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他移植了弟弟的睾丸,生殖器官移植知多少?

2019-12-12 07:46:52医学界
核心提示:他或将能体验一个完整男人的感受,包括蛋疼

  睾丸,俗称蛋蛋。

  缺了它,没有精子,不能分泌睾酮等雄性激素,啪啪不和谐,不育。

  但偏偏,有些男人生来无蛋。亦或因为意外损伤、疾病,永远失去蛋。

  “医学界”想到的解决方案是:给TA们移植一枚新蛋。

  近日,在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一支国际外科医生团队就完成一例特殊的“移蛋”手术。

  “种蛋者”现年36岁,生来双蛋全无。“捐蛋”的,是其同卵双胞胎兄弟,已经育有两子。

  美国塔夫茨医学中心移植外科和泌尿外科教授Dicken Ko博士是手术医生之一。他告诉《泰晤士报》,如果不做手术,这名男性能通过注射睾酮,以维持男性性征。

  但“种蛋”后,理论上,他无需额外补充雄性激素。身体将自主、稳定生成睾酮。而且,那话儿外形更佳,自然、舒适。“他或将能体验一个完整男人的感受,包括蛋疼。啪啪感受会更佳。”

  手术时,两组医生、在相邻两个房间内,对兄弟俩进行手术操作。

  成员之一、美国哈佛医学院显微外科专家Branko Bojovic博士称,活蛋一旦取出体外,倒计时就开始了。

  没有血液供应,蛋蛋只能存活4-6小时。医生们要在30-60分钟内,缝合两条动脉和两条静脉。“TA们非常细,不到2毫米。”

  最终,团队必须在2-4个小时内,对移植蛋进行再灌注,使其复苏,评估移植效果。

  术中,医生没有连接供体和受体的输精管。这意味着,种蛋者无法通过啪啪,当爸爸。

  术后1周左右,两兄弟的睾酮分泌都在正常范围。“这说明,两人恢复良好。对捐献者来说,拿走一个蛋,不会影响他为爱鼓掌的能力。也无碍生育。”Dicken Ko博士解释。

  由于是同卵双胞胎、配型度高,术后出现免疫排斥的几率小。因此,理论上,种蛋者无需使用免疫抑制类药物。

  根据资料显示,这是世界第三例同卵双胞胎间的移蛋手术。

  世界首例蛋蛋移植,完成于1978年,由现任美国密苏里州St. Luke’s医院不孕症中心主任、世界知名显微手术先驱Sherman J. Silber教授主持。

  种蛋和捐蛋的,也是一对双胞胎兄弟,时年30岁。术后2小时,种蛋者的血清睾酮水平即达正常值。

  这一手术被指“为隐睾、睾丸缺失治疗,开创新的局面”。

  但和本文所述不同的是,在首例手术中,医生们接通了输精管,并称“种蛋者的精子数量会逐渐升至正常水平。”

  从技术看,移植成功的蛋蛋具有生精能力。TA们将继续制造携带捐赠者DNA的精子。但问题来了:就此诞下子女,该叫谁爸爸?

  2018年,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完成世界首例阴茎、阴囊、腹壁联合移植。在术前设计时,团队就一致决定,移植内容不包括蛋蛋。

  “蛋蛋的捐赠者不仅捐献器官,还是精子的捐赠者。这实际上是一种未经同意的精子捐赠。”手术团队介绍,若供体为尸体,那种蛋者所育子女,就是往生者的子女。这不仅与常理相悖,而且捐献者家属可以把亲子鉴定,当做争取孩子抚养权的有力依据。

  根据美国生殖医学学会规定,

  除非得到捐献者同意,否则不允许从尸体上取走生殖材料。

  “事实上,这样生育的子女,是否携带捐蛋者的遗传基因,尚未得到科学确认。”Dicken Ko博士说。

  他所在的塔夫茨医学中心,在美国首开全国性器官移植项目。

  2016年,他和Bojovic博士参与美国第一例阴茎移植手术。该名患者64岁,因阴茎癌失去原装丁丁。

  “手术非常成功。此后,我们收到大量咨询。有不少跨性别者想通过移植,变身男性。甚至,提出想自己生孩子。”Bojovic说,生殖器移植技术已经成熟。迈不过去的是医学伦理关。

  卵巢组织成功移植,已有十余年历史。丁丁、阴囊、蛋蛋和子宫,如今也都能移植了。

  但法律规范却没跟上技术的发展速度。《世界卫生组织人体细胞、组织和器官移植指导原则》将以生殖为目的的配子、卵巢或睾丸组织,或胚胎移植等,排除在外。

  如何应对、处理相关棘手且微妙的问题,学界、社会未达成共识。同时,目前尚缺乏指导方针或政策,来规范医生使用生殖器供体。

  “这类手术不能挽救生命,在医学上并非必须。且,这些手术都有风险更小、成本更低的替代方案。那,我们的底线在哪里?”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专家指出。

  当涉及到子宫移植时,还可能有一个潜在受害者——胎儿。免疫抑制剂可能会对胎儿产生不良影响。

  一个更极端的情况是:假设一名女性接受逝者的子宫移植,一名男人则接受逝者的蛋蛋、阴茎移植。他俩为爱鼓掌后,生下一个孩子。理论上,孩子的“亲生父母”都已经死了。怎么搞?

  在蛋蛋移植领域,中国一直闷声、埋头干事。

  传说,康有为68岁时,为恢复性能力,把自己的蛋,换成雄猴的。

  这一戏说真假难辨。但,有据可查的是,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泌尿外科詹炳炎、王玲珑等,于1984年完成世界首例同种异体蛋蛋移植手术(即同种、不同基因型个体间移植)。此后,还为一名无蛋青年,实施蛋蛋移植。手术1周后,该男子的第二性征恢复明显,能一柱擎天。

  20年间,他们共完成40余例蛋蛋移植手术,均是在患者强烈要求下进行。其中有一些是父亲捐给儿子。

  有分析指出,蛋蛋移植的供体一般来自近亲属,特别是父亲、兄弟。如此一来,生育将对家族传统血缘关系,产生严重影响。

  截至2004年,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种蛋者中,有8人已生育子女,但均不愿做亲子鉴定。

  基于一系列无解的问题,现代生殖器移植的目的主要是两个:治疗(女性)不育症,恢复(男性)生殖器的外观与功能。

  “我们需要记住,这些手术很复杂,操作非常困难,有潜在危险。人们需要在生理、心理、精神和经济层面上进行深入考虑。”

  美国DePaul大学生物伦理学家Craig Klugman说。

相关资讯 睾丸 生殖器官 移植
相关专题
专家访谈
特别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