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社会万象 > 正文
综合
问医生

被困小学生哀求:“叔叔别锯我的腿”(图)

2008-05-15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核心提示:“叔叔,别锯我的腿,我宁愿自杀!”昨日下午,12岁的北川县曲山小学东学区四(3)班学生李月,用哀求的语气和一旁的叔叔李宗刚说话,小李月被压在废墟中不得动弹,叔叔李宗刚站在废墟外泪眼婆娑。<br>

被困小学生哀求:“叔叔别锯我的腿”
被困小学生哀求:“叔叔别锯我的腿”


  因为道路被泥石流和巨石毁坏,地震救援所需的挖掘机和吊车等重型机械无法开进北川县城,全国多个省市的武警官兵和地震救援抢险队陆续进入北川县城,不过面对很多场景却颇为悲情和无奈。

  14日,北川县城的大规模搜救进入第二天,进行救援的红军师装甲团官兵告诉记者,与前一天不同,他们今天将展开拉网式排查。而在一片断壁残垣的北川县,在一片黑暗的废墟下,许多受困群众在不屈不挠地与死神作斗争,并最终赢得了生存的希望。

  北川中学仍有生机

  北川中学,尽管教学楼已垮塌近两天并经受了多次余震,记者昨日还是不断听到废墟中有学生呼救的声音,说明被掩埋人员仍有生还希望。据估计,这所中学死亡和失踪的人数在1000人以上。

  红军师装甲团炮兵营教导员毛武韬告诉记者,12日大地震发生后,他们很快接到命令赶到现场,并于13日展开大规模搜救。当天,他们主要针对容易发现的伤员进行施救,从北川县城抢救出了161名伤员。毛武韬说,他们14日的工作将以在北川县城进行拉网式排查为主。

  14日上午,汶川特大地震重灾区之一的北川县城,不断有幸存者从建筑废墟下获救,整个上午,来自四川、重庆、陕西等地的数十辆救护车不断地将获救者送往邻近的安县、绵阳等地的医疗点医治。这些幸存者在建筑废墟下已坚持了40多个小时,大部分伤势严重。

  记者在现场看到,13日下了一天大雨的北川转晴了,利于救援,更重要的是全国支援队伍陆续抵达,使现场救援队伍规模比13日扩大了几倍。

  余震不断影响救援

  不过,地震抗灾救援最为关键的重型机械,包括起重机和挖掘机等,却因为前往北川县城的道路被毁而无法前行。

  北川县往外界的道路非常单一,基本上依靠北川往绵阳的省级公路,地震发生后景家山山体滑坡将道路靠近县城的一段毁坏,一块巨石将当时正在行进的一辆中巴车车头砸中,再横亘在道路中间,车辆没有任何办法同行,行人也基本上依靠拉着武警官兵架起的绳索,攀爬悬崖进入县城。

  余震不断也是阻碍救援的原因之一。如何在救援中减少伤亡情况的出现,保护好救援者生命安全,在北川县城的救援中显得尤为明显。新华钟和

  直击记者在废墟余震中攀爬采访

  救援者在山坡水沟摸索前行

  昨日,记者深入地震最重灾区之一的四川北川县,在废墟、塌方和余震中攀爬采访,所见所闻,令人震撼。从5月12日14时28分开始,这个总人口16万多的县城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从一些幸存者的口中,我们试图还原当时的真相。

  记者摸着巨石,踩着泥泞,手脚并用,好久才能下到几十米深的县城。当记者进入灾后的川北县城时,实在不敢相信眼前的惨状:整个县城内的楼房几乎无一完整,大部分被夷为平地、一片狼藉,几处废墟还冒着浓浓的黑烟。抗震救援的车队、人群不时掠过。

  而更令人恐惧的是,每一处堆积如山的废墟下,都可能埋着受困的群众。据了解,这个拥有1万多人口的小城,目前确切证实成功逃生的仅4000余人。

  县城里已基本没有了道路,救援者只能在山坡、水沟、河床里摸索前行,迎面而来的则是一批批撤离的受灾群众。

  北川县是全国唯一的羌族自治县,曾以山清水秀而闻名,现在却变得惨不忍睹。此次地震为何后果惨烈?记者了解到,由于这里低洼,三面环山,一面环水库,加之处于地震带,如有意外,如山体滑坡,躲都没法躲。

  上学的孩子死亡率最高

  孩子都在上学,死亡率最高的是他们。

  曲山镇茅坝小学四(三)班学生李悦求援之中。她的爷爷李顺贵在一旁心神不宁。小孩能看见,也能与她通话,但就是救不出来。李悦12岁,已很懂事:“解放军叔叔,请你们救救我。”但昨天记者发稿时止,仍没有她被救出的消息。

  许多家属不远千里来北川参加救援。因为没车,有人甚至从绵阳骑单车来到北川。

  躲地震跑过一山又一山

  52岁的肖四平的8个亲人在这次地震全部没有了。是哪8个亲人?老婆、小孩、大舅子、家里老人……他当着记者的面算了5分钟,但算来算去就是算不清楚。最后,他突然哭了,眼泪止都止不住。

  一些幸存者回忆了地震发生的那个恐怖瞬间。

  北川县供电公司的党委书记杨先生回忆:12日下午2时28分,他还在办公室二楼办公,突然觉得“左摇右晃,站都站不稳”。他知道这是地震,就拼命跑到楼下。发现楼左右摇摆。他看了看周围,狂风吹起黄沙,轰鸣,“好像全县城被安了炸药点爆一样。”单位“那个红顶房子整个塌了。前后才几秒钟,死了几十个人。”

  还有一些人,他们在地震时进行了自救。唐庆全是苦竹坝电站的职工。出事后,他赶紧向高山上跑,山上有一群群众。他在此会合了妻子黄艳。大家围在一起,从地里找来农民种菜用的薄膜,搭成简易的棚子挡雨。随着险情地点的不同,他们过了一山又一山。他们围在一起烤火,饿了就摘点地里的生豌豆充饥。一直熬到昨天天气转好。山上还有几百人。我们发现,不少人已从山上下来。

  余震的恐怖仍未散去。我们在镇内已数次听到山体滑坡的声音,哗哗声中,对面山上扬起的灰尘可见。而每一次余震,对求援人员都是一次威胁。

  记者手记 北川亲历逃生那一刻,我感觉地球都不安全

  从安县出发,不分昼夜地一路马不停蹄,终于在昨日凌晨5点天蒙蒙亮时,赶到了北川地界,这是一个面目全非的县城,可以说是一片废墟。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
综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保存在桌面 放入收藏夹

网友热搜

请输入你需要发表的评论内容

确定

你的帐号还没实名认证
暂时无法发表评论

我要认证确定

您的评论发表成功!
评论需要审核才能正常显示

确定
精彩推荐 网友都爱看 猜你喜欢

聚焦关注

24小时健康热播 一周健康热点

专家访谈

阅读全部
精彩专题 保健养生 诊疗用药

健康热图

阅读全部
热门问答

声明:39健康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8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网站简介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