。强迫症有着严格的诊断标准,关键在于强迫症状是否给患者带来了痛苦的体验,患者的人际关系、社会功能有否受到影响。”甘照宇主任强调。

3

破局:崩溃边缘,规范治疗

当强迫症的发病原因渐渐清晰,如何找寻出路,跳出这个怪圈已然成为诸多人需要面对的难题。

英子是一位95后年轻妈妈,当前,她的世界也只有她和那将近一岁的儿子。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努力与强迫症作斗争。

去年春天,儿子的到来给英子一家带来了无限的喜悦,也于英子的眼前蒙上了一片阴霾——在儿子到来的同时,强迫症也来得让人猝不及防,更是无情地折磨着初为人母的她。自从生完孩子,“全职”在家带娃的英子,过上了堪比“007”的生活:每天孩子睡着的时候,自己干家务,孩子醒着的时候,照顾孩子,一天24个小时,一周7天,天天如此,没有停歇。

◎ 强迫症一般分为四大类:担心类(反复检查确认)、仪式类(走路时不能踩砖缝)、洁癖类(极度怕脏)、完美类(有一点瑕疵的东西就不会用)。/ quanjing

“孩子他爸终日加班,是家庭的经济支柱,我的责任就是尽我所能,让儿子健康快乐地成长。”作为新手妈妈,英子的“要强”性格在带娃方面也展现得淋漓尽致,也正是因此,强迫症随之而来。

“有时候,我总觉得洗衣机里宝宝的换洗衣服还没洗,”每天,英子能数十次掀开洗衣机的盖子查看,以确保里面空无一物;不仅如此,宝宝总在夜里哭闹,英子在睡前就必须反复检查宝宝的衣服被子是否穿好盖好、喂奶的工具是否有序摆放在方便拿到的位置;哄宝宝入睡后的英子,总感觉听见宝宝在“哭闹”,可应“呼唤”而去却发现宝宝睡得安稳极了,所谓的哭泣声只是脑海中的产物……

◎ 英国女子Serin Rayner在一档节目中自爆是重症强迫症患者。最严重的时候,她每天要洗200次手,一天就要洗72次头。/ mirror

养育孩子本就不是容易之事,也正是在产后的这一阶段,妈妈们容易被强迫想法、冲动或影响困扰。美国一项相关研究表示,新妈妈罹患强迫症的几率是普通人的5倍。

强迫症的一系列无意义的想法与冲动不仅浪费了妈妈的时间,还干扰了日常生活的正常运作。

“我快要把自己逼疯了!”事事以孩子为先,却总担心自己照料不好孩子的英子,察觉到了自己那不正常的行为。网上搜索后,“精神癌症”这四个字着实让她慌了神。

“强迫症难治好”、“强迫症需要治疗一辈子”、“强迫症治疗后又复发了”、“药物治疗逐渐没有效果”……种种言论,也让她无比担心。

◎ 电影《飞行家》里,莱昂纳多饰演的男主反复洗手,哪怕皮肤破裂,也难以停止。另外,他还怕喝的牛奶有细菌、除非用纸包裹否则不敢用手直接接触任何东西。/ 《飞行家》

强迫症真的是治不好的“精神癌症”吗?甘照宇主任认可了强迫症作为心理疾病的难治性,却不认同强迫症无法治愈这一说法。

“在强迫症的治疗之前,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强迫症就诊率低,有意识前往诊治的患者仅是患者群体中的一部分。尽管强迫症出现在网络的频率颇高,但人们对这一心理疾病的了解相对有限,一些患者没有‘强迫症是病,该治’的观念,更有患者选择逃避,拒绝接受自己得了‘精神病’的事实。”甘照宇主任直言。

◎ 美国一对33岁的双胞胎姐妹Sara和Amanda因为无法忍受强迫症长期的摧残,相约自杀,尸体在科罗拉多皇家峡谷大桥的公园被发现。/ dailymail

如今,多番自我挣扎无果的英子选择直面强迫症,前往医院诊治。配合药物与心理治疗“双管齐下”,目前英子自觉强迫症正在逐渐好转中。

4

重生:顺其自然,学会自救

爱因斯坦曾说过:“思想总是被意识的幻觉折磨”。

强迫症的出现,是横亘在患者面前的一道难题。病症现形之时,患者们或奋力抵抗,或消极逃避都是正常现象。可说到底,强迫症只是思绪的“纸老虎”,越是在意就越发“生长”。

其实,当强迫症来临时,所有挣扎都毫无作用时,不妨求助医生。目前,临床医生已然可以对应不同个体制定合适的治疗方式,帮助患者实现治愈。

◎ 乌瑟斯·威利是名瑞典摄影师,也是位强迫症患者,他的作品非常直观地反映了强迫症人士的“忧虑”与“纾解之道”。/ 网络图片

甘照宇主任表示,一些患者身上可能会出现“共病”现象。所谓共病,指患者身上同时存在两种疾病。若只针对其中一种疾病采取了治疗措施,则是对疾病的漏诊,这无疑加剧了患者的痛苦。

“所以,重视药物治疗与心理治疗的结合,这对于强迫症患者的康复大有帮助。而从治疗方面看,医生能否识别强迫症、如何正确治疗强迫症的‘共病’同样影响患者的康复。强迫症共病双相障碍时,往往对传统的抗强迫药疗效欠佳,需要换用其他既具有抗强迫又具有稳定情绪的药物。”甘照宇主任说道。

其实,现阶段我国针对强迫症的治疗也有着独特的“中国特色”。我国医疗资源有限的条件下,强迫症的治疗周期较长、费用较贵是不争的事实,也正因如此,需要耗费较长时间、较多费用的心理治疗往往难以被患者广泛接受。而出于“药物副作用大”的误解,有的患者们也有所顾虑,甚至在治疗过程中擅自停药。

◎ 在《无法停止的人》一书中,作者以亲身经历及大量案例分析强迫症。/ 《无法停止的人》封面

病情的诊断是否准确、治疗方案是否妥当、患者是否配合,都影响着强迫症的诊治与康复。任何一环出现问题,都会成为强迫症诊治难的原因所在。

“患者对治疗方案的选择直接影响强迫症规范治疗的开展。实际上,相较过往的药物而言,目前,患者可采用的药物已有了很大的改善,经改善后的新药物有着疗效快、效果好、副作用小的优点。在药物的帮助下辅以适当的心理治疗,能康复的患者也不在少数。”甘主任对强迫症的治疗与康复表现出较为乐观的态度,并鼓励疑似出现相关症状的患者及时就诊,在医生的指导下规范治疗。

最后,39深呼吸也希望,所有强迫症患者在挣扎无效后,能够尽早选择科学的治疗手段,实现早诊早治。毕竟,人类未必是强迫症的手下败将,与其自我折磨,何不直面强迫症,以中立、客观的立场看待它,顺其自然,为所当为。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姓名除专家外均为化名)


指导专家: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精神心理科主任医师 甘照宇


39健康网(www.39.net)原创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内容合作请联系:020-85501999-8819或39media@mail.39.net

39深呼吸

扫一扫关注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