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K药联合化疗给晚期非鳞NSCLC患者带来新希望;PD-L1抑制剂获批T细胞淋巴瘤孤儿药 | 肿瘤情报

2020-10-21 00:00:03医学界
核心提示:每天1分钟,给你肿瘤圈内的专业“谈资”!

  1 Blood:HLA表位匹配(HEM)血小板将有助于减少血小板无效输注

  10月16日,Blood杂志在线发表了一项HLA表位匹配(HEM)血小板与HLA标准抗原匹配(HSM)血小板输注效果比较的随机、双盲、非劣效性交叉试验结果。研究结果显示HEM不劣于HSM,HEM更有助于减少HLA同型免疫患者的血小板无效输注。

  患者入组标准为再生障碍性贫血、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或急性髓性白血病合并同种异体免疫排斥、血小板无效输注的血小板减少症患者。入组患者随机接受多达八次的预防性HEM和HSM输血。主要结果是输血后一小时血小板计数增加(PCI)。

  49例患者在英国14家医院中被随机分组。HEM和HSM的可评估输血次数分别为107和112。HEM和HSM的未调整平均(SD)PCI分别为23.9(15)和23.5(14.1)(调整后平均差异-0.1,95%CI:-2.9-2.8)。由于95%CI的下限不大于预定义的非劣效性限制,因此宣布HEM不劣于HSM。血小板计数、输血需求和出血事件的继发结局无差异。

  平均表位错配数为3.2的1小时PCI增量比平均表位错配为5.5的1小时PCI增量更大。平均每增加一个不匹配的抗原表位,相应的PCI增量下降约15%。HLA同种免疫患者使用HEM法进行血小板匹配会更大获益。

  2 JTO: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化疗显著延长晚期非典型驱动基因突变非鳞NSCLC患者PFS至24.5个月

  日前,Journal of Thoracic Oncology发布一项研究证实,与化疗相比,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培美曲塞+卡铂作为一线疗法可显著改善晚期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客观缓解率(ORR)和无进展生存期(PFS),且对完成2年治疗的患者具有持久的临床益处,没有观察到新的不良事件。

  先前未接收过治疗且无EGFR/ALK突变的晚期非鳞状NSCLC患者以1:1的比例随机分为培美曲塞500 mg/m2联合卡铂浓度-时间曲线下面积为5 mg/mL/min(4个周期)有或无帕博利珠单抗200 mg。

  结果显示,无论患者PD-L1表达如何,与化疗(n=63)相比,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化疗可显著改善患者ORR(58% vs 33%)和PFS(24.5个月 vs 9.9个月,HR=0.54,95%CI:0.35-0.83)。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化疗组和化疗组中位总生存期(OS)分别为34.5个月和21.1个月(HR=0.71,95%CI:0.45?1.12),3-5级治疗相关不良事件发生率为39%和31%。在12名完成2年帕博利珠单抗治疗的患者中,92%的患者在数据截止时仍存活。

  研究表明,与化疗相比,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培美曲塞-卡铂作为一线疗法可显著改善晚期非鳞状NSCLC患者ORR和PFS,且对完成2年治疗的患者具有持久的临床益处,没有观察到新的不良事件。

  3 Neuro-Oncology:老年脑转移患者应谨慎使用可能有显著毒性的脑立体定向疗法

  日前,Neuro-Oncology在线发布一项研究,显示老年脑转移患者预后较差。如果患者预后与系统性疾病有关,而非颅内疾病,应谨慎使用可能有显著毒性的脑立体定向疗法。

  研究共分析了9882名年龄超过65岁的脑转移(BrM)患者(原发肿瘤为肺癌、乳腺癌、皮肤癌、肾癌、食管癌、结直肠癌以及卵巢癌)。其中原发肿瘤确诊时伴随脑转移患者(同时BrM)为2765名,中位OS为2.9个月;原发肿瘤确诊后进展为脑转移患者(异时BrM)为7117名,中位OS为3.4个月。

  同时BrM组中,接收EGFR或ALK疗法的NSCLC患者中位OS为12.4个月和20.1个月,显著长于其他NSCLC患者。接受BRAF/MEK治疗和未接受BRAF/MEK治疗的黑色素瘤患者的OS分别为6.7个月和2.8个月。

  在多变量回归分析中,患者年龄较大、合并症较多和医院类型与生存期较短有关;女性、家庭收入较高、脑肿瘤立体定向放疗、神经外科手术切除或系统疗法与生存期较长有关。

  研究表明,老年脑转移患者预后较差。如果患者预后与系统性疾病有关,而非颅内疾病。应谨慎使用可能有显著毒性的脑立体定向疗法。

  4 CCR:ctDNA可以预测转移性黑色素瘤患者一线免疫治疗疗效

  日前,Clinical Cancer Research在线发布一项研究评估了ctDNA(循环肿瘤DNA)对转移性黑色素瘤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疗效的预测价值。结果证实ctDNA是转移性黑色素瘤患者一线ICI疗效的可靠预测指标,但其不能预测ICI作为二线治疗的疗效,特别是预先使用BRAF/MEK抑制剂的患者。此外,先前未经治疗的ctDNA高的患者更有可能从联合ICIs治疗中获益。

  该研究使用2个队列,其中,发现队列收集了110例将ICI作为一线治疗、二线治疗或先于一线BRAF/MEK抑制剂治疗患者血浆ctDNA的数据。而验证队列主要包含将ICI疗法用于一线或二线治疗的128名患者。

  结果显示,在发现队列中,低ctDNA (≤20 copies/mL)与将ICIs一线治疗患者的PFS较长显著相关(HR=0.20;95%CI:0.07–0.53),而与二线疗法患者PFS无关。验证队列证实ctDNA可预测ICI一线治疗的PFS(HR=0.42;95%CI:0.22–0.83),而无法预测二线ICI患者预后。

  此外,ctDNA不能预测预先使用BRAF/MEK抑制剂随后接受ICI治疗患者的PFS。与联合使用抗CTLA-4/抗PD-1抑制剂的患者相比,接受抗PD-1单药治疗的高ctDNA患者的PFS和总生存率均降低。

  这一结果表明,ctDNA是ICI用于转移性黑色素瘤患者一线治疗的可靠预测指标,但其不能预测将ICI作为二线治疗患者的预后,特别是预先使用BRAF/MEK抑制剂的患者。此外,先前未经治疗的高ctDNA患者更有可能从联合ICIs中获益。

  5 新药:舒格利单抗治疗T细胞淋巴瘤获FDA孤儿药资格认定

  基石药业今日宣布,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授予其PD-L1舒格利单抗(CS1001)孤儿药资格(Orphan Drug Designation,ODD),用于治疗T细胞淋巴瘤。

  目前,舒格利单抗正在进行多项临床研究,除了一项美国桥接性I期研究外,在中国,舒格利单抗正针对多个癌种开展一项多臂Ib期临床研究,一项针对淋巴瘤的II期注册临床研究,以及四项分别在三、四期NSCLC、胃癌和食管癌的III期注册临床研究。

  其中舒格利单抗治疗IV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III期临床试验达到主要终点,计划近期向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递交新药上市申请(NDA)。

  参考文献

  [1] MARSH J C, STANWORTH S, PANKHURST L A, et al. An epitope-based approach to use of HLA matched platelets for transfusion: a noninferiority, cross-over, randomised trial [J]. Blood, 2020,

  [2] Long-Term Overall Survival From KEYNOTE-021 Cohort G: Pemetrexed and Carboplatin With or Without Pembrolizumab as First-Line Therapy for Advanced Nonsquamous NSCLC. DOI:https://doi.org/10.1016/j.jtho.2020.09.015

  [3] Population-based estimates of survival among elderly patients with brain metastases. https://doi.org/10.1093/neuonc/noaa233

  [4]Circulating Tumor DNA Predicts Outcome from First-, but not Second-line Treatment and Identifies Melanoma Patients Who May Benefit from Combination Immunotherapy. DOI: 10.1158/1078-0432.CCR-20-2251.

  [5] https://mp.weixin.qq.com/s/f_sSRUWmXjlIPZkIVZUtGA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