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权威发布 > 正文
综合
问医生

两会代表、委员重磅发声!“袭医”与“袭警”同罪

2020-05-29 07:25:45健康界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核心提示:无论是2003年的SARS、2008年汶川地震、还是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在重大自然灾害及疫情一线,都少不了医务人员的身影。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全国4.2万余名医务人员驰援武汉,为打赢新冠肺炎狙击战迎来重要胜利。

  无论是2003年的SARS、2008年汶川地震、还是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在重大自然灾害及疫情一线,都少不了医务人员的身影。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全国4.2万余名医务人员驰援武汉,为打赢新冠肺炎狙击战迎来重要胜利。

  然而,近年来伤医甚至杀医的悲剧仍在不时上演,广大医护人员的执业安全让人忧心。仅在刚刚过去的半年时间里,杨文医生被杀与陶勇医生被砍伤便成为抹之不去的伤痛。“一而再,再而三发生的伤医事件,希望到我这里,可以画上句号。”陶勇医生的呼吁仍在耳畔,如何让伤害不再重演?

  全国两会期间,如何有效防范暴力伤医成为代表、委员关注的问题。多位委员、代表为医护人员执业安全建言献策。他们有哪些共同关注的举措呢?

  建议将“袭医”与“袭警”同罪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肾脏病专家陈香美教授建议,进一步明确《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的法律责任:明确包括医闹、暴力伤医等行为的法律责任;明确涉医案件联动处置机制,医护人员在人身安全可能受伤害情况下,有权在获得警卫监控保护后再继续提供医疗服务;建立医疗诚信黑名单机制,与社会征信系统并轨;建立医疗机构重大恶性暴力伤医辱医案件的问责机制。

  虽然与暴力伤医相关的法律法规并不少,但是医患关系涉及的违法犯罪行为就是屡禁不止。

  全国人大代表、成都市政协副主席、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教授甘华田认为,当前现行的经济处罚、行政拘留等法规的惩罚力度远远不足以震慑暴力伤医和医闹行为。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对寻衅滋事的处理是拘留5—10天,处罚款500元;情节严重的,拘留10—15日,处1000元以下罚款。“因此,只有加大对暴力伤医行为的处罚惩治力度,对任何形式伤医事件零容忍,才能真正保护医院安全秩序,维护医护人员人身安全。”甘华田表示。

  据《北京日报》5月23日报道,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台联会长高峰建议,我国要与国外先进的医护体系看齐,将“袭医”与“袭警”同罪,加强震慑效应,提高犯罪成本。

  高峰说,即将实施的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提高了对威胁、危害医疗卫生人员人身安全的重视程度,但在实际中仍存在有效抓手不足等问题。“以往案例对袭医惩处过轻,往往行政拘留加低额罚款,震慑不足,暴力伤医有恃无恐。”高峰说,警察是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医生同样也是。我国应与国外先进医护体系看齐,将“袭医”与“袭警”同罪,提高犯罪成本。

  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律协副会长吕红兵建议,将伤害、杀害医务人员列入刑法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的法定加重情形,更好地发挥刑法的威慑作用,避免类似行为的重复性发生。

  强化医院安保

  保障医护人员执业安全,安保人员是第一道防线。陈香美教授建议,切实加强医护人员安全保障,要将医护人员人身安全作为医疗机构及卫生行政部门的重大安全责任。医疗机构作为公共场所应该强制进行安检,设置安全监控和逃生通道,所有医疗机构必须制定应对暴力行为的标准操作程序。

  比起医院内保,甘华田相信,公安警察直接承担医院的安保工作,取代现有医院内保模式会更有力。

  去年12月底,《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正式通过,将于2020年6月1日起正式实施,其中首次明确规定:医疗卫生机构执业场所是公共场所。“这意味着,医院不在属于《企业事业单位内部治安保卫条例》的内保单位,医院安全也从内部安全上升到公共安全层面。”甘华田告诉记者,这也标志着,医院的治安主体从“保安”上升到了“公安”。

  “过去,医院仅属于内部保安单位,治安防范能力较弱,现在法律明确了医院是公共场所,而实际上,医院不仅是公共场所,还是安全风险很高的公共场所。”甘华田表示,所以,医院也可以像机场,车站,广场等一样,由公安警察部门负责安保,不仅可以使医院全身心投入到医疗工作中,还能非常有效地对涉医违法犯罪起到很好的威慑作用。

  “碍于实际情况,可能大部分医院都不能做到完全由公安承担医院的安保,也应该采取以公安为主,医院保安为辅的模式,而不是目前许多医院采用的以医院保安为主,公安为辅的模式。”甘华田认为,这是一条当前有效维护正常医疗秩序的好办法。

  甘华田在建议中也指出,医院可尝试建立回避诊疗制度。当医务人员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时,应当赋予医务人员避险保护权利,回避诊疗,当影响医务人员人身安全情形消失后,及时恢复诊疗。这既是保护医务人员自身权利,也是保护其他患者接受诊疗的权利。

  安检,能否阻断凶器在医院的最后一公里?

  作为暴力伤医事件当事人,5月20日,眼科医生陶勇在做客《连麦两会》特别直播节目时呼吁:医院要实行落地安检,别让凶器带到医院的诊室,是唯一切实可行能够减少伤医事件的措施。

  陶勇在节目中表示,对于伤医者事前很难识别出来。“伤害我的那个人,我完全想不到他会来伤害我,他只是看起来不爱说话。”

  此前,“医院应设置安检”呼声不断,不少医院也付诸行动。

  2019年12月31日,广西南宁市就要求市属各三级医院在2020年1月6日前完成安检通道设置,要求实行“先安检,后看病”。在1月6日试运行安检规定的当天,广西南宁市第二人民医院就“收获满满”。查获出各类刀具10多把,其中包括1把管制刀具。

  华西医院院长李为民曾说:“如果我的员工在医院里面工作没有安全感,我还当啥院长!”引众多医疗界网友称赞。华西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2019年12月29日,据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耳鼻喉科医生@罩得住他爸透露,2019年度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全院医师大会召开。“院领导班子上午紧急会议,落实加强保障医疗环境安全。会上,黄进副院长提到:昨天,有一位我院的保安,为保护医生,被患者家属打到鼻骨骨折……他总结到:华西如果真有伤医,一定是从我们的保安身上踏过去!”

  但同时也有反对医院设置安检的声音。

  此前就有业内人士认为,医院设立安检最大的弊是无助于医患关系的融洽,有悖医患之间的伦理;最大的利是使医者稍安下心来为患者服务。安检并非解决所有暴力伤医的方式,目前检的可能是利器,以后是否发展到连液体也检查呢?

  部分声音认为,实行医院安检,似乎对抚慰患者及家属情绪、避免紧急时刻应激反应、建立医患信任关系、提高救治效果等方面收效甚微。

  医院安检,在呼声与争议中并行。但是不时发生的暴力伤医事件,提示医院必须要做点什么,才能保护医者的职业安全。也许,它还有不足,但是至少,我们不能再让下一个陶勇出现!

综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保存在桌面 放入收藏夹
精彩推荐 网友都爱看 猜你喜欢

声明:39健康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20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网站简介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