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乱吃”可显著增加肠癌患病风险;烟酒和BMI是国内食管癌的主要病因|肿瘤情报

2020-11-05 00:00:04医学界
核心提示:每天1分钟,给你肿瘤圈内的专业“谈资”!

1 Lancet Oncol:15年随访显示局部放疗可降低乳腺癌患者术后死亡率和复发率

日前,The Lancet Oncology在线发布一项经15年随访的临床III期研究结果,数据证实乳房和锁骨上内侧(IM-MS)淋巴结放疗可显著降低I-III期乳腺癌患者术后的死亡率和复发率。

既往研究证实,乳腺癌患者术后增加局部或综合区域淋巴结放疗可提高患者无病生存期和无远处转移生存期,并降低死亡率。欧洲癌症研究和治疗组织(EORTC)22922/10925是一项随机化III期临床试验,涉及13个国家共46个放射肿瘤科。该研究纳入75岁以下、单侧且腋窝淋巴结转移的Ⅰ-Ⅲ期乳腺癌女性患者。患者以1:1的比例随机分配至乳房和锁骨上内侧放疗IM-MS放疗组(50Gy/25f)或非IM-MS放疗对照组,随访时间持续20年。

结果显示,共纳入4004名患者,其中2002名患者随机分配至IM-MS放疗组,2002名分配至对照组。

中位随访15.7年后,IM-MS放疗组中554名患者(27.7%)死亡,对照组为569例(28.4%)。IM-MS放疗组患者总生存率为73.1%(95%CI 71.0-75.2),对照组为70.9%(68.6-72.9)(HR=0.95,P=0.36)。

IM-MS放疗组患者乳腺癌复发率(24.5% vs 27.1%,HR=0.87,P=0.024)、乳腺癌死亡率(16.0% vs 19.8%,HR=0.81,P=0.0055)均显著低于对照组。

IM-MS放疗组患者无病生存率和无远处转移生存率与对照组无显著差异。

这项随访15年的结果显示,IM-MS放疗显著降低I-III期乳腺癌患者术后死亡率和复发率,然而,未能改善患者总生存率。

2 JCO:肺部高级别神经内分泌癌患者使用伊立替康+顺铂辅助化疗可行

日前,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在线发布一项随机、开放标签的临床Ⅲ期研究证实,完全切除的肺部高级别神经内分泌癌(HGNEC)患者使用伊立替康+顺铂辅助化疗,其无复发生存(RFS)率与依托泊苷+顺铂无差异。因此,依托泊苷+顺铂仍可作为标准化疗方案。

该研究中,Ⅰ-ⅢA期肺部HGNEC患者随机接受依托泊苷(100mg/m2,第1-3天)+顺铂(80mg/m2,第1天)或伊立替康(60mg/m2,第1、8、15天)+顺铂(60mg/m2,第1天),共4个周期。

结果显示,共纳入221例患者,其中依托泊苷+顺铂组共111例,伊立替康+顺铂组共110例。

中位随访时间24.1个月后,依托泊苷+顺铂组3年RFS率为65.4%,伊立替康+顺铂组为69.0%(HR=1.076,95%CI 0.666-1.738)。

依托泊苷+顺铂组中患者3-4级不良事件较常见,最常见的是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109名患者中20% vs 107名患者中4%)和中性粒细胞减少(97% vs 36%)。同时,3-4级厌食症(6% vs 11%)和腹泻(1% vs 8%)在伊立替康+顺铂组中较常见。

3 JNCI:饮食质量与患肠癌的风险有关

近日,Journal of th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在线发布了一项关于饮食质量与患肠癌风险的文章,文章表示饮食质量差会增加具有潜在高度恶性的或早发的直肠腺瘤的发生风险。

该前瞻性队列研究中评估了两种经验饮食模式(“西方”模式和“谨慎”模式)和三种指南推荐饮食[预防高血压饮食法(DASH)、替代性地中海饮食(AMED)和替代性健康饮食指数(AHEI)],总体纳入29474名在50岁前接受过1次下内镜检查、有恶变可能的女性,并通过多变量logistic回归估计优势比(ORs)和95%置信区间。

1991年至2011年,该研究在总样本中发现了1157例早发腺瘤和375例高度恶性腺瘤。

分析发现西方饮食与早发腺瘤风险呈正相关,而谨慎饮食、DASH、AMED和AHEI与早发腺瘤的风险呈负相关。此外,它们与发生高恶性直肠腺瘤的OR分别是:西方饮食为1.67(95%CI 1.18-2.37);谨慎饮食为0.69(95%CI 0.48-0.98);DASH为0.65(95%CI 0.45-0.93);AMED为0.55(95%CI 0.38-0.79);AHEI为0.71(95%CI 0.51-1.010)。

研究为饮食质量与肠癌放生的关系提供了依据,证明饮食质量差会增加具有潜在高度恶性的或早发的直肠腺瘤的发生风险。

4 JHO:1990-2017年中国食管癌的发病情况和危险因素公布

近日Journal of Hematology&Oncology在线发布一项研究表明,自1990年至2017年来,中、日、韩三国食管癌患者及因食管癌死亡的人数在不断增加,其中中国食管癌的负担最重。

该研究通过《2017年全球疾病负担研究(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7)》获得了1990年至2017年中、日、韩三国食管癌的发病病例、死亡病例。为了消除年龄构成对不同地理区域或时间的影响,该研究使用伤残调整生命年(DALY)、年龄标准化发病率(ASIR)、年龄标准化死亡率(ASDR)和年龄标准化DALY率等数据,并采用节点分析法分析食管癌趋势。

该研究分析发现,1990年至2017年,中国、日本和韩国的食管癌病例和死亡人数都有所增加,其中虽然中国食管癌的ASIR和ASDR显示下降,但中国食管癌的ASIR、ASDR和年龄标准化DALY率仍是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的1.3倍,是日本和韩国的2倍以上。研究发现,引起中国男性患食管癌的最主要因素是吸烟和饮酒,导致中国女性患食管癌的最主要因素是高体重指数(BMI)和低水果饮食。

该研究系统地分析了1990年至2017年中国食管癌的负担和发展趋势,对公共卫生策略的制定有很大帮助。

5 CCR:Avelumab用于先前接受过索拉非尼治疗的晚期肝癌患者的疗效和耐受性良好

日前,Clinical Cancer Research发布的一项单臂、单中心、临床Ⅱ期研究显示,Avelumab用于先前接受过索拉非尼治疗的晚期肝癌患者的疗效和耐受性良好。

Avelumab是一种抗PD-L1抗体。该研究纳入Child-Pugh分级为A级且至少存在一个可测量病变的患者。所有患者每两周静脉注射Avelumab 10 mg/kg直到疾病进展或出现不可接受的毒性。主要终点为客观缓解率(ORR)。次要终点包括疾病进展时间(TTP)、总生存期(OS)、疾病控制率(DCR)和安全性。

结果显示,共纳入30名患者,中位随访时间为13.9个月。27名患者出现疾病进展,20名患者死亡。无患者出现完全缓解,3名患者(10.0%)部分缓解,19例患者(63.3%)疾病稳定。ORR为10.0%,DCR为73.3%。中位TTP为4.4个月,中位OS为14.2个月。PD-L1表达与Avelumab响应无关。

先前使用索拉非尼治疗持续时间(中位数为2.7个月)与治疗结局有关。使用索拉非尼治疗持续时间较长患者的TTP(6.5个月 vs 1.8个月,p=0.007)和OS(19.0个月 vs 7.8个月,p=0.006)较长。使用索拉非尼持续时间越长,患者ORR越高(20.0%vs.0.0%,p=0.22)。

Avelumab耐受良好,7名患者出现3级不良事件,无4级不良事件。

6 新药:创新核输出蛋白抑制剂获III期研究积极结果

近日,Karyopharm Therapeutics公司宣布,其研发的选择性核输出蛋白抑制剂(SINE)selinexor在一项随机双盲、含安慰剂对照的临床试验SEAL的III期临床部分获得积极顶线结果。

在治疗晚期不可切除的去分化脂肪肉瘤患者时,selinexor达到了显著延长无进展生存期(PFS)的主要终点,与安慰剂相比,使疾病进展或死亡的风险降低了约30%。这项研究的详细结果将于2020年11月20日在结缔组织肿瘤学会(CTOS)年会上汇报。

7 新药:Taletrectinib治疗ROS1阳性非小细胞肺癌初显疗效,PFS可达29.1个月

近日,ROS1/NTRK双靶点抑制剂——Taletrectinib的两项临床I期试验结果合并分析发表在国际肺癌研究协会(IASLC)官方刊物《胸部肿瘤学杂志:临床和研究报告》。

在22例ROS1阳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有18例可对其ORR进行评估。

事先未经ROS1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治疗过的患者(N=9)的ORR为66.7%,DCR为100%,中位PFS为29.1个月;接受过一种ROS1-TKI患者(N=6)的ORR为33.3%,DCR为88.3%,中位PFS为14.2个月;接受过两种ROS1-TKI治疗患者(N=3)的ORR为33.3%,DCR为66.7%,中位PFS为4.1个月。

参考文献:

[1]Philip M Poortmans,Caroline Weltens,Catherine Fortpied,et al.Internal mammary and medial supraclavicular lymph node chain irradiation in stage I–III breast cancer(EORTC 22922/10925):15-year results of a randomised,phase 3 trial.The Lancet Oncology.DOI:https://doi.org/10.1016/S1470-2045(20)30472-1

[2]Hirotsugu Kenmotsu,Seiji Niho,Masahiro Tsuboi,et al.Randomized Phase III Study of Irinotecan Plus Cisplatin Versus Etoposide Plus Cisplatin for Completely Resected High-Grade Neuroendocrine Carcinoma of the Lung:JCOG1205/1206.https://ascopubs.org/doi/abs/10.1200/JCO.20.01806.

[3]Xiaobin Zheng,Jinhee Hur,Long H Nguyen,et al.Comprehensive Assessment of Diet Quality and Risk of Precursors of Early-Onset Colorectal Cancer.Journal of th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https://doi.org/10.1093/jnci/djaa164

[4]Yang,S.,Lin,S.,Li,N.et al.Burden,trends,and risk factors of esophageal cancer in China from 1990 to 2017:an up-to-date overview and comparison with those in Japan and South Korea.J Hematol Oncol 13,146(2020).https://doi.org/10.1186/s13045-020-00981-4

[5]Si Yang,Shuai Lin,Na Li,et al.Phase II study of Avelumab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previously treated with sorafenib.Clinical Cancer Research.DOI:10.1158/1078-0432.CCR-20-3094

[6]https://mp.weixin.qq.com/s/FYBx-3vA-zyw-40ZOsE4Mg

[7]https://mp.weixin.qq.com/s/EZZHRtGtL5FmLeIDrRtTqw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