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媒体评论 > 正文
综合
问医生

疫情期间访问量猛增的在线问诊,未来如何继续受用户青睐?

2020-07-10 11:24:00健康界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核心提示:新冠肺炎疫情,极大加速了在线问诊的普及。如今,“小病、常见病不着急去医院,先去线上看看”已经成为一种共识。

  家住河南省许昌市的陈先生告诉健康界,自己在春节之后有过几天的头痛现象,当时持续了几天的头晕乏力,于是就怀疑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后来陈先生看见手机上有条关于在线问诊的推送,就忐忑地点了进去。

  发去症状、交流几轮后,他很快得到医生的回复:“您目前无任何疫源地、感染患者接触史,暂时不考虑新冠病毒感染,但要做好观察,症状严重请务必去医院就诊……”

  在疫情期间,像陈先生这样的人并不少。对疾病的担忧,去医院的风险,疫情带来的多重焦虑让很多人选择了新的途径——在线问诊。据不完全统计,疫情期间至少有10余家互联网医疗平台推出在线问诊专页,调动医生10万余名,超过400万人次在线上咨询。这也为互联网医疗领域带来不大不小的改变。

  线上问诊喷涌下的不同模式

  新冠肺炎疫情,极大加速了在线问诊的普及。如今,“小病、常见病不着急去医院,先去线上看看”已经成为一种共识。

  市场行情大热,政策方面官方亦给予了相关支持,3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公布,文件提到支持“互联网+医疗”等新服务模式发展。近期,国家医保局、国家卫健委也发文明确,符合条件的“互联网+”复诊服务可纳入医保基金支付范围。

  阿里健康方面对健康界表示:“线上问诊是互联网医疗的一个表现形式,也是重要组成部分之一。无论是从本次疫情的发展及控制情况,还是从用户对于线上诊疗的需求,以及医院及第三方技术公司的技术能力积累等方面看,我们都认为大力发展网络诊疗的时机已经成熟,线上诊疗应当得到更大的政策支持,应该取得更快更好的发展。”

  就目前而言,国内已经有多家企业抢食包括在线问诊在内的互联网医疗市场,但目前行业仍处于一超多强的状态。

  根据6月22日大数据分析公司Analysys易观布的《中国互联网医疗行业年度报告》显示,平安好医生已占据在线问诊市场80%以上流量,且APP活跃人数远高于同业。

  平安好医生领先同行的原因或许与其建立的生态平台有关。平安好医生方面告诉健康界,该公司打造的一站式医疗健康生态平台目前已经家庭医生、消费型医疗、健康商城、健康管理和互动等业务,贯通了“医疗、医药、健康”三大模块。

  平安好医生方面强调,该平台能够使得用户不仅可以根据需求的递进关系,从在线进行最初级的咨询开始,进而在线挂号、去三甲医院就医,还可以在线1小时购药,此后还可以反复的在线随诊、咨询,最后进行系统性健康管理。不过,这种模式相当依靠医生的力量,而这也是为何平安好医生非常依赖优质医生的原因。

  和平安好医生的模式不同,京东健康选择的是与实体医院的深入合作。今年4月,京东健康与天津市南开医院合作搭建了“南开京东互联网医院”,这成为京东健康与实体医疗机构深入合作的典型例子。

  南开京东互联网医院的模式是通过线上问诊收集患者数据,结合线下医疗专家团队,制定诊疗方案,对接医疗器械和医药厂商供应链,生成专属患者的诊疗方案,全程以数据为引导,个性化服务患者。

  京东健康告诉健康界,在自身原有供应链优势的基础上,细分互联网医疗业态服务,这就是京东健康追求的“京东模式”。

  与京东健康相类似的还有微医集团,微医也选择了与医院进行合作的模式,早在2015年12月,微医就与桐乡市政府合作创建全国首家互联网医院——乌镇互联网医院。

  根据此前微医集团向媒体介绍,微医的互联网医院主要包含三个层次,分别是互联网医院平台、互联网家庭医生签约平台、微医分级诊疗平台,其共同点是通过互联网赋能实现医疗资源的配置。

  而春雨医生则是采用互联网企业最传统的轻问诊模式,春雨医生官网介绍称,该模式利用问诊平台为患者提供服务,实现“咨询+自我诊断”。

  春雨医生通过图文、语音、电话等多种方式为患者进行免费健康咨询,由二甲、三甲公立医院主治医师以上资格的医生在3分钟内为患者进行专业解答。为确保查询结果的精准度,春雨医生还采用了智能革新算法。

  传统医院刮起触网风

  除了相关的互联网企业主导互联网医疗之外,一些传统的医院也有意进入这一市场。例如5月12日,在河南省人民医院内,经过两年的试运行,河南省人民医院互联智慧健康服务院开始挂牌,这也标志着河南省首个线上健康服务院正式成立。

  该院党委书记顾建钦此前对媒体表示,“互联智慧健康服务院的上限,旨在‘联动’上下,打通实体医院与线上医院,实现线上、线下同质化诊疗,更好地满足群众就医需求。”

  除河南省外,位于边陲的新疆医疗机构也在进行着变革。根据新疆日报报道,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医院信息中心开展了“掌上医院在线问诊”服务,截至4月底,已有26个科室的199名医师接受在线问诊,2864人次的患者通过该渠道获得诊疗建议。

  与相关平台不同的是,这些医院本身便有着深厚的医疗资源和实力,建设起来也更加容易,不过上述医院地域性较为明显,未能覆盖全国范围,和互联网平台相比体量仍然较小。

  这些传统医院涉足是否会对互联网企业主导的在线问诊造成冲击?微医集团高级副总裁程怡强调了互联网企业的闭环能力。“相对公立医院的互联网医院,平台型互联网医院有独特的优势,比如跨区域跨学科调度资源的能力。”程怡认为,微医模式强调的就是医疗健康服务全流程的闭环能力。

  好大夫在线创始人兼CEO王航则强调的是“差异化”,他认为相对于公立医院,民营的互联网医疗第三方平台只有一条路可选,其质量会更好,成本会更低。

  不过尽管相关互联网企业乐观满满,但是仍有患者告诉健康界,未来线上问诊还是会倾向性地选择以大三甲为实体依靠的互联网诊疗,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实行线上问诊,尽管一些互联网企业有着先发优势和技术标准,但是因为传统公立医院实力强大,互联网企仍会面临发展空间的蚕食,相关企业需要审慎待之。

  不少基础问题仍有待完善

  以在线问诊为代表的互联网医疗在短短几个月内有了快速发展,传统医院也在积极入局,相关政策也有了进一步的支持,不过也有人士认为,对于在线诊疗还要冷静看待,不能称之为“爆发期”。王航便向媒体表示,医疗是一个相对低频的需求,任何时候都应该以客观的、长线发展的眼光来看待医疗行业。

  疫情期间是一个需求爆发的特殊时期,疫情过后自然就有回落的时候。从整体上看,行业仍然处于初期,不少基础问题仍有待完善。

  目前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就是医生的数量问题。丁香园创始人李天天近日便透露,丁香园现有医生用户存量为200多万,但实际参与在线问诊的医生数量仅有1.5万多人:“比例不到1%”。

  对此问题,有人提出了医疗AI化的解决思路。例如春雨医生品牌负责人谭万能曾表示:“人工智能作为一种创新技术,将是改善医疗领域供给不足的重要方向。”

  不过,鉴于AI技术和医疗大数据的不完善,AI医生还无法单独为患者提供诊疗服务,仍旧属于弱人工智能范畴,多集中于问诊或轻问诊,或者加上电子处方等。

  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医药战略规划专家史立臣向健康界表示,正如线下医疗资源紧缺,互联网医疗平台上的知名医生同样一号难求。在后疫情时代,如何维系之前涌入在线医疗平台的优质医生资源,考验着各个平台的智慧与能力。

  除此之外,在线问诊的范围较小也是困扰相关企业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张予(化名)是浙江金华一家三甲医院的儿科医生,她告诉健康界,“在线医疗模式的短板,在于医生只能通过询问用户症状,看手机拍的图片进行简单地诊断。甚至不能说诊断,只能是给一些治疗建议。”张趣表示,无论是中医的切脉,还是西医的验血验尿等,都不可能在线完成,医生唯一能够做的,只有通过问诊以及观察用户提供的图片,判断一些轻微、简单的疾病。

  “因为在线问诊的范围无法进一步扩大,所以相关的企业只能横向发展。史立臣告诉健康界,要想摆脱病种范围的限制,只有把在线问诊和线上药物配送纳入互联网医院等领域,才能有进一步的发展。

  线上线下相结合有才未来

  未来互联网医疗平台和线下医院是什么样的关系?史立臣认为互联网医疗平台跟实体医院是一个互补的关系。

  “互联网医院是看病的,实体医院是治病的。”史立臣向健康界表示,做互联网医院,一定要能做到顶级专家在线出诊,因为由他们出具的诊断报告书才是更有权威性的,这样患者可以拿着平台上医生的诊断去任何一个线下医院住院治疗,从而提高就医效率。

  虽然在线问诊平台无法为重症患者提供太大的帮助,服务很难由“轻”转为“重”,因此,颠覆传统医院也不可能。

  但是传统医院也不能再忽视互联网的价值。抗击疫情期间,互联网医院在全国遍地开花,一些线下实体医院在获得省卫健委监管平台审核后,获得了互联网医院资质,不仅能够通过互联网分流线下就诊患者,还可以实现医保支付和在线开药。

  “可以想象在接下来一段时间,传统医院刮起触网风,在线医疗平台在此期间也可以设法与更多公办医院合作“史立臣认为,线上线下建立较强的互补机制,发展成深层次的互联网医院建设合作伙伴,双方才能共同造就一个完整的医疗服务生态网络。

综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保存在桌面 放入收藏夹
精彩推荐 网友都爱看 猜你喜欢

声明:39健康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20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网站简介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