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综合
问医生

4岁男童全身遍布黑痣 39岁母亲割皮救子(图)

2011-10-29燕赵都市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核心提示:郭立青带着子宁来到石家庄,找到一家大医院,医院诊断,这是一种先天的黑色素病,发展下去黑痣就会成为皮肤瘤,再后来就会癌变。

  俗话说,母爱如海,妈妈对于孩子的爱,是没有条件,无私无畏的。在行唐县,有一位妈妈,为了挽救自己患有皮肤病的孩子,毅然为孩子捐献了2000多平方厘米的皮肤,割光了整个腹部。并且为了省钱给孩子做后期治疗,术后不用止疼棒,输液4天就坚持停药治疗。

伟大的母亲。
不幸而又幸运的男孩。

  不幸

  新生儿全身遍布黑痣

  今年39岁的母亲郭立青是行唐县只里乡习村村民,她和丈夫王振东以种地为生,4周岁的病童王子宁是他们的二儿子。四年前,子宁出生时,就发现了异常:孩子浑身上下长满了黑痣,大小不一。但孩子智力正常,成长发育也和其他孩子一样。

  村里人都知道她家生了个满身黑痣的孩子,子宁稍大一些,不能和小朋友们玩耍,因为常有小朋友揭起他的衣服来,好奇地看,这让他的自尊心很受伤害。后来,小子宁的黑痣上长出毛发,约一寸来长;再后来,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长毛的皮肤夏天不出汗,温度很高。

  去年夏天,母亲郭立青带着子宁去买衣服,在试衣服时,旁边一个人看了吃惊地说:“哎呀,你这个孩子的病得赶紧治疗。我村有一个18岁的孩子,也是这个病,突然癌变,三个月后就去世了。”

  这个消息让郭立青紧张坏了,她赶紧和丈夫带着孩子四处求医。

  费用

  为巨额费用愁白了头

  郭立青带着子宁来到石家庄,找到一家大医院,医院诊断,这是一种先天的黑色素病,发展下去黑痣就会成为皮肤瘤,再后来就会癌变。这个时候,子宁的部分黑痣已经鼓包成了皮肤瘤,还有的已经起泡,医生说,泡如果破裂了就麻烦了。据医生介绍,目前,对于这种病的治疗,西医的方法,就是将黑痣割去,移植皮肤。医生核算了费用后说,目前移植手术所需的皮肤多是从美国进口的处理后的真皮,可以直接移植成活,但价格昂贵,子宁整个手术下来,最少要五六十万元。

  对这个农民之家而言,五六十万元绝对是个天文数字。郭立青看着孩子身上的黑痣长毛鼓包的地方逐日增多,想着可爱的儿子也许很快将有不测,她万分愁苦,很快,乌黑的头发在短时间变白了。

  记者采访她时,她的头发是染过的,但露出的发根,百分之八十都是白的。

  方案

  郭立青割皮救儿子

  为了救治自己的儿子,郭立青夫妇四处求助,在热心人士的联络下,他们找到了北京空军总医院烧伤整形科。医院有一个和美国“天使妈妈”基金会合作的慈善项目,“天使妈妈”基金会给了王子宁3万元的资助,院方决定,减免子宁70%的手术治疗费用。

  但即使是这样,购买美国脱细胞真皮为子宁移植的费用还远远不够,主治医生对郭立青一家非常同情,想出了一个最省钱的方案,割掉子宁患病的皮肤后,再割他自己的头皮,分成小块,种在没有皮肤的肌体上,让它自己成长、扩展,但面需要盖一层皮肤保护。

  外层大块的皮肤保护,也成了难题,开始考虑用猪皮,但怕效果不好,于是考虑用人的皮肤。

  医生的方案一出,郭立青毫不犹豫:割我的皮。

  子宁的爸爸也想捐皮,但郭立青想,丈夫是家里的顶梁柱,还要种地打工挣孩子的药费,再者,术后给孩子每天翻身、康复按摩,自己怕没有力气。

  去年6月23日,母子俩同时接受了手术。医生在郭立青身上割皮,一共割了2000多平方厘米,整个胸腔以下、腹部、两肋、臀部的皮肤都割光了。

  省钱 为儿子不用止疼棒

  郭立青在麻醉后清醒过来,第一反应不是看自己的身体,而是问,我儿子的手术成功吗?

  医生告诉她,手术是成功的,她的皮肤被覆盖在儿子刚刚种完皮肤的肌体上,成了最有效的保护层,保护着他自身移植的头皮成活、成长。

  郭立青很欣慰,这时术后的疼痛袭来,但她对医生说能坚持,药能少用一点就少用一点。她问清一个止疼棒需要400多元,坚持不用,她说,能省一点钱,就能多一点给孩子治病的钱。

  郭立青手术后只输了四天液体,坚持停药,医生都吃惊地说,哪有这样做手术的,你身体受得了吗?

  郭立青割掉皮肤的伤口恢复得很慢,医生和护士看她的伙食每顿只是米粥、馒头,摇着头说:你这个样子怎么能正常恢复,得增加一点营养啊!

  郭立青坚毅地表示,我自己怎样都能坚持。

  但很快,孩子的住院费花光了,丈夫回家凑钱,大儿子在医院照顾她和子宁,第二天中午,她发短信给丈夫:你快回来,我兜里只有几块钱了。

  感动 无私母爱感动医生

  真正让郭立青痛苦的,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儿子的。孩子术后,过了一段时间,覆盖在他身上的保护皮肤就要烂掉一点,每天高烧,医生就要用钳子将它和底下腐烂的肌肉剥掉,然后喷盐水等药物,每天都要清理3个小时,郭立青哭着对记者介绍:真是往伤口上撒盐啊,孩子哭,我哭,他爸爸哭,大儿子哭,病友哭,医生、护士也跟着哭……

  这是郭立青最煎熬的一段时间,想起来,郭立青一次次心痛难忍。

  在医生的精心治疗下,子宁的恢复还算良好,但每天需要大量用药,一段时间后还要按摩康复,让新皮肤产生弹性,每天的费用1000多元,这次住院除了天使基金的救助、医院的减免,母子俩一共花了近7万元,家里实在凑不出钱来了,40天上就决意出院回家,医生无奈,教授给子宁的父亲王振东康复、按摩的方法。

  治疗“割光我的皮肤也不怕”

  郭立青一直把心放在儿子身上,许多时候忘了自己。实际上,郭立青也一直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一年多来,她没有睡过一次完整的觉,都是半夜疼醒,不敢侧身,压了两肋疼,但时间久了,两肋的肌肉又坠得疼,她对丈夫说,什么时候,我能睡个完整的觉了,就好受了……

  除了不能正常睡觉,她弯不下腰,也蹲不下。

  孩子也忍受着巨大的痛苦,每天父亲要给他用药水清洗,然后按摩,每一次都哇哇大哭,父亲哄他,咱今天只按30下,孩子就一下一下地哭着数,到了30下,他就喊,行了,爸爸,30下了……

  母子连心,孩子哭,她也哭,整日在泪水中度日。

  孩子的后期康复所需的药物,大部分是进口药物,很昂贵,为了省钱,他们夫妇将用药量减了又减,每天还是需要300多元,按医生嘱咐的用量,每天需要1000多元,实在是负担不起了。

  郭立青一家的家境一直很贫穷,公公是个村医,但患有心脏病,公公和婆婆还要赡养已经瘫痪8年的爷爷、奶奶。过去丈夫还能在农闲时出去打工挣钱,但孩子有病,无法离家了。

  目前,子宁的病已经花费了近9万元,现在农民都有合作医疗,报销比例很高,但由于是先天性疾病、再加上所用药物大多为进口药,不在报销之列。

  但郭立青很感谢社会,因为“医院的减免费用,‘天使妈妈’基金会的资助,让孩子顺利地做了手术,起码孩子不会长皮肤癌了。”她对记者欣慰地说。

  小子宁身上,还有几大块的黑痣没有手术割除,需要等他恢复一段时间后,再进行二次手术,医生的方案是,下一次,从他头上割一点皮移植生长,再割郭立青的皮肤作为保护皮层,下一次用她腿部的皮肤,郭立青坚强地对记者说,只要能让我的孩子成为一个健康的孩子,割光我全身的皮也不怕!

  她对记者请求,希望能得到社会的救助,帮她凑齐下一次手术的费用。

  如果您能给郭立青提供帮助,请直接与她本人联系13472116403。

(责任编辑:陈韶鹏)

综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保存在桌面 放入收藏夹

网友热搜

请输入你需要发表的评论内容

确定

你的帐号还没实名认证
暂时无法发表评论

我要认证确定

您的评论发表成功!
评论需要审核才能正常显示

确定
精彩推荐 网友都爱看 猜你喜欢

聚焦关注

24小时健康热播 一周健康热点

专家访谈

阅读全部
精彩专题 保健养生 诊疗用药

健康热图

阅读全部

声明:39健康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网站简介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