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刚刚!国务院给医学教育“划重点”,最重视的是……

2020-09-25 00:00:04医学界
核心提示:刚刚,中国政府网发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医学教育创新发展的指导意见》(《下文简称《意见》)国办发〔2020〕34号文件,对未来我国医学教育中医学人才培养结构、院校医学人才培养质量、住院医师培训和继续医学教育改革、完善保障措施等方面提出了20条指导意见。

  刚刚,中国政府网发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医学教育创新发展的指导意见》(《下文简称《意见》)国办发〔2020〕34号文件,对未来我国医学教育中医学人才培养结构、院校医学人才培养质量、住院医师培训和继续医学教育改革、完善保障措施等方面提出了20条指导意见。

  医学教育是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的重要基石,医学教育的走向更关乎所有医务工作者及领域内的科教研人才,值得行业关注。

  一个关键词“大健康”

  根据《意见》的指导思想可知,医学教育人才培训的方向是“研究型、复合型和应用型人才”,《意见》:分类培养研究型、复合型和应用型人才,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质量,为推进健康中国建设、保障人民健康提供强有力的人才保障。

  在基本原则上,我们能重复看到一个词,就是“大健康”。

  比如在基本原则“以新理念谋划医学发展”方面提到,将医学发展理念从疾病诊疗提升拓展为预防、诊疗和康养,加快以疾病治疗为中心向以健康促进为中心转变,服务生命全周期、健康全过程。

  再如,在“以新定位推进医学教育发展”方面提到,以“大国计、大民生、大学科、大专业”的新定位推进医学教育改革创新发展,服务健康中国建设和教育强国建设。

  最后,在“以新医科统领医学教育创新”上又明确提出了“大健康”理念——优化学科专业结构,体现“大健康”理念和新科技革命内涵,对现有专业建设提出理念内容、方法技术、标准评价的新要求,建设一批新的医学相关专业,强力推进医科与多学科深度交叉融合。

  结合《意见》目的“到2030年,建成具有中国特色、更高水平的医学人才培养体系,医学科研创新能力显著提高,服务卫生健康事业的能力显著增强。”,我们可以看到医学教育创新改革正是为“健康中国”建设保驾护航,即大健康理念下的医学教育创新。

  我国医学人才培养的5大方向

  在全面优化医学人才培养方面,《意见》给出了提升医学专业学历教育层次、着力加强医学学科建设、加大全科医学人才培养力度、加快高水平公共卫生人才培养体系建设、加快高层次复合型医学人才培养这五个维度。

  《医学界》根据这5个维度梳理出了医学人才培养的5大方向:

  第一,控制高职规模,医学教育精英化

  《意见》提出严格控制高职(专科)临床医学类专业招生规模,大力发展高职护理专业教育,加大护理专业人才供给。稳步发展本科临床医学类、中医学类专业教育,缩减临床医学、中医学专业招生规模过大的医学院校招生计划。适度扩大研究生招生规模,调整研究生招生结构,新增招生计划重点向紧缺人才倾斜。

  其实,早在2017月3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医教协同进一步推进医学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意见》就曾提出,2020年后逐步停止中职层次农村医学、中医专业招生,严格控制高职(专科)临床医学专业招生规模,重点为农村基层培养助理全科医生。

  这也意味着我国医学教育正在走向精英化。

  第二,麻醉、感染、重症学科人才地位提高

  《意见》提出,着力加强医学学科建设。在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中,加大医学及相关学科建设布局和支持力度。2020年临床医学博士专业学位授权单位均须设置麻醉、感染、重症、儿科学科,大幅度扩大麻醉、感染、重症、儿科研究生招生规模。

  优化学科结构,2021年完成医学二级学科目录编制调整,将麻醉、感染、重症学科纳入临床医学指导性二级学科目录并加大建设力度。统筹研究医学相关一级学科设置。修订临床医学博士、硕士研究生培养方案,加强麻醉、感染、重症学科研究生课程建设,强化实践能力和科研思维能力培养。在医学领域新建一批教育部重点实验室。

  麻醉人才短缺,这是历来都存在的问题,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麻醉与危重症病学研究所所长、原副院长姚尚龙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的麻醉学科缺少的不仅是人才,更是人力。由于人力的严重短缺,导致现有工作人员超疲劳工作,这不仅影响到麻醉医师自身的健康,也给临床医疗治疗带来了隐患。”

  希望此次《意见》落地后,感染、重症医学科将有效缓解我国麻醉医师荒的问题,至于加强对感染重症医学科的建设,或与新冠疫情后,我国对公共卫生服务体系的重视有关,也是一直默默无闻的感染科医生华丽转身的契机。

  第三,全科医生,重视!重视!再重视!

  《意见》提高要继续提升基层医疗卫生行业职业吸引力。逐步扩大订单定向免费医学生培养规模,中央财政继续支持为中西部乡镇卫生院培养本科定向医学生,各地要结合实际为村卫生室和边远贫困地区乡镇卫生院培养一批高职定向医学生,加快培养“小病善治、大病善识、重病善转、慢病善管”的防治结合全科医学人才。

  系统规划全科医学教学体系,3年内推动医学院校普遍成立全科医学教学组织机构,加强面向全体医学生的全科医学教育,建设100个左右国家全科医学实践教学示范基地,加强师资培训。2021年起开展临床医学(全科医学)博士专业学位研究生招生培养工作,扩大临床医学(全科医学)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招生规模。加快推进全科医生薪酬制度改革,拓展全科医生职业发展前景。

  自2011年《国务院关于建立全科医生制度的指导意见》发布,再到《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改革完善全科医生培养与使用激励机制的意见国办发〔2018〕3号》文件,国字号的文件一直都在支持全科医生的培养与激励。

  毫无疑问,全科医生作为分级诊疗中担任基层首诊的主力军,未来国家会继续加大对其投入,全科医生也是医学生可以“另辟蹊径”的一条发展路线。

  第四,一批高水平公共卫生学院即将崛起

  《意见》提到加快高水平公共卫生人才培养体系建设。提高公共卫生教育在高等教育体系中的定位,依托高水平大学布局建设一批高水平公共卫生学院。加强培养体系建设,强化预防医学本科专业学生实践能力培养,加强医学院校与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医院的医教研合作,3年内建设30个左右公共卫生实训示范基地。

  近期,清华公共卫生与健康学院等高校公卫学院建立,也是一批高水平公共卫生学院即将崛起的信号。

  第五,医学教育方向!高层次复合型医学人才

  《意见》提出加快高层次复合型医学人才培养。健全以职业需求为导向的人才培养体系,设置交叉学科,促进医工、医理、医文学科交叉融合。在“基础学科拔尖学生培养计划2.0”中,强化高端基础医学人才和药学人才培养。加强与国际高水平大学、科研机构的交流合作,培养具有国际视野的高层次拔尖创新医学人才。

  深化住院医师培训和继教,提高规培生待遇

  此外,《意见》提出要深化住院医师培训和继续医学教育改革。

  在健全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方面:夯实住院医师医学理论基础,强化临床思维、临床实践能力培养,将医德医风相关课程作为必修课程,提高外语文献阅读与应用能力。加大全科等紧缺专业住院医师培训力度。加强公共卫生医师规范化培训,加快培养一批防治复合型公共卫生人才。

  保障住院医师合理待遇,住培基地综合考虑经济发展、物价变动、所在地城镇职工平均工资等因素,结合实际制定培训对象薪酬待遇发放标准,鼓励承担培训任务的公立医疗卫生机构对全科、儿科等紧缺专业培训对象的薪酬待遇予以倾斜,发挥示范引领作用,具体办法由国家卫生健康委会同财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制定。

  对经住培合格的本科学历临床医师,在人员招聘、职称晋升、岗位聘用、薪酬待遇等方面,与临床医学、中医专业学位硕士研究生同等对待。依托现有资源实施毕业后医学教育质量提升工程,加强信息化建设,择优建设一批国家住培示范基地、重点专业基地、骨干师资培训基地和标准化住培实践技能考核基地。

特别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