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综合
问医生

智障女子被骗捐皮 医院称医生未认真核实(图)

2011-07-07郑州晚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被“皮托”骗到医院 签了一份“捐皮”协议

  智障女的皮肤在新乡二院丢了

  “这帮人专门在劳务市场挑智障的人下手”

  院方称“医生疏忽,没有认真核实捐献者的身份”

  警方:事件没有最新进展,不接受采访

新乡第二人民医院医务科工作人员展示当时武发爱签字的自愿捐献皮肤协议,因武发爱有智力障碍,其签字的协议并不具备法律效益。

  近日,一则听起来可怕的事情引起网友们的关注——在新乡,一名智障女被骗到医院,大腿上丢了一块皮肤

  丢皮肤的智障女叫武发爱,6月12日,在新乡劳务市场,被一名姓王的男子带走,之新乡市第二人民医院,她左腿上的皮肤被移植.

  “我们科长去派出所了”

  昨日上午10点,新乡市第二人民医院的电话打通了。

  “有武发爱捐皮这个事,应该还在住院吧,不过我们科长出去了,具体情况我也不太了解,你20分钟再打过来。”医院医务科工作人员说。

  20分钟,还是这名工作人员接的电话:“我们科长去派出所了,现在这个事已经立案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昨日中午2点,我们赶到了新乡市第二人民医院

  在该院病房楼4楼,我们找到了401病房,病床上躺着一名正在治疗的患者,患者家属说,病人不是武发爱。

  “武发爱当天就走了,她就住在那张床上,腿包着。”401病房门外走廊病床上的一名女子说。

  院方讲述武发爱“捐皮”事件

  随,我们来到医务科,二院副院长吴先生和医务科张科长以及一名工作人员一块儿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工作人员说,38岁的苏女士99%的全身火焰烧伤住院,因为病人特大面积特重度烧伤正常皮肤皮肤移植手术,因此需要做异体自体皮混合移植术,需要异体皮,因其爱人患了白血病,父母年龄大,均不适合捐献皮肤

  “就在这个时候,以前在我们医院捐过皮肤的小王出现了,他总是隔三差五来问问有没有人需要皮肤。”张科长说,就这样,小王与苏女士家属进了接触,小王答应捐献皮肤

  6月12日,小王带来武发爱,说是自己的亲戚,愿意捐献左大腿的皮肤。院方当众咨询武发爱是否愿意献皮,她表示愿意;又问知不知道捐皮是怎么回事,她说“知道”。

  “当时武发爱的表情、语言都很正常,没有感到被逼迫和有智力障碍,我们就做了术前必要检查。”这名工作人员说,6月13日,武发爱仍然表示愿意捐献皮肤,我们就让她在手术同意书及自愿献皮协议书上签字并按手印。

  这名工作人员一再强调,整个过程没有人胁迫武发爱,还拿出一张写有:“我自愿为烧伤病人苏XX捐献皮肤——武发爱,2011.6.13”的协议书。

  随医生手术室对武发爱左大腿做了切取韧厚皮8%左右的手术。

  取皮,小王及另一名男子小赵与苏女士家属商议术营养补偿一事,最达成协议:给武发爱补偿9000元钱作为营养费。

  “不过,苏女士还是在7月3日凌晨去世。”张科长说。

  这件事,7月4日有媒体作了报道,题目是《智障女子大腿皮在医院“失踪”》,报道了武发爱被骗到医院做了皮肤移植的事。

  对于武发爱“捐皮”事件,吴先生说,大面积烧伤的皮源问题,是治愈烧伤的关键问题,所谓皮源,主要是异体皮源,当自体皮源缺乏时,异体皮源是不可缺少的,异体皮源除了父母,子女和亲戚朋友捐献外,医院处再寻其他皮源。

  医院承认,管理存在漏洞。

  “由于医生的疏忽,没有认真核实捐献者的身份,也显出制度落实不到位等情况的存在。通过这件事,说明我院烧伤科管理方面仍然存在漏洞,我们一定从中吸取教训,加强管理。”

  武发爱家人为什么报警?

  吴先生说:“应该是钱的问题,这点警方应该更加了解。”

  院方称,不清楚武发爱的联系方式。

  警方:没有进展不再接受采访

  昨日下午4点,我们来到了新乡市公安局园派出所。

  负责宣传的郭丹丹表示,这两天已经有报社和电视台前来采访,现在处理该案件的民警正在开会。

  下午5点左右,会议室刚刚有人走出,郭丹丹去会议室寻找办案民警。

  “昨天不是刚接受过采访吗,说了几遍了。”一名警官在会议室门口与郭丹丹说了几句。

  “实在不好意思,我们刘局说了,以论省级媒体、市级媒体和外地市媒体,在事件没有最新进展时,不接受任何采访。”郭丹丹说。

  当记者提出能否提供武发爱的联系方式时,或许是刚刚被民警拒绝的原因,郭丹丹摇摇头。

  哥哥讲述智障妹妹“捐皮”事件

  昨晚6点,我们拨通了武发爱哥哥武建军的电话——

  我妹腿皮死了,现在在新乡市人民医院住院。小时候妹妹得过小儿麻痹症大脑有时候不清醒。

  五六月份,妹妹有一个月不在家,在劳务市场里找工作。

  大概是6月9日,妹妹在劳务市场里碰到一名热心男子,这个男的姓王,说是可以帮妹妹找工作。

  王把妹妹带到开发区小店(音)的家里,关了3天,对妹妹又打又吓,说是要她植皮,王强按住妹妹的手写了自愿书,根本不懂的妹妹就被带到二院。

  做过手术,王把妹妹交给了另一名男子小赵。小赵把我妹妹带到一所小旅馆里,一关就是14天。

  开始时,我妹妹腿有伤不能走路,14天,慢慢可以走路的妹妹偷偷逃了出来,打的回家了。

  回到家,家人都问妹妹腿伤是怎么回事,妹妹坚称是在一家工地上被烫伤的。

  妹妹回家的当晚,那个小赵过来找她,要把妹妹带走,我不知道他们之间是怎么联系的。当晚12点,妹妹婆家的人把小赵围住了,在逼问下才知道妹妹被捐了皮。

  听小赵说,捐皮给了4000块钱,不过我妹妹说没拿到钱,钱应该被小赵骗走了。不管钱不钱的,医院手续不正常就不应该动手术,王和小赵这帮人就是一个团伙,专门在劳务市场挑智障的人下手,到现在我还没听说这个姓王的被抓。

(责任编辑:廖颖瑶)

综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保存在桌面 放入收藏夹

网友热搜

请输入你需要发表的评论内容

确定

你的帐号还没实名认证
暂时无法发表评论

我要认证确定

您的评论发表成功!
评论需要审核才能正常显示

确定
精彩推荐 网友都爱看 猜你喜欢

聚焦关注

24小时健康热播 一周健康热点

专家访谈

阅读全部
精彩专题 保健养生 诊疗用药

健康热图

阅读全部

声明:39健康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网站简介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