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一种“不存在的疾病”,正在被96家机构诊治……

2019-04-12 13:52:51医学界
核心提示:武老白暗访了5座城市的9家同性恋“扭转”机构,亲身体验了他们如何治疗同性恋。这些治疗方法超乎理解,甚至荒唐至极。

  精神障碍的性指向

  在济南远大中医脑康医院,接诊武老白的医生明确提到,“(同性恋)这种疾病只能在精神病学里才能查出来,叫性指向障碍。”

  《中国精神病诊断标准》第三版仍然保留“性指向障碍”,正是武老白在三句标语上提出的问题,也是他们希望做出的改变。

  早在2000年,《中国精神病诊断标准》第3版(CCMD-3)就已经把同性恋从精神病名单上移除,但是却将“自我不和谐性同性恋”归于新设立的性心理障碍条目中的“性指向障碍”的次条目下。

  时任CCMD-3工作组组长陈彦方教授在接受《凤凰周刊》采访时表示,“新标准考虑到一些个体在成长过程中出现的焦虑和苦恼,保留‘自我不和谐的同性恋’,从而和世界卫生组织第十版国际疾病分类(ICD-10)保持一致。”他还表示,“在新的标准中,只有那些为自己的性倾向感到不安并要求改变的人才被列入诊断。”

  ICD-10中保留了与性取向相关的5个诊断编码。这5个条目均位于“F66与性发育和性取向有关的心理及行为障碍”中,分别为“F66.0 性成熟障碍”、“F66.1 自我不和谐的性取向”、“F66.2 性关系障碍”“F66.8 其它性心理发育障碍”及“F66.9 性心理发育障碍,未特定”。

  其中,F66.1中这样定义“自我不和谐的性取向”:

  患者的性身份或性偏好是确定无疑的,但由于伴随着心理和行为障碍,个体希望他们并非如此,并可能寻求治疗试图加以改变

  跑了5个城市,暗访了9家扭转机构后,武老白的疑问是,“性指向障碍”在《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中的保留,是不是国内机构进行扭转治疗的合法性依据,同时为扭转机构寻求商业利益打开了口子?而他们使用的治疗方法,又是否真的有科学依据?

  诊断标准不清晰

  “医学界”采访了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副院长、著名精神病学专家姚贵忠教授。他表示一些医疗机构宣称的所谓“脑平衡疗法”,是没有依据的。

  “同性恋就不是一个医学上的诊断,更不可能通过脑内物质的检测方式做诊断。”姚贵忠解释,“我们精神专科常说的认知治疗是通过一些心理测查,心理评估的办法,但是没有到物质层面,你不可能通过检测一系列物质,给出一个数值来说明问题。”

  姚贵忠也否认了CCMD-3可以作为医疗机构开展相关治疗的依据,“CCMD-3早就已经不用了,卫健委很多年前就已经明确表示使用ICD-10,所以这个诊断标准在国内没有参考价值,实际上相当于被废止了。”

  但是,姚贵忠坦言,目前并没有明确文件废止CCMD-3。同时,目前未有解释性的条文能说明《精神卫生法》中所提及的“精神障碍分类、诊断标准”到底是CCMD-3还是ICD-10。所以这些以“性指向障碍”为诊断标准的扭转治疗机构,在合法性上处于“模糊地带”。

  在ICD-10的基础上,2014年,ICD-11的修订工作组已经提出建议,删除所有针对同性恋的诊断编码。

  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Susan D. Cochran博士在《世界卫生组织通报》中指出,“无论从临床、公共卫生还是研究角度,基于性取向而建立的诊断分类都是不合理的。”而去除这些诊断编码意味着“同性恋者可以更自由地寻求医疗帮助,分享其关心的话题,不再担心自己仅仅是因为性向不典型而被精神障碍,”Cochran博士认为,“这将意味着将性取向医学化的终结。”

  2018年6月18日,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ICD-11,和性取向相关的诊断编码都被删除。

  2018年12月,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印发国际疾病分类第十一次修订本(ICD-11)中文版的通知》,要求“2019年3月1日起,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应当全面使用ICD-11中文版进行疾病分类和编码。”

  姚贵忠认同ICD-11的相关修订,“同性恋就不应该成为一个独立的诊断。如果因为同性恋导致心理负担,比如达到了焦虑和抑郁症的诊断标准了,就诊断为焦虑和抑郁症。并在这个诊断基础上给他们提供帮助。”

  结语

  下午5点多,武老白的三辆“广告牌”货车驶离了天津圣安医院,当天的活动结束了。他有点困惑,但是心情不错。

  志愿者告诉他,天津的LGBT群体得知这个消息后,有人来到货车驶过的沿途表达支持。

  车内,武老白、郑宏彬和志愿者商量着给驶过的天津地标建筑都“涂”上彩虹色,他们传看了下照片效果,都很满意。

  微博上有人问武老白,还会继续去其他城市吗?他的回答是肯定的。

  注:文中武老白,萧萧,燕子均为化名

首页上一页123下一页尾页
相关资讯 同性恋
相关专题
同性恋者更易ED

同性恋者婚后面临着与妻子的性活动,这时极易产生道德上的自责和本能上的厌恶感以及罪恶感。同性恋者的阳痉有的出现在新婚后的数天、有的则出现在婚后数年。

专家访谈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