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新冠赛道炙手可热 哪款产品有望成为重磅炸弹?

2021-11-24 06:33:58新浪医药新闻
核心提示:十年之前,“重磅炸弹”的门槛为年销售额过5亿美元。现在,这个门槛可能会被提升到年销售额10亿美元。如果一个药品年销售超过100亿美元,就可以被称为“超级重磅炸弹”。

“重磅炸弹”的门槛究竟是多少全凭业界封王。十年之前,“重磅炸弹”的门槛为年销售额过5亿美元。现在,这个门槛可能会被提升到年销售额10亿美元。如果一个药品年销售超过100亿美元,就可以被称为“超级重磅炸弹”。

在我国,年销售额过10亿元的产品可以算是国内药品的重磅炸弹了。新冠疫情以前、近五年上市的产品年销售额过10亿元的产品主要是以肿瘤为适应症的免疫治疗药品。

新冠疫情后,疫苗+中和抗体+口服小分子,国外都已经出现“重磅炸弹”,疫苗领域和中和抗体国内也出现“超级重磅炸弹”。

1、疫苗:25家企业争千亿市场

国内药企兵分五路研发5条技术路线的新冠疫苗,从最传统的灭活疫苗(科兴、国药疫苗为代表),到腺病毒疫苗(例如阿斯利康和强生)、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重组蛋白疫苗(例如智飞生物、台湾高端、联亚),以及最新技术mRNA疫苗(例如BNT162b2和莫德纳)。

国外疫苗最早跑出圈的是mRNA疫苗,2020年11月FDA批准了辉瑞和莫德纳新冠疫苗紧急使用授权(EUA)。

辉瑞mRNA新冠疫苗Comirnaty(BNT162b2)在2021Q3单季收入129.77亿美元,前3季度销售收入242.77亿美元,预计全年收入从335亿美元上调至360亿美元。Comirnaty销售收入在第3季度快速放量得益于接种人群的放大,首先是8月13日第3剂加强针获得FDA紧急使用授权;其次是Comirnaty在8月24日获得FDA正式批准,成为首个获得监管部门正式批准的mRNA新冠疫苗。此外,FDA在9月23日又批准Comirnaty加强针扩大使用人群,用于65岁以上人群和高风险人群。辉瑞凭借疫苗重回“宇宙大药厂”榜首。

莫德纳Q3财报显示,三季度营收为50亿美元(预期为62.1亿美元),严重低于分析师预期。Airfinity乐观预计莫德纳疫苗2021年全年销售额为176亿美元。

11月11日,莫德纳首席医疗官员(CMO)博尔顿(Paul Burton)援引法国统计数据表示,12至29岁的年轻男性接种莫德纳后罹患心肌炎案例,是每10万例中有13.3例,多于辉瑞的2.7例。也就是说,30岁以下男性接种莫德纳疫苗后引发心肌炎案例,是接种辉瑞的五倍。欧洲一些国家——如芬兰、冰岛、丹麦、日本、德国,由于可能会造成罕见心脏病风险,而发出警告,建议30岁以下的年轻人不要接种莫德纳疫苗!

美国疾病管制中心(CDC)数据显示,接种莫德纳疫苗的民众轻症和重症发病率,低于接种辉瑞或强生(Johnson & Johnson)疫苗的人:接种莫德纳疫苗的人,每10万人中只有86人发生突破性感染,但辉瑞有135人。

疫苗的不良反应不仅仅是mRNA新冠疫苗,腺病毒(Adenovirus,Ad)疫苗因不良反应从领跑沦为陪跑。国外大厂阿斯利康和强生将重金砸在腺病毒疫苗的研发上。腺病毒载体过去曾被用于针对其他病毒的疫苗,特别是HIV和埃博拉病毒,但从未被大规模地生产、分发或用于人类。阿斯利康AZD1222腺病毒疫苗便宜、可常温保存,本来可以成为销售最好的疫苗。但是腺病毒新冠疫苗推出后阿斯利康和强生都陷入了“格林-巴利综合征”(Guillain-Barré syndrome,GBS)的罗生门,严重的免疫反应导致阿斯利康的临床一再暂停,从而错失了最早在美国获得EUC上市的机会。

虽然有严重的不良反应,阿斯利康新冠疫苗上半年仍卖了11.7亿美元;强生的新冠肺炎疫苗贴上警告标签,导致了2021年前三季度的新冠疫苗收入不超过8亿美元。

截至到9月16日,全球已接种疫苗总剂量58.2亿剂,其中我国接种了22亿剂。中国系疫苗厂家同样在新冠疫苗赛道上获得不错的市场回报。例如业界根据年报推测科兴中维的利润就超过500亿元,智飞龙科马或靠新冠疫苗实现超50亿元的营收以及近35亿元的净利润。

康希诺的腺病毒载体新冠疫苗上半年营收20.61亿元,净利润9.37亿元。

2021年9月我国目前有25个新冠病毒疫苗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其中14个疫苗在境外获批开展Ⅲ期临床试验。这些疫苗上市后,根据国内患者接种10.7亿人计算,每人一年两针,预计也就22亿支市场,每支定价50元,1100亿的市场25家分,每家平均能分44亿市场,这意味着如果安全性良好且供货稳定,新上市的新冠疫苗在国内依然还是有望成为“重磅炸弹”。

2、口服小分子:国内me-too之战还早

口服小分子最先获批的是吉利德的瑞德西韦(remdesivir,GS-5734,商品名Veklury),2020年10月作为唯一获得 FDA 批准的用于治疗 Covid-19 的抗病毒药物,用于治疗因感染新冠病毒住院的重症患者,可在成人和体重在至少88磅的12岁及以上儿童中使用。FDA随后也已批准瑞德西韦紧急使用授权(EUA),允许体重8磅~88磅之间、或体重至少8磅的12岁以下的儿童新冠重症住院患者使用瑞德西韦治疗。

虽然瑞德西韦的疗效存在争议,吉利德但依然赚得盘满钵满:据吉利德年报,2020年的瑞德西韦收入约为 28 亿美元,吉利德Q3瑞德西韦销售额为19.23亿美元,吉利德因此预测2021年全年销售额最高为48亿美元。

11月4日,英国药品和健康产品管理局(MHRA)宣布批准默沙东/Ridgeback公司研发的治疗COVID-19的口服抗病毒药物Molnupiravir(莫努匹韦)上市,用于治疗轻至中度COVID-19成人患者。莫努匹韦的EUA申请获批后,美国政府将采购12亿美元、折合170万人份的产品,美国定价约为705美元/人,大幅低于瑞德西韦的2340美元/人。有分析师认为Molnupiravir今年的销售额就能突破30亿美元,明年的销售额能接近70亿元。

11月公布III期临床结果的辉瑞Paxlovid(主要成分PF-07321332)疗效数据更好看,辉瑞本月已向美国申请了paxlovid抗病毒药物的紧急使用许可。辉瑞的PAXLOVID的缺陷是需要和HIV药联用才起效,2021年7月所启动的Ⅱ/Ⅲ期临床试验中,pf-07321332将与低剂量的利托那韦(ritonavir)一起给药。利托那韦是一种广泛用于治疗HIV感染的老药。

11月16日,凯莱英披露了一份日常经营重大合同公告。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Asymchem,Inc和吉林凯莱英医药化学有限公司与美国大型制药公司就已合作的一款小分子化学创新药物CDMO服务签订新一批《供货合同》。截至该合同签署日,该产品CDMO服务累计合同金额为4.8亿美元(约31亿元人民币),合同周期2021-2022年。业内普遍推测凯莱英公告的合作企业为辉瑞,合作产品应为辉瑞的新冠口服药Paxlovid的原料药。

RNA聚合酶抑制剂/蛋白酶抑制剂抗新冠口服药国内企业目前跑到前面的玩家有君实生物和前沿生物。

10月4日,君实生物与旺山旺水达成合作,开发口服核苷类抗新冠病毒小分子药VV116,目前已经在国内外开展Ⅰ期临床。VV116是由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和中科院新疆理化技术研究所等国内多家科研机构共同研制的一种可口服核苷类抗新冠病毒候选药物。临床前药效学研究显示,VV116在体外对新冠病毒原始病毒株和变异株,例如德尔塔病毒等都有显著的抑制活性作用。

前沿生物与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合作的新冠候选新药FB2001(DC系列候选药物)属于蛋白酶抑制剂,和辉瑞PF-07321332一样。目前FB2001正在美国开展Ⅰ期临床试验。

目前国内有三个产品处于III期临床,分别为沈阳同联集团的可利霉素、开拓药业的普克鲁胺和歌礼药业的ASC09F/利托那韦。

开拓药业的雄激素受体(AR)拮抗剂“普克鲁胺”Ⅲ期临床试验正在美国、南美洲(含巴西)、欧盟、亚洲等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当中,并于2021年7月获得巴拉圭授予首个紧急使用授权(EUA)。Ⅱ期数据显示重症死亡风险降低78%。根据普克鲁胺在巴西的临床试验,这款药物将门诊患者的住院率降低了 91%,但是普克鲁胺在巴西临床试验结果的预印本文章曾向 NEJM 和 The Lancet 投过稿,都被拒绝了,理由是数据“好得难以置信”。

3、中和抗体:70亿的市场要被口服小分子挤压到20亿

世界上有2%的人口因为多种原因可能对新冠疫苗的应答不佳(比如接受化疗的血癌患者,接受透析的患者,服用免疫抑制药物的多发性硬化或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等等),注射中和抗体,可能为他们提供保护,为控制疫情提供一种新选择。

2021年10月14日,再生元(Regeneron)公司宣布,美国FDA已授予其中和抗体组合疗法REGEN-COV(casirivimab+imdevimab)的生物制品许可申请(BLA)优先审评资格,用于治疗非住院COVID-19患者,并作为高风险人群的暴露后预防(post-exposure prophylaxis)疗法。新闻稿指出,如果获得批准,它将是美国FDA正式批准的首个同时用于治疗COVID-19患者和作为暴露后预防疗法的新冠中和抗体。

目前获FDA批准或者通过紧急使用授权(EUA)的方式用于新冠患者治疗的3个新冠中和抗体疗法,分别是Casirivimab和Imdevimab联合疗法(再生元)、Bamlanivimab和Etesevimab联合疗法(礼来/君实生物)、Sotrovimab(GSK/Vir Biotechnology),以及抗细胞因子受体抗体托珠单抗。预计2021年再生元Casirivimab和Imdevimab联合疗法市场53亿美元,Bamlanivimab和Etesevimab超过20亿美元,Sotrovimab(GSK/Vir Biotechnology)市场规模在2亿美元左右。

国内在研药物方面,上文提及的全国领跑的君实生物JS016,是中国第一个、全球第二个进入临床试验的新冠病毒中和抗体疗法。君实生物11月发布公告称其第二款新冠中和抗体JS026注射液临床试验申请获药监局批准,用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的预防和治疗。

国内药企腾盛博药10月9日宣布已向美国FDA提交其在研 SARS-CoV-2 联合疗法 BRII-196/ BRII-198 紧急使用授权(EUA)申请,其三期已揭盲,给药组在治疗28天后实现零死亡,对照组8例死亡。

10月5日,阿斯利康的AZD7442,tixagevimab和cilgavimab的混合物,两者均源自从COVID-19中康复的患者捐赠的B细胞。如果获得授权,这将是第一种针对COVID-19的长效抗体鸡尾酒疗法。

丹序生物新冠中和抗体DXP-604正在中国进行二期临床试验,并且已经被批准在北京地坛医院作为同情用药紧急治疗使用,主要适用于轻型和普通型患者。截至11月2日,已有14名患者接受治疗。

中和抗体药物的成本和定价高,一剂就要2100美元,还需要静脉注射,因此普及受到较大限制。受到口服小分子的夹击,预计中和抗体的整体市场可能会进一步下滑,2022年预计全球也就20亿美元。现全球有20款中和抗体获批临床,我国的医药公司参与了近半数的研发,中和抗体主要是看国外的市场,后续产品即使在国外上市了,没有国外营销团队加持的产品市场未来不容乐观。

4、总结

从国内新冠药物的销售额和二级资本市场反应来看,新冠防治方法既可能可以出10亿人民币级别的重磅炸弹,也可以带来涨停,已经是一个炙手可热的赛道,特别是国内的疫苗和中和抗体,竞争厂家数已经开始有点“过剩儿”的味道了,预计小分子很快也会有不少长期跟进,现在才打算进场的厂家,如果研发团队不能弯道超车或者临床研究足够好的能替代现有的疗法,已经晚矣。

相关专题
小疾病大麻烦之类风湿性关节炎怎么治?

类风湿关节炎困扰着我国500万名患者,而其规范治疗却鲜为大众所知。有的患者怀着“听天命”的心态消极治疗,有的不去医院看病借服特效药镇痛,有的甚至走向残疾的结局。事实上,类风湿关节炎虽无法根治,却有办法完全缓解症状,将其危害降到最低。对此,39健康网专访了著名风湿免疫专家介绍类风湿应该如何规范治疗……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